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7年12月07日   
人生何处不舞台
  如今,杨宝霞被人知晓,更多是其河间市著名女企业家、景和镇兴丰农场董事长的身份。至于她河北梆子表演艺术家齐花坦的得意弟子和国家一级演员的那段过往,已少有人提及。
  然而,阔别舞台数十载,身份变了,但有些东西,早已融入骨子里。
  一腔热情足矣
  兴丰农场的丰尔庄园游客接待中心二楼,杨宝霞心心念念三四年的东楼小剧场就在这里。
  11月25日,小剧场迎来了第一场演出。
  几场演出下来,观众不少,杨宝霞心里高兴,但她也明白,有的人是因为免费观看,还供应茶水才来的。
  虽是小剧场,嘉宾却不乏戏曲名角、文化大家,若再加上其他支出,一场演出下来,费用着实不低。但在杨宝霞眼中,这一切都值得,“艺术想要传承,说到底得有人喜欢才行。”
  51岁的杨宝霞有很多头衔,近年来常被人提及的,是河间市著名女企业家、景和镇兴丰农场董事长。但若要深论,这称谓也不过近四五年才为人熟知。在此之前,她是河北梆子表演艺术家齐花坦的得意弟子,有10余年舞台经历的国家一级演员。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英国作家狄更斯在《双城记》中的这句话,用在杨宝霞身上也很恰当——目睹过河北梆子的火热,也经历着它的颓势。
  杨宝霞出生在艺术世家。儿时,母亲取艺名“东楼”,曾为河北梆子名角。彼时,戏曲犹胜,从小听着母亲的唱腔,看着母亲台上的风采,自然而然的,杨宝霞爱上了这门艺术。
  然而世易时移,同大多数传统戏剧一样,河北梆子也面临潮流文化冲击和后继乏力的颓势。
  12岁那年,就连母亲也不再支持她学唱河北梆子。
  即便如此,杨宝霞仍旧坚持了下来,异乡学艺,光基本功就练了3年。“没考虑有没有出路,就是喜欢。”东楼小剧场
  登台唱戏的那10多年,河北梆子再难重现当年火热,然而杨宝霞从未后悔过当初的选择。
  即便后来离开了舞台,甚至成为兴丰农场的董事长,可她对舞台的那份热爱,始终如一。
  去年杨宝霞听说,有位河北梆子老师招生,12个招生名额,只来了两个,“其中还包括一位不符合基本条件的”。
  她也曾问过哪里还有像样的河北梆子剧场,但不是承包出去成了饭店,就是成为其他经营场所,踪迹难寻。
  “如果老百姓没了看戏的地方,还怎么喜欢?没了观众,河北梆子还能传承多久?”
  杨宝霞认识一位80多岁的廊坊市非遗传承人,老人手工缝制的虎头鞋精美至极。
  几个月前,杨宝霞想买一批回来装点小剧场,可去了才发现,老人因病再也缝制不了了。杨宝霞唏嘘不已,“这意味着,老人所掌握的各种技法也将随之濒临失传。”
  她实在不愿再看到这样的结局,尤其对于河北梆子而言。
  她以母亲当年的艺名为名,建起了这座东楼小剧场。每逢周六、日下午,小剧场都会邀请戏曲名角、文化大家前来演出。绝大部分演出免费观看,70岁以上老人还免费供应茶水。即便少数商演,杨宝霞也会每场提供10个免费名额。
  剧场虽小,演出费用不低。也有人提出质疑,但在杨宝霞眼中,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艺术想要传承,说到底,得有人看、有人喜欢才行。”生意与唱戏
  兴丰农场流转了1.3万亩土地,每亩流转费为当年290公斤玉米的价格。
  前年,玉米价格大跌,每公斤只有0.9元,可杨宝霞硬是按照每公斤1.84元的价格支付,损失354万多元;游客到丰尔庄园游览不收门票;观众到东楼小剧场看戏不收戏票;布置非遗展区,未来还将邀请各地非遗传承人前来免费表演……
  有人觉得,杨宝霞并不适合经商,“她的很多决断,完全是在做赔本买卖。”
  可杨宝霞却觉得,“做生意与登台唱戏一样,不仅要对自己负责,更要对得起台下观众,不然就是砸自己的饭碗。”
  事实证明,杨宝霞不但保住了“自己的饭碗”,还越做越大。以诚待人,让400余位员工与兴丰农场荣辱与共。建起小剧场,以文化做载体,赋予丰尔庄园区别其他农庄的独特魅力,游客络绎不绝,庄园收入不降反升。“游客最多时,景区卖水的商贩,一天净利润能达到3000元!”
  阔别舞台数十载,身份变了,但对于杨宝霞而言,有些东西早已融入骨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