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7年12月07日   
素手间古韵飞扬
  鲁晓桐是“文化八仙桌”的常客,她弹奏的古筝曲,是“文化八仙桌”访谈现场优美的旋律之一。年轻的鲁晓桐,是沧州东方古筝艺术学校创办人,而她能走上音乐的道路还得感谢传统的家庭式教育以及传统文化回归的大环境。
  “铁门”里苦练勤修
  六七岁的孩子,正是满街乱跑的年龄,可对于从小生活在辽宁葫芦岛的鲁晓桐来说,记忆最深的是家里的大铁门。每当妈妈去上班,鲁晓桐就被锁在家里练琴写作业,她反抗的方式就是隔着铁门上门缝看别的孩子满街乱跑,看着看着就忘了写作业练筝,结果,换来的是妈妈的一顿斥责。关在铁门里,虽然苦,但却鞭策着她走进古筝的世界。
  上四年级时,一次演出的机会落在了鲁晓桐头上。对于上台演出,除了有点紧张,她没有特别感觉。但当坐在古筝前,旋律从她指尖滑动而出、赢来阵阵掌声的那一瞬间,她忽然觉得古筝的世界竟然那么宽广阔大,被关在大铁门里的枯燥无聊,随之烟消云散。大舞台上奏雅韵
  参加辽宁省东方女子乐团艺术节,是鲁晓桐在音乐之路上的转折点。
  那次艺术节其实是一场辐射辽宁全省的比赛,以每个城市为赛区,胜出者可以前往沈阳进行总决赛。听说能去沈阳玩,初中生鲁晓桐毫不犹豫就报了名,轻轻松松拿到了参加总决赛的资格。
  全省的少年古筝高手比比皆是,齐聚沈阳。那个阵势,给鲁晓桐带来了压力。她觉得自己以前不过是只坐井观天的青蛙而已,走出小地方,来到大都会,才见识了世界有多么宽广。
  在比赛现场,面对着台下的评委和观众,她紧张得发抖,怎么开始的,怎么结束的,怎么下台的,留在大脑里至今是一片空白。不过还好,凭借铁门里练出来的苦功,那次比赛,她拿了个铜牌,也不算是空手而归。沈阳之行消解了鲁晓桐的优越感,她开始全身心投入到古筝的学习中。每天放学后,她不再看电视、吃零食,练习成为生活的主旋律。
  机会总会给有心人留着,就在鲁晓桐将要高中毕业时,一个人走进了她的世界——东方女子艺术团团长王天一。
  在一次音乐节上,王天一拍了拍鲁晓桐的肩膀,说:“你是刘晓悦的学生吧?我看过一些你以前参加比赛的视频,弹得不错,想来东方女子乐团吗?”于是高中毕业后的鲁晓桐,前往乐团北京校区,师从王天一开始了崭新的音乐之旅。
  在北京学习真苦。以往在家练琴还有些别的色调,但在北京,就只有练习,练习,再练习!没日没夜,没完没了,手上起泡,泡变老茧,就在这种变化中,鲁晓桐锤炼着自己的指法和乐感。每天和妈妈的通话,她都是哭着结束的,但付出就有回报。
  18岁的鲁晓桐有了在人民大会堂舞台展现风采的机会,之后,在中国政协礼堂、泰国大使馆、新加坡莱佛士学院等大殿堂,都留下了鲁晓桐古筝的优美声韵。扎根沧州育人才
  一年后,东方女子艺术团乐团的沧州教学点缺老师,鲁晓桐就来到了沧州。在这里,她遇到了当时的沧州群艺馆馆长马淑敏。
  十多年前,沧州古筝刚刚起步,古筝老师匮乏,鲁晓桐的出现,让马淑敏笑逐颜开,鲁晓桐被特聘为文化艺术中心的古筝老师,从此扎根沧州。
  在马淑敏的推荐下,鲁晓桐参加了一些晚会、演出活动,而印象最深的是蒲公英器乐大赛。那次比赛,她和学生都参加了。学生是少年组,她是青年组。
  不过,青年组的比赛却出现了一个小插曲。舞台上,鲁晓桐正全神贯注地演奏,“啪”,弦断了。舞台上下一片沉寂,鲁晓桐也懵了。瞬间沉寂之后,评委们与主办方商定,这次不算,调好弦,重来。重新上台,重奏古曲,结果公布,鲁晓桐高中青年组第一名,她的4个学生获得少年组4个第一。
  通过这次比赛,鲁晓桐在沧州彻底站稳了脚。于是她创办了东方古筝艺术学校,开始着重于古筝人才的培养工作。
  “老师是一份职业,更是一份责任。”鲁晓桐说,“我学生的正式课每周末一节,但他们基本每天都会来学校练琴,身为老师的我就要辅导他们,这是我的责任,这份责任让我放弃了很多跟随乐团出国演出的机会。”
  舍与得是孪生兄弟,鲁晓桐舍弃了出国演出的机会,孩子们给了她巨大的回报。在全国比赛中,她的学生屡次斩获大奖,今年更是在来自全国27个省、3000多人参加的中央音乐学院举办的比赛中,包揽了少年组与青年组四个冠军,鲁晓桐也因此被中央音乐学院评为古筝项目优秀指导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