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7年11月14日   
《画说沧州》: 28幅画卷描绘家乡美
  近日,《画说沧州》巨幅画作面世,惊艳了沧州人。这一作品由沧州画家们集体创作、28幅画卷组成,描绘了家乡的古往今来。而把大家组织到一起的是黄镛、韩旭夫妇。他们的网名经常合为一体,称“旭日晨钟”,早已为圈内人熟知。丹青妙笔,墨洒青山,相携20年,他们把生活过成了一首诗、一幅画。
  画家夫妇组织创作画卷
  说起《画说沧州》的创意,黄镛体会最深。沧州博物馆建立之初,一次偶然机会他去参观。“馆内陈设的文物、图片、书籍、老物件,不胜其数,就是没有一个系统的、一目了然了解沧州历史的画卷。”徜徉在这些古物中,他思绪万千,《画说沧州》的念头油然而生。
  后来建设沧州体育馆,相关人员找到了黄镛夫妇,询问是否可以在这个独特的现代建筑内部绘画。“既然是沧州体育馆,就该是体现沧州文化的主题画。”夫妇俩与相关部门确定了《京杭大运河》《沧州名人传》《沧州武术》等巨幅作品。几个月绘画完成后,悬挂于体育馆各个楼层正厅处,让更多人了解了沧州的历史文化。
  去年,沧州各相关部门开始筹划沧州1500周年庆典。黄镛夫妇发起了《画说沧州》的主题绘画活动,他们组织多位画家,以绘画的形式展现沧州深厚的文化底蕴。此举前无古人,也得到了文化部门的大力支持。他们召开座谈会,以历史节点划分,确定了自西周到现在的18个节点,在每一个节点,精选出最能体现沧州文化符号的历史事件、自然景观、历史名人为主题,通过展现某一故事情节,展开创作,形式与画风集众家所长。每一幅作品均以长10米为限,细致描绘沧州独特的文化内涵。28幅作品展今古沧州
  祥云朵朵,曲折蜿蜒,潺潺流水间,白帆点点,舟櫓相接。城市高楼林立,绿树掩映,远山丘壑,晨雾朦胧。站在这幅10米长卷前,仿佛置身于浩浩荡荡的大河之畔。这是夫妻二人合力创作的第三幅《京杭大运河》,第一幅是国家艺术基金项目资助文化工程中的一项。
  为了画好这幅作品,夫妻二人走遍了京杭大运河沿途各个城市,拍摄下了数千张照片,写下多篇文字。形,用眼睛去感受;声,用心灵去倾听。
  这幅作品一改传统山水技法,以城市与山水相结合,体现了悠远空灵的自然山水之美,也展现了现代城市的绿色与繁华。
  《献王传经》出自黄镛之手。“整整画了一天,没吃午饭,就吃了一把花生。创作激情上来,饥饿及一切凡俗之事都被抛在了一边,工作近11个小时不曾休息,也不觉累。”这是黄镛在创作这幅画时写的一段话,艺术真的可以让人废寝忘食。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马致远》这幅画,清新淡雅,情境交融。这也是黄镛记忆最深的一幅画。今年8月28日,七夕节,访马致远故土东光,开笔此画。“马致远一生颠沛流离,荣辱俱在,戏剧化的人生,始终在官场沉浮和寻求自然闲淡中的矛盾中度过。这首天净沙秋思,是一生的写照。”黄镛沉醉其中,他采用画中画的形式,表现了主人公的“路在何方”的苍凉。
  韩旭的《新城崛起之西部之窗》,以一扇窗的形式,推窗而观,沧州体育馆、博物馆、图书馆等7个代表性建筑物,气势恢宏,时尚高雅,是城市山水画的代表作。生活过得如诗如画
  喝茶、写生、画画、作诗,在悠闲的阳光里奔跑,在蒙蒙细雨中散步,在高山上歇斯底里的呼喊,在旷野中采得一把狗尾花儿……夫妻二人的生活,闲淡自然,诗情画意。
  走进他们色彩清丽的家,一把残荷,几支高挑的芦苇花,几块随意摆放的小石头,几把野外采来的干花,点缀在老榆木深黄格调的居室里,活色生香。
  生活中的夫妻更像是情人。二人邂逅在一场画展上,校友关系把他们的目光碰到了一起,并且还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以画为缘,二人在色彩的世界里走过了20年。
  过节,是爱情保鲜的秘诀。只要是中国传统节日,二人都要过。每年中秋节,韩旭都准备几个小菜,黄镛烫一壶好酒,露天阳台上,四方矮桌,草编蒲团,席地而坐。明月为题,对词对诗,举杯邀明月,情浓诗酒花。六一儿童节是夫妻二人每年必过的节日,邀约三五好友,公园里,小河边,树林里,喝酒狂欢,岁月无痕,“我们还年轻。”他们说。
  今年的7月18日,对于二人来说有点特殊。20年“瓷婚”纪念日如何过?志趣相投,相濡以沫,淡雅和谐。“何不以‘荷’为主题,以画配诗,创作诗配画合集。”丈夫的想法,与妻子一拍而和。荷,取清洁、高雅、和谐之意,是夫妻之道,更是家庭之道。
  外出写生,清苦中有闲趣。在秦玉湖写生的那段日子,夕阳西下,彤红的光照在粼粼清亮的湖面上,又复照在二人的脸上,是温暖,是幸福,相视一笑,在画板上落下了最美的写照。
  “同声若鼓瑟,合韵似鸣琴。”夫妻二人还将继续以挖掘沧州历史文化为题材,用手中的画笔讲述更多沧州故事,传承沧州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