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7年11月14日   
一位农民的【花事儿】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风吹过来,你的消息,这就是我心里的歌……”陈庆海的汽车里,一直响着这首轻松温暖的老歌,悠扬的口哨伴着透窗的清风,吹动着这个中年男人微卷的发缕……
  陈庆海说,他活了45年,就干了一件事,这辈子跟鲜花难舍难离。
  数控男“爱”上花儿
  献县十五级村,子牙河畔的这个小村庄是陈庆海的家。20几年前,这个愣头小伙子,考上了沧州工校,三年苦学,本想在数控行业打下一片天,没想到还未工作两年,单位倒闭,就下岗了。
  一天,待业在家的陈庆海抱着孩子出来玩时,忽然鼻子里飘进了一股淡淡的花香。从来没有闻过这么好闻的味道,脑子里像被过滤了一样。“天津进的,沧州没几家卖鲜花的,赚钱的唻。”花店老板打趣的话,却给陈庆海带来了商机——鲜花批发。
  玫瑰、百合、康乃馨……陈庆海先弄了本花名册,对照着各类花草,先“识货”。接着,带着借来的2000元钱和一辆面包车,出发去了天津。第一次进货,等了整整一个晚上,大冬天,冻得牙咯咯直响。
一位农民的﹃花事儿﹄齐斐斐韦青辉扶郎花处曲折深
  陈庆海有部老人机,几乎每隔两三分钟就会响起。他说他是个累老板,20年来,晚上12点之前从来没有休息过。
  虽然天天被鲜花包围,然而他的生活却并非外人看到的那样诗情画意、鸟语花香。他的储花室是个不足20平方米的昏暗潮湿的屋子,花香浓烈。每天他的工作就是整理这些花,给它们换水,把每天都要坏掉的残枝败叶清理出去,成千上万支花,日日都要修剪。这工作量可想而知。
  和花待得久了,他开始动心想自己种。2011年,陈庆海拿出了自己多年的积蓄,还借了50万元钱,因为当时山东对“种花郎”有优惠补助,所以他选在德州宁津地区包了100多亩地,建起了8个温室大棚。
  春种秋收,长势良好的扶郎花眼看就要开花了,结果一连几天的秋雨,倒灌进大棚,一夜间,8个大棚的扶郎花全部香消玉殒。一年来的投入和付出也全部打了水漂。回乡重整旗鼓
  2014年,倔强的陈庆海,打算回家重整旗鼓接着种花。这回他没有贪多,而是先尝试种植了一个大棚。
  那段时间,他把鲜花配送全权交给了妻子,自己整天在大棚里待着,看生长情况,有病虫害赶紧咨询专家。大棚的温度要求,土质酸碱要求,一来二去,他竟摸索出了一套适合鲜花生长的培育方法。当9月份出花时节,看着棚里缤纷艳丽的各色鲜花,陈庆海喜不自胜。
  成功给他带来了信心,第二年便增加了5个棚,第三年又增加了10个,一共18个大棚,占地百余亩。陈庆海的鲜花在沧州地区出了名,很多慕名前来订购鲜花,附近的人们还把他的大棚当成可游览观赏的大花园,每到出花期,人们都来拍照欣赏。国庆节期间,前来参观欣赏的人络绎不绝,就连新华社的记者都慕名前来,拍摄丰收的鲜花。
  “我想让人们在冬天也能看到花海。”陈庆海朴素的愿望里蕴含着自己的创业梦想。
  夜深了,陈庆海完成了花房的工作,清了清手上的花粉,到大棚里点起了驱蚊香。他说深夜里,花开的声音、落叶的声音,他都能听得到。香火燃起,轻烟四溢,星星点点的光伴着这个一摇一晃的身影,没入花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