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7年10月12日   
叶纳的杂技梦想
  毕业12年后,叶纳终于如愿以偿,回到了吴桥杂技艺术学校。
  但与当初不同,如今的他,已从当年的非洲留学生,成长为当地的杂技名人、埃塞俄比亚非洲梦杂技学校校长、非洲梦想马戏团团长,并带队参加了第十六届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斩获特别奖。
  9月24日,经过长途跋涉,10位来自非洲梦想马戏团的杂技演员,顺利抵达石家庄。领队的是叶纳。
  在本届杂技节A场演出中,他们所表演的杂技《抖轿子》作为开场节目登场,将力量与技巧、腾跃与平衡展现得淋漓尽致,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并最终斩获特别奖。而对于领队叶纳而言,还有另外一件值得兴奋、期待的事情:时隔12年,他终于有机会再回到实现梦想的地方——吴桥。
  原来,世界上有个地方叫“杂技之乡”
  “叶纳”这个称谓,是当年在吴桥求学时,学校里的中国老师对他的昵称。
  32岁的他,在老家埃塞俄比亚,有一个长长的、极具本国特点的名字——加布里奇哈?叶纳?特斯法耶。
  在埃塞俄比亚,杂技是一项普及程度颇高的艺术形式,深受当地人喜爱,大大小小的杂技团数不胜数,从业人数众多,因为收入较高,被不少人视为改变个人、家庭命运的阶梯。
  早些年,叶纳曾是一名体操运动员,后来转行成为杂技演员。来吴桥前,他已有4年杂技表演经验,是当地观众眼中的杂技明星。
  顶着明星光环,却要不远万里来到异国他乡从头学起,这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而这其中的缘分,还要从一场跨国演出说起。
  10多年前,一个来自吴桥的杂技团到埃塞俄比亚演出,那是叶纳第一次接触到吴桥杂技,更是第一次听说世界上还有个地方叫“杂技之乡”。
  对于叶纳而言,那场表演堪称惊艳,很多从未见过的杂技节目、技巧令他目不暇接,一颗向往的种子从此播种下来。“远在他国的杂技之乡,我来啦!”
  2002年起,受商务部委托,吴桥杂技艺术学校开始招收第一批非洲留学生。
  得知这个消息后,叶纳兴奋极了。
  机会难得。叶纳的日常训练更刻苦了。终于在2005年,他等到了梦寐以求的入学通知,收拾行囊,轻装上阵,“远在他国的杂技之乡,我来啦!”
  一般的留学生学习时间为一年,为了多学点东西,叶纳却学了两年。这两年虽然辛苦,却收获颇丰。叶纳克服了地域、生活上的巨大困难,学会了爬杆、地圈、晃梯等在埃塞俄比亚深受喜爱的杂技技巧。凭借勤奋刻苦的学习,他不仅成为同届留学生中的佼佼者,直至现在仍被不少老师、师弟师妹们挂在嘴边。
  时光匆匆而过,转眼就到了回家的日子,叶纳既满心不舍又万分期待。不舍的是,“杂技之乡”的老师与技艺;期待的是,学成回乡,他要将所学技艺,教给更多热爱杂技的非洲同胞,帮他们增加收入、实现梦想。
  离开吴桥后,叶纳先是在欧洲各国巡回演出,边表演边学习,不断融会贯通着亚、非、欧三地的杂技技巧和风格。回到家乡,他创立埃塞俄比亚非洲梦杂技学校和非洲梦想马戏团。
  在埃塞俄比亚,当地人的生活水平并不算高。许多人希望通过从事杂技表演,赚取较高的收入,过上更好的生活。
  为此,叶纳决定,“杂技学校免费教学,普及杂技,让更多人掌握一技之长。”
  转眼又是10年,叶纳的杂技学校在当地已颇有名气,每年前来学习的学生有100多名。而他的马戏团也已拥有60余名杂技演员,足迹遍及全球各地,拿过多项大奖。
  在众多埃塞俄比亚杂技从业者眼中,从吴桥走出去的叶纳,是人生导师一样的存在。
  再回吴桥,终于圆了心中梦想离开吴桥的这10多个春秋,尽管一直未能回来,可叶纳的心从未远离。经常通过电子邮件和吴桥的老师们联系。回学校看看老师、看看学校的变化,是他一直以来的心愿。
  9月24日抵达石家庄,随即投入到紧张的排练当中,而他当年的老师也在现场。叶纳一眼便认了出来,并用中文呼喊着:“王老师,王老师。”
  当了解了杂技节的行程安排后,他更是兴奋得睡不着觉——10月6号随队参加“吴桥故里行”活动,杂技艺术学校便是其中的行程之一。随后还将转场到沧州会场,一直到14日表演结束才离开。
  故地重游,观看大型情景杂技剧《江湖》、重游吴桥杂技艺术学校、游览杂技大世界江湖文化城,历历往事,涌现心头。
  与老师叙旧,参观留学生宿舍、排练厅,观看学弟学妹们精心准备的杂技节目。“训练设施更完善了,住宿条件更优越了。”叶纳看着学校的变化,开心得合不拢嘴。
  更让他惊喜的是,参观期间,吴桥杂技艺术学校的常务副校长齐志义,还为他颁发了铜牌,中埃两所杂技艺术的摇篮从此互为友好学校。
  而这也圆了叶纳与母校深度合作的梦想,“让更多埃塞俄比亚演员到吴桥来学习,把更多更好看的吴桥杂技节目引入非洲。”
  离开学校前,叶纳又道出了一个更宏大的想法,创办埃塞俄比亚自己的杂技节,让吴桥的杂技技艺,在非洲大地上开花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