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7年08月11日   
坚守一生一武者重情重义大丈夫
  中国著名武术家,武术九段,中国当代“十大武术教练”,原中国武术协会副主席,国际武术联合会和亚洲武术联合会技术委员会主任,著名影星李连杰、甄子丹、吴京的师父……上述头衔都归同一个人。他,就是吴彬,中国武术界绝对的大腕儿级人物。
  记者曾有幸在2014年采访过老人。当年,老人77岁,体格健硕、精神矍铄,言谈中除了武术,还是武术,让人感觉,他生而为武,武术是他的精魂。
  8月6日,在肃宁举办的非遗传统武术戳脚拳展演交流大会上,记者又见吴彬,最明显的感觉是,瘦了,老了。可当他谈起武术,却依然宝刀不老,豪情万丈。
  鲜为人知的是,这样一位对中国武术影响巨大而深远的老人,为了重病的妻子,几乎退隐江湖。他对老妻的照顾,超过任何人的想象,凡是接触过的人,无不为之折服。
  武术与武德,做事与做人,事业与家庭,挚爱与真情……让我们走近一个如巨著般厚重的生命。一生为武
传播中华武术贡献巨大
  吴彬,原籍浙江省湖州市。自幼酷爱体育,中学毕业时,学校曾保送他到华东师大体育系。他却说,要考就考最好的,就这样来到了北京体育学院。
  1963年,大学毕业的吴彬拎着一个旧木箱和一卷被褥,跨进了北京业余武术学校。
  作为学校的主要创建人和首位教练,他四处选将。“文革”期间,在他的坚持下,学生们仍练武不辍。
  1974年11月,北京武术队正式建立,他任总教练。这支“御林军”人才辈出,战功显赫,其中包括7名世界冠军、2名亚洲冠军,共获得全国锦标赛团体冠军17次,摘取全国性金牌149枚。
  1986年初,吴彬调到国家体育总局武术研究院任中国武协副主席。之后,北京武术队成绩一落千丈。1993年,吴彬再次出山,再任北京武术院院长、兼任北京武术队总教练。王者归来,吴彬大刀阔斧加强运动队管理,推广规范化训练。第二年,在全国武术锦标赛上,北京队以4枚金牌、2枚银牌和4枚铜牌的优异成绩高居各队之首,重新夺回失去多年的团体冠军。
  40年执教武术,他的弟子遍布海内外,仅荣获中国和世界各类武术比赛的金牌就多达100余块。
  吴彬对中国武术的贡献,不止于此。
  上世纪70年代初,北京武术队出访当时尚未建交的日本和美国。北京武术队曾在白宫表演中华武术,受到尼克松总统的接见。吴彬就是这一历史事件的见证人。美国人都称他为“Ma s t e rWu”。
  而现在武术训练中的新名词“洋拉练”,是由吴彬提出的。从1995年开始,北京武术队赴美国冬训。“洋拉练”将训练与表演相结合,闯出传播中华武术的新途径。弟子称雄
李连杰甄子丹吴京均出吴门
  无论是李连杰、甄子丹,还是现在大屏幕上热映的《战狼2》主演吴京,这些在中国武术、中国电影上响当当的人物,都出自吴彬门下。
  他说:“带出世界冠军、全国冠军,我高兴;带出像李连杰、甄子丹、吴京这样的武打演员,我也高兴。就武术推广来说,电影是很好的手段,他们的成功是对武术最好的推广。”
  当初,如果没有吴彬的坚持,也就没有大屏幕上光彩四射的李连杰。
  1971年,吴彬到北京厂桥小学挑学生,一眼相中了李连杰。李母不同意。吴彬不死心,连续三天骑着破自行车,去做李妈妈的工作。三天后,他的坚持和诚意终于打动了李母,李连杰进入少儿武术队。
  1975年,年仅12岁的李连杰,在全国运动会成年组比赛中勇夺金牌。从此以后,李连杰一发不可收,仅全国个人全能冠军就拿了5次,单项冠军50多次。李连杰成功了,当导演来找吴彬要人拍电影《少林寺》时,尽管不舍,吴彬仍然放手了。
  电影《少林寺》成功后,北京武术队访问美国波士顿。甄子丹的母亲在当地教太极,慕名找到吴彬。就这样,17岁的甄子丹来到北京,投入吴彬门下。
  之后,15岁的吴京进入北京武术队。5年之后,即在吴彬再掌武术队帅印的第二年,吴京在全国武术比赛上获枪术、对练冠军,从此崭露头角,进军影视。一部《战狼2》,点燃中国人的爱国情怀,创造华语电影票房巅峰……
