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8年01月12日   
《遇见沧州》的我们家
  今天,终于《遇见沧州》。
  收藏两本,一本自留,一本送给爱好阅读、爱骑行沧州的父亲。
  书内节选我的《千童之寻》一文。非常荣幸有如此机会,让我们这样的外来户,可以如此《遇见沧州》。
  时间跨入2018,我们这个小家来沧州的时间,也跨过三十年。
  还是1987年1月2日,一辆大黄河载着我们一家六口,还有锅碗瓢盆桌椅板凳所有家当来到沧州。父亲之所以决定放弃之前稳定的工作,是为了更好地照顾年迈的老人,也是为了给我们更好的教育环境。
  母亲没有正式工作,为了生计,一直打零工:公园的绿化工、代销点的店员、幼儿园的阿姨。
  父亲则一直在新岗位上兢兢业业的工作。两个人的工资虽然微薄,但一家人节衣缩食,日子还算过得去。
  父亲当时期许的可以照顾到老人,这一点,确实做到了。
  奶奶、姥姥、姥爷得闲会过来住,父母亲会尽己所能,帮他们添置衣衫,做些好吃的改善生活。添置的衣衫,都是母亲转了好久才寻到的,一来老人家的体型特殊,习惯穿老式宽松的衣服,很难寻;二来,经济拮据,她会选择更经济更实惠一些的去买。记得,母亲帮姥爷买过一双大头鞋,大头鞋的特点是保暖、抗磨、结实。姥爷特别喜欢,一直穿到老。那时父母一说回家,母亲总是掂兑很多东西,给这边的,给那边的,要花费不少心思。
  父亲自17岁当兵就离开了家,之后转业到地方,辗转了好几个城市。母亲一直像候鸟一样,带着我们姐妹,一个,二个,三个,四个,从老家飞向父亲的方向。那时他们真的是无力照顾家。在他们的中年时代,用放下自己拥有的方式,来成全了一份孝道。我想,对于我们来说,当时或许不懂,但此刻的回首中,却是满满的感动。
  现在想,当时,估计连学校大门都不知道在哪儿的父母亲,安排我们四姐妹上学,肯定是费心了。看着我们背着小书包鱼贯而出,父母亲欣慰的笑容,我们绝对没有注意到。我们满心的,是想发现这个叫作城市的地方,到底有什么好玩的。
  那个时候的沧州,从我的生活地来说,还是养鱼池的天下,从池塘边走过的上学路,对于我们来说,有太多的诱惑,我们欣喜地发现,这个地方,虽然没有之前生活农场的小伙伴,没有那里的大苹果大鸭梨,但这些鱼虾、蜻蜓们,也都挺好玩的。我们这些说着邢台普通话的孩子们很快融入了学校生活。
  一晃,我们姐妹都已经成家,我们的孩子也都成了高中生了。
  父母亲也到了像奶奶、姥姥、姥爷那时需要人照顾的年纪。
  父母亲的身体,总体来说还算硬朗。母亲仍习惯性地照顾父亲的衣食住行。我们也都习惯性地放心了。
  姐姐们还好,知道给父母买衣服,我自己不喜欢逛街,自然就付出得少。最近母亲说,父亲说想要一个戴帽子的棉服。这可是父亲很罕见地提买衣服的要求。之前工作时,有制服。退休后,也习惯穿旧衣服。即便是买衣服,也是模仿着制服的样式来。父亲总说:穿习惯了。
  父亲体型属于椎形。腰围粗,腿偏细。体重并不太重,但要求衣服比较肥大,故而很难买。母亲先转了转,总没合适的。周六去商场逛了逛,拍了几张图。晚上爱人正好有空,忙带着老妈一起去看。换了两个商场,终于买到一个大码羽绒服。我穿着羽绒服帮老爸试穿。突然心中感慨万般。
  那衣服拿回来之后,父亲穿着特别合适,他今天出去好几趟,都穿着新衣服,说,帽子也合适,暖和,真好呀!还能穿这么舒服的衣服。
  听到母亲学父亲的话,我们姐妹内心都酸酸的。
  我们赶紧问,老爸的绒裤,毛衣要么,我还同爱人说,等哪天有空,带着大树爷爷奶奶去逛逛哈,看看缺点啥,都买了。
  其实,对于三十一年前的我们来说,我们家的老家具,仅在父母家存了几件,很多已经消隐在时光中。我们姐妹四个家庭平稳和谐,父母很是放心。而我们的生活地沧州,也早不是刚来的模样。
  刚来时,四周全是养鱼池,现在都是楼房了;刚来时,路是泥土路,现在都是柏油路了;刚来时,小南门,渤海大厦,新华商场很红火,现在成了华北、同天;刚来时,出行都靠大铁驴,长途车,现在都有私家车了;刚来时,单位西面就是村,现在西面一两公里外,也都是高层啦……
  当时,父母亲还不过是四十左右的中年人,现在,我们都是这个岁数啦!
  这么多年,我们这些异乡人,在用自己的方式遇见沧州,在用我们的日日生活来诠释我们对这方水土这方人的热爱。
  父亲总说:沧州变化太快了,我天天骑车转,都能感觉日新月异呢!
  母亲总说:我就是不会写,如果让我写,我肯定可以写得特别好。
  我说,那你们多说,我多听,我来写。
  母亲说:你又数轱辘子。
  我说:别管我数什么,咋数,能把咱们的好日子记录下来,能把咱们对那么多帮助过咱的好心人的感恩写出来,就算成功啦!
  母亲说:嗯,不能忘。永远都不能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