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8年01月12日   
三次流泪
  人们都知道,当村干部难,当一个能够聚人心、得民意的村干部更难。老书记说:“给了舞台,咱就要唱好戏。我是抱着一种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村民服好务、办好事的心情来的。”
  采访中,老书记三次泪湿眼眶。
  第一次是说到家人。来村任职前,家里没有一个人支持他。
  闺女急赤白脸地嚷他就是个“官儿迷”。儿媳不好意思这么直接,柔声细语地劝他:“爸,咱别去了,行吗?你不知道全家人有多担心你的身体……”话没说完,儿媳便哽咽了。九十多岁的老娘也劝他:“你也快七十了,不是小年纪了,好不容易退下来歇歇,你又去挑那个烂摊子。儿啊,你图什么啊?”
  纵然家人反对,但他还是来了,因为实在无法辜负那份信任和期待。但是来了后,天天从早忙到晚,没时间和儿女们聚了,没时间含饴弄孙了,也没时间陪老娘唠嗑了。前段时间,老娘走了,他才发现这两年在老娘身上留下了太多遗憾。说到这些细节,老书记的眼圈红了。
  这眼泪,是愧疚的泪。
  第二次流泪是说到村里第一次出义务工。走马上任后,他想召集大家把村里的街道清理清理,也想借此看看老百姓们心齐不齐、风正不正。没想到大喇叭一喊,一下子来了80多人。这个场景虽已时隔两年多,但老书记依然感动。他说:“上级党组织和全村父老乡亲对我的信任,就是我干好工作最大的精神动力。”
  这眼泪,是感动的泪。
  第三次是说到村民们的微信。去年村里修路,许多村民看他八月十五这天还在路边蹲着忙碌,有的拍了照片为他点赞,有的录了视频发到朋友圈,还边录边说“看吧,这就是我们辛集的书记在过中秋。我活了52岁,第一次看见这么好的支书!”
  朴实的农民,用最朴实的话给了他最真挚、最崇高的评价。这让老书记感觉两年多的付出顷刻间有了回报。他流泪了。
  这眼泪,是幸福的泪。
  这两年多,老书记天天围着村子转,他的腿病更厉害了。为了止疼,规定一天只能吃两三片的止疼药,他一天得吃18片。看着他大把大把地吃药、一瘸一拐地走在村子里,我们的眼泪也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