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7年05月19日   
生似火花燃到尽,死如雪花化入尘。“农民摄影家”农民摄影家”边维声——
修书身后事一切从简
  “我曾多次叮嘱儿女们,我的身后事,无须用任何方式悼念,火化后不用骨灰盒——采用花葬方式,不发讣文,不开追悼会,更不设灵堂,不要出殡,一切从简……”
  今年72岁的边维声老人,是盐山县圣佛镇卸楼村人。30多年来,他拍摄了上万张照片,10多幅作品在全国各类比赛中获奖,并选送国外展出。其中,《奶奶的闲趣》获全国首届农民摄影艺术大赛银奖,《留下的诚实》荣获全国第二届农民摄影艺术大赛金奖。边维声被称为“农民摄影家”。
  近日,他担心儿女受到乡村舆论的指责,以打印信稿的形式修书数封,分别寄送给沧州日报记者、村干部、村红白理事会负责人,表明自己的态度。
  读着这封饱含老人人生感悟和重托的来信,记者心情难以平静。老人在信中说:“活到这个年纪,已经是上苍对我的恩宠。所以,我会笑看面对死亡。马有转瞬之症,人有当日之灾,生老病死是宇宙间不可抗拒的客观规律。生时愿如火花,燃烧到生命最后一刻,死时愿如雪花,飘然落地,化入尘土……”
  老人上世纪80年代,因摄影才干被破格录用为乡镇干部,现已退休居住在老家盐山县圣佛镇卸楼村,老人身康体健,平常拉拉京胡,种着村里的二亩地,小院里养着鸡、鹅和羊,日子安静闲适。老人有一儿一女,儿子在南方生活,女儿在乡镇工作。
  他的女儿边景岚哽咽着告诉记者,父亲好几年前就有了这个想法,他对死人给活人增加负担接受不了,他要从自己做起,推动丧葬改革。“他这是怕别人笑话我和哥哥不孝顺,就分别写了几封信。”边景岚说,信的内容,她事先并不知情。
  收信人之一、村党支部书记、村红白理事会理事长范云发说,边维声这样做,给农村移风易俗树立了好的榜样,有很好的示范作用,他会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