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7年12月07日   
张红印典守技艺
  人常说“五十而知天命”,张红印却偏偏不信。
  47岁的年纪,不好好打理经营了20来年、生意红火的饭店,却转向完全陌生的电子商务,要为沧州非遗、特产找销路。
  从喜欢,到痴迷,再到以此为业,张红印要典守的,不只是手艺人的匠心,还有一座城的历史与灵魂。
   自从沧州印象商城网站正式上线以来,张红印把心思全都放在了上面,就连生意一直不错的饭店,也几乎无暇顾及。
  从事另外一个完全陌生的行业,要克服的难题,远比想象的更多。有人说他魄力十足,也有人说他是在自找苦吃。一份执念
  经营饭店20来年,张红印积攒了不少老顾客,沧县张官屯乡的王洪强便是其中一个。
  前些年每次过来,王洪强总免不了喝上两口,再要一包烟,但无论吃什么,烟酒总是挑最便宜的。
  王洪强是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沧县深浮雕艺术的传承人,倒也不是没钱,只不过都花在了购买木料上,一个月花销两三万元。然而产品卖不出去,与木料一起堆在院子里,“和街边的破木头没啥差别……”
  张红印见过王洪强的手艺,不同于机器批量生产的千篇一律,每一件都精雕细琢、独一无二。只是东西虽好,却始终打不开销路。
  几乎所有人都劝王洪强另谋出路,他自己却从未想过放弃。
  彼时,张红印想不通,“何必守着没市场的手艺不放,过苦日子?”
  也许,总要经历些什么,才能懂得别人的选择。
  结识的手艺人多了,张红印发现,相当一部分老手艺已不复当年风采,但像王洪强一样,仍在苦苦坚持的大有人在。他们用行动告诉张红印,老手艺做出来的不只是个物件,那是老辈人留下的印记,是传家宝,是手艺人精益求精、一辈子只做一件事的执念与匠心。
  张红印喜欢上了这些老手艺。自讨苦吃
  这些年,张红印收藏了不少老手艺人的物件。相比机器量产的千篇一律,这些老手艺常能吸引来访者的目光,尽管如此,张红印仍对一些老手艺的处境忧心忡忡。
  在张红印看来,这些老手艺不再是必需品,甚至成为相对小众的奢侈品。可以给人精神层面的享受,却已不再非它不可。
  张红印曾结交过一对父子,手艺在家族中传承数代,然而到了年轻一辈,手艺还在,却再难养家糊口。
  一年前,年轻人终究还是放弃了苦学10多年的家传手艺,进城打工去了。
  他跟张红印聊过,“如果不喜欢,决不会坚持10多年,但总要面对现实。”
同样的事情,张红印见了不少。总要有人为坚守买单。“尽管没能力资助所有手艺人坚持下去,但至少可以帮他们打开销路。”从去年开始,张红印决定入行电子商务,建立网上商城,为沧州非遗、特产找销路。
  有人劝他,“自己建淘宝店的手艺人不在少数,别人干了多少年都不见成效,你这饭馆老板何必自讨苦吃?”
  “不是手艺不行,而是没有好的销售平台。我是不懂电子商务,但我雇得起专业人才。”
  从事另外一个完全陌生的行业,要克服的难题,远比想象的更多。
  尽管提出平台免费入驻的优惠条件,但仍有一些手艺人谢绝了张红印的入驻邀请,“他们大多曾经尝试过网络销售,但基本都没成功。也许应了那句‘哀莫大于心死’,对于他们而言,怕的不是卖不出去,而是怕希望过后仍是失望。”
  越是如此,反倒更加激起张红印的斗志。人常说“五十而知天命”,张红印却偏偏不信。
  为了邀请沧州非遗、特产入驻商城,张红印联系了所有他觉得适合的手艺人。自己掏钱请摄影师为产品拍照,“既然是文化产品,就得让人看着喜欢才行。”
  沧州首届旅发大会上,不少非遗项目参展,观众络绎不绝,销售额比平时高出几倍,张红印听说后,高兴得晚上做梦都能笑醒,“只要平台好,老手艺肯定还有出路!”国外订单张红印给网站起名“沧州印象商城”。
  在他看来,老手艺的背后,不只是一代代手艺人的匠心,还有一座城的历史与灵魂,而这恰恰是他所要典守的。
  商城的第一笔订单来自美国,这是张红印和众多手艺人没想到的。
  “对方看上了沧州的芦苇画,光运费就比画作本身高出数倍。怕运输途中发生破损,发货时不能装裱,买主收货后,要自行在美国找地方装裱才行。”纵使一波三折,买主仍一口气买了10多幅芦苇画,这让张红印看到了希望,“就像打了鸡血,斗志昂扬!”
  一顺百顺。
  当得知张红印有意筹办非遗展览的消息后,不少人和单位予以帮助,文庙无偿为他提供场馆。
  这些天,张红印几乎每天都要到展馆里转转,人手不足,很多事情都还得靠他自己,但好在开了个好头。“活动名称定下来了,叫沧州非遗暨特色文化产品展,参展项目有30多个。只要有足够多的曝光率,这些老手艺,一准儿能吸引人们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