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7年10月12日   
他把草编带出国门
  网上那句“没什么事儿是一顿烧烤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顿。”用在李俊身上,也挺贴切。
  他做梦也没想到,当初集市上只卖三五元的草编,到了美国,竟能卖到80美元。
  草编技艺古已有之,以各种柔韧草本植物为原材料,编制成物,最早能追溯到河姆渡时期,距今已有7000年之久。
  草编并不少见,逢时令,街头巷尾总少不了草编艺人的身影,一根长秆,一缕翠绿的棕榈叶,几只活灵活现的草编蜻蜓、蚂蚱。
  早些年,李俊也像他们一样沿街叫卖,不同的是,39岁的他把草编技艺带出国门。视如珍宝
  网络上有这么一句话——“没什么事儿是一顿烧烤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顿。”这话用在李俊的草编技艺上,也挺贴切。
  他的这门手艺,就是爷爷当年靠请客吃饭学来的。
  李俊一家住在任丘鄚州镇一铺,一旁的鄚州大庙自古便是商贾云集、群艺聚集之所,有“北京人全,鄚州货全”的美誉。
  李俊爷爷年轻时,农闲时常到此玩耍,对一位南方来的草编师傅尤其关注——新鲜的棕榈叶在草编师傅的手中,三两下,就变成一只只蜻蜓、蚂蚱,活灵活现。
  李俊爷爷想拜师学艺,但毕竟是人家糊口的营生,没少遭到拒绝。对方不同意,李俊爷爷就拽着人家到家里来吃饭。一顿饭谈不妥,就多吃几顿。时间久了,混熟了,手艺也就学会了。
  直到后来,爷爷再提起学艺那段往事,仍自豪地说:“咱家能有这门手艺,全凭一股执着劲儿。”
  李俊从小看着长辈做草编,耳濡目染,也渐渐喜欢上这门手艺。到后来,自己也趁农闲赶集叫卖,一个草编卖三五元钱,一天卖一二十个,而集市只3天一圩,一个月也卖不了六七百元。
  所谓“钱少、事儿多”,说的就是这一行。
  那时,草编仍以棕榈叶为原材料。棕榈叶多产自长江以南,李俊总要托关系花钱从南方运过来。“五六十元一大包,也就够用个把月。”
  其实,在李俊心里,赚不赚钱倒是其次,他享受的是过程。形似到神似
  李俊的草编大到1米上下的长龙,小到不足2厘米的蛐蛐,每一样都活灵活现。尤其那蛐蛐,更是到了神似的地步。
  为了检验能否以假乱真,他专门找斗蛐蛐的地方,把草编蛐蛐放进罐里,竟能骗得真蛐蛐前去厮咬。
  从形似到神似,凭的全是专注与努力。但凡知道了哪里有高超的草编艺人,李俊准会前去请教。有一年春运期间,从北京到佛山,20多个小时的车程,没有座位,他一路站着到达目的地。
  再后来,李俊带着一身手艺,天南海北转遍了各大景区,一边摆摊,一边继续学艺。“十二生肖的作品最受欢迎,一个能卖到三五十元,买卖好时,一天能赚1000元左右。”
  出门在外,新鲜的棕榈叶不易保存,做出来的草编也极易丢失水分、变形变色。他又研究、学会了如何熏蒸、阴干棕榈叶。
  棕榈叶只能选用树干阴面的,叶面厚,编出来的作品才饱满。拿回来熏蒸、阴干,前后要一周多时间,且不能选在阴雨天气,但凡有一天如此,也会前功尽弃。
  刚开始研究这套方法时,李俊刚好在重庆,又恰逢连雨天,叶子制不了,更没法上街摆摊,只得一人闷在小小的出租屋里。
  南方梅雨时节,一连整月都是如此,眼看着身上的盘缠越来越少,却盼不来一个晴天,屋里四下潮湿得很,就连心情也跟着阴郁起来。漂洋过海慢慢地,李俊有了名气,常有地方邀请他前去表演,一年中大半时间在外地度过。
  去年11月,李俊跟随河北民间艺术团到美国展演,那是他第一次出国,带了几百件草编作品。
  临行前,领队告诉李俊,他的作品至少能卖到80美元。李俊掰着手指折算成人民币,不由得“呦呵”一声,显然他并不相信,“当初集市上三五元钱的小玩意儿,坐上飞机运到美国,价钱就能翻十几倍?”
  更令他没想到的是,到了美国,展演刚刚开始,就有人看中了他的草编。李俊试探性地要了80美元,对方心满意足地买了去。
  展演第一天,就收入300美元。李俊头一次意识到,这平淡无奇的小玩意儿,在外国人看来,却是颇有灵气的艺术品。
  在美国待了三四个月,其间光补货空运干棕榈叶,就花去了1000多元。这要在过去,足够买3年所需的原材料,李俊笑称:“艺术真‘贵’。”
  做了二十几年草编,李俊把爱好变成工作,又从中感受到了文化,如今,李俊要把它传下去。他免费传艺,至今有10多位徒弟,其中一个还把草编店开到了西班牙的巴塞罗那。
  而现在,李俊想要把这门手艺传给更多人,包括身患残疾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