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7年05月19日   
打开枷锁让心灵重获自由
  ——“解锁行动”在行动
他们手持凶器,伤害无辜百姓和至亲之人,亲人却无可奈何;他们生活难、治病难,让整个家庭背上了沉重的负担;他们生活在社会边缘,却非常需要帮助,他们就是重症精神病患。是“解锁行动”让他们找开枷锁,心灵重获自由。新政惠及重症病精神患者
  不久前,我市对城乡居民部分报销政策进行了调整,将重性精神病(精神分裂症、双相情感障碍、偏执性精神障碍、分裂情感性精神障碍、癫痫所致精神障碍、严重精神发育迟滞伴发精神障碍)纳入城乡居民医保门诊重症病种范围,参保的患者在定点医疗机构门诊治疗,医保基金会按照标准支付费用。新政策的实施给重性精神病患者以及他们的家庭,送来了福音。
  根据我国部分地区精神疾病流行病学调查结果估算:我国15岁以上人口中,各类精神疾病患者超过1亿人,其中1600万人是重性精神障碍患者。而沧州地区790万常住人口中,容易危害社会的重性精神病患者近3万人。这么庞大的群体,如何救助、管理,一直是各界关注的焦点。一锁就是244年
  5月17日午后,在沧州安定医院康复区内,一名中年男子正坐在桌前,旁若无人地做着手工活。无法想象,他是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患者。
  今年56岁的李立英,来自肃宁县北石堡村。患病前,他不仅心灵手巧,会电气焊技术,而且还酷爱文学写作。然而1986年开始突发精神异常,手持利器杀害了自己的父亲并将尸体焚烧。为了防止再次行凶,家人不得不把他关进了铁笼,一锁就是24年。
  2015年,正在肃宁县筛查的沧州安定医院的工作人员得知后,医院立即派人赶赴北石堡村。时至今日,医护人员还能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狭窄的屋子里黑呼呼的,没有窗户,也没有任何光亮,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鼻而来。患者被锁在铁笼子里,吃、喝、拉、尿都在里面,我们费了半天劲,才用电锯锯开了牢笼。”由于长年被关锁,当时的李立英已经不能正常交流,腿部也出现肌肉萎缩,无法直立行走。
  经过了解,李立英的母亲已经94岁高龄,家庭十分困难,医护人员仍然把他接到了医院,进行免费治疗。打开心灵的“枷锁”
  刚到医院的李立英,饮食不规律,随处大小便。护士每日都要帮他洗漱、更衣、清理个人卫生,一日三餐喂他吃饭、喝药,还要忍受他的辱骂和拳脚动作。
  在护理的基础上,医护人员每日对李立英进行排便训练以及肢体锻炼,按摩双腿、泡脚。欣喜的是,两个月后李立英状况就有了明显改善。现在,患者能自己去餐厅吃饭,自行刷牙洗脸,穿衣、洗澡、如厕都能够独立完成。还能与其他病友交流,言谈话语间传递出他的喜悦心情。看着病人的变化,医护人员感到十分欣慰。
  “我们并没有满足他的康复现状,而是进一步对患者的社会功能及双手灵活性进行康复锻炼,带他参加手工制作。不要以为这些工作很简单,真正做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安定医院副院长迟俊岭介绍说。
  手工制作对于康复期的患者来说极其重要,制作过程能充分调动他的头脑和手脚。最重要的是,能让李立英这样的精神患者感受到自己还有价值,感受到自己可以为社会贡献一份力量,真正实现心灵上的“解锁”。“解锁行动”在路上
  针对像李立英这样家庭贫困、被锁进笼子的重性精神病患者,国家卫计委启动了名为“解锁行动”的救助活动,目的是把那些被拴在铁链上,关在铁笼、黑屋内,长期失去人身自由的患者解救出来,到正规机构接受治疗。到目前为止,沧州安定医院先后为15位重性精神患者“解锁”,并减免了治疗费用。
  “多数家人对精神病人藏着、掖着,不愿意让外人知道,结果错过了最佳治疗期,病人病情一次次复发,甚至出去肇事惹祸。时间一长,实在没办法了,才不得不把他们锁起来。”安定医院副院长迟俊岭说。
  29岁的金文博患有精神分裂症,多年来家人带他四处寻医但一直没有好转。2016年2月29日,金文博的家属联系了安定医院。经过精心治疗,金文博的病情明显好转,医护人员把他送回了家中,并且由主管大夫定期进行回访。7天、半个月、1个月、3个月、半年、1年,为的就是不打扰患者的正常生活,也能及时了解患者情况。
  安定医院的工作人员张伟告诉记者,“解锁行动”主要面向的是沧州辖区家庭贫困、无人照看,长期被关、被锁的重性精神患者。医院3辆救护车常年在各县市区义诊、筛查,接收患者。“我们能做的就是希望患者早日康复,回归家庭、回归社会。”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