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8年01月12日   
歌的词与谱
  隆冬时节,窗外阴沉,楼层渐次亮起的灯,似乎接替着太阳西下的动作。没有了叶子的树,在渐黑的空间里,呈现出本真的模样。以至于显得更加葱郁的冬青,让我想起春天的一次美丽乡村踏歌行。
  去的是盐山县韩集镇薛堂村。
  一路上,是大巴车窗外匆忙而过大地,以及上面成片的新绿。我一直在想,踏歌行,踏的这首歌的词是什么?曲谱又是什么?
  大巴车停下后,却不是要去目的地——薛堂村,而是盐山县圣佛镇赵南良村。
  赵南良那数百亩油菜花,惊起的是一车穿越过漫长冬天的尖叫声。这饱含绿意的声音,旋转着飞向无边的旷野,迅速钻入每一朵油菜花的耳朵。
  支棱着耳朵的油菜花,在春风的摇椅里唱响了自己的歌。用它们刚降生这世上的新奇,用打开我们照机与手机的方式,拖延着人们去薛堂村的时间。
太阳爬上头顶时,才到达薛堂村。下了车,边看边听。薛堂村够美,有了果树、蔬菜采摘棚,有了环保厕所等,正在打造农家乐,全村的农民真正参与到乡村旅游图景中。
  薛堂村还有词呢,春天有花看,其他季节有果子吃。不打农药,只施农家肥。还有本村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刺绣、落子。
  游完薛堂村,摄影师要大家站在村牌坊处合影。说,不要站成排,要自然地往牌坊处走,对,对,就要这种真实与放松的状态。果然,拍下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发自内心的笑。
  就在这时,刚才说什么要带动周边的村庄,藏富于民的薛堂村党支部书记薛凤才,指着牌坊上的一根绳子头儿,又说了一句似乎不该说的话,那只红灯笼被大风刮跑了。大家看着被风刮进路边的小河里的灯笼,就想,这个书记怎么想让别村的人富,这个书记怎么揭自己的短。
这句真话,逗得大家轰堂大笑。中午,在韩集镇吃的小楼全羊宴。不知是饿了,还是怎的,直到现在,那桌菜的味道一直没有在味蕾上被超越过。
  结账时,收银员说,你们这是看了赵南良的油菜花,采摘了薛堂村酸甜草莓,又来吃我这小楼全羊宴吧。简单的一句话,却是一个打破地域界线的大乡村旅游理念。大格局的收银员!
  黑透的窗外,树与冬青均隐藏起来了,只剩下满楼无数的亮窗。一个亮窗内,便是一个天地。不管多大面积,都是狭窄的。一栋楼也没有多大。
  虽然狭窄的空间内,却有两个屏幕连通着世界。一个是电脑屏幕,一个是电视屏幕。
  电脑屏幕上,一个个不断增加的文字,又让我又想起那场哄堂大笑。被逗笑的人是那样痛快淋漓;逗笑的人,是那样的真实博大。一笑一言,都是发自内心。
  亮窗内的空间,有两种联通世界的方式。一种通过虚幻两屏,一种是实际“歌词”。如果说,世界是一首歌,那歌的谱呢?
  圣佛与韩集两兄弟,以及所有的亮窗外的物与人都会意地说:真实,没有地域观念的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