  回首岁月,那时,以“苦、巧、精、严”著称的吴彬,对弟子的要求近于严苛,惟其严,才给他们打下一生的根基。
  时至今日,这些功成名就、年龄不小的弟子们,在老师面前,还是一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样子。肃宁寻踪
探访传统武术一直在路上
  星移斗转,几十年过去了,昔日的青年教练已满头银发,曾经衰落断代的武术传承,如今已是草木葱茏。
  2003年,退休后的吴彬不再收弟子,主要参与到全国武术的各种赛事中来,为推广中华武术奔走着。对老人来讲,有些东西已经沉淀淡泊,而有些东西必须坚守一生。
  比如这一次来肃宁。
  吴彬与“武术之乡”沧州渊源深厚,多次到沧州,与很多沧州武术家相熟相知,但到肃宁还是第一次。老人说,他是为戳脚而来。
  说到肃宁武术,不能不提苗晓兰。吴彬是从赛场上认识苗晓兰的。他是仲裁,苗是选手。每次苗一出场,他的兴致就来了。不仅因为他曾学过戳脚翻子,还因为苗练得真好,那身手,那动作,透着一股子霸气。他问:“她是谁?”有人答:“这是沧州的苗晓兰。”
  “哦,这就对了。只有沧州,才会出这么好的人才。”他在心里说,有机会一定去当地看看;再有机会,一定和苗老师学学她的戳脚拳。
  但是,因为要忙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这个想法直到今天才实现。
  “哪有师爷跟徒孙学武的?”苗晓兰羞红了脸。按武术界的辈分儿,她管吴彬叫师爷。
  “中国武术博大精深。我是武术竞赛套路的教练,在传统武术上,还是学生。”吴彬说。
  看到肃宁的孩子们练戳脚练得那么苦、那么好,老人欣慰地说:“武术拳种很多,习武者不用学那么多,学好一个拳种,用好它,就非常好了。尤其是具有地方特色的武术,把它传承好,就是了不起的事情。”
  吴彬还寄语习武者,在习练武术的同时,一定要注意培养武德。“武德是什么?我理解是追求一种尚武精神。这种精神,是中华民族精神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情深意重
伺候老妻点点滴滴令人动容
  吴彬这次到肃宁,是他近年来少有的民间武术活动中的亮相。鲜为人知的是,为了重病的妻子,老人几乎退隐江湖。他对老妻的悉心照顾,超过人们的想象,凡是接触过的人,无不为之动容。
  机缘巧合,肃宁人刘斌和吴彬认识了,并走进了他的生活。他给记者讲述了自己的见闻。
  吴彬的妻子身患重病,自今年春天到现在,就住院4次。女儿在国外,保姆也总是请不到合适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一个人挑起了照顾老妻的重担。
  吴彬性格中有雄武豪迈的一面,也有柔肠细腻的一面。在医院,他每晚盯到23:00才回家,第二天早晨六七点钟,又带着早点回来了。他对妻子的照顾,细到了连医生都叹服的程度。每次妻子如厕,他都拿个马扎、带上眼镜和手电跟进去,观察大便形状,做好记录,及时与医生沟通,调整治疗方案。这样做,不是一天两天,而是日日如此。
  出院后,每天测血压2次、打胰岛素2次,都由他完成。各种药物也都由他配制。早晨空腹吃什么药,饭后吃什么药,营养药、保健药和处方药怎么搭配,一日三餐吃什么最好,餐间的水果如何选择……事无巨细,事必躬亲。
  医生开有利尿的药,妻子开始每晚起夜十来次,后来经过调药,减为三四次。每次起夜,他都相伴而行,马扎、眼镜、手电是必备的装备。
  为了不影响妻子养病,他把电话静了音,几乎隔绝了与外界的联系。只有武协的电话是必回的——武术,是他除了妻子之外唯一的牵挂。
  这样的生活,一过就是一年半。
  如果不是女儿从美国回来探亲,这次肃宁之行也不可能成行。
  “老爷子是武术教练出身,那脾气,当年大得很。可是,面对病重的老伴儿,他的耐心和包容超乎想象。老爷子人情味儿太浓了,凡是接触过的人,都深深地折服……”说到此处,刘斌不禁慨然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