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8年02月13日   
植根泥土讲述家乡故事
  肃宁农民吴纪红,将乡土文化融入根雕创作,吸引多位国家一级美术师前来交流学习;开发部分树木的其它价值,推出摆件、枕头等产品,吸引北京红旗专卖等众多商家前来合作;种植1000多棵百年枣树,与流苏、红榉等独有树种一起讲述那些迷人的故事
  国家一级美术师前来请教
  在肃宁县城北部的冀红根雕的展厅里,精美的根雕作品吸引着人们的眼球,日前,国家一级美术师刘怀明教授更是专门赶来参观。
  过后,刘怀明邀请冀红根雕的主人吴冀红到中央美院参观交流。
  “在别人看来也许只是一块烧火的劈柴,但在我眼里它就是一块宝。”吴冀红高兴地说,说到高兴处,他还拿来另一位中央美院老师送他的工笔花鸟画寻找借鉴。
  “我就是个农民,没有中央美院老师们的境界,我只是将我看到的人、事和中国传统文化融入作品中,接近周围人们的生活,因此大家喜欢,摆在家里作为生活用品使用,谈不上是艺术品。”
  吴冀红的很多根雕作品都来源于生活中点点滴滴的小事,花鸟鱼虫、飞禽走兽,都是吴冀红作品中的“原型”。他说:“一块好木头能够成就一个好作品,三分人工、七分天成,选材要体现材料的美,尊重根材的物理结构,不能因为创作而创作。其次将自己的思想融入其中,这样作品才能有形、有意、有独特的感染力。”
  在刻画人物面部表情方面,吴冀红摸索出了一套适合自己的方法。首先将面部整体雕刻出来,再发挥自己的悟性和想象力,用小刻刀慢慢雕刻出人物的喜怒哀乐。“一些细节方面,必须要有耐心,要能坐得住,如果心中浮躁,就无法达到完美的效果。”吴冀红说,要想呈现一个好的作品,好的创作环境、愉快的心情都是必不可少的。
  手工艺术雕刻是一个细致的活儿,没有极强的专注力和耐心很难成为一个出色的根雕能手,满手的老茧记录了他的努力。
  要想雕刻出一个好的作品,就必须一刀一刀用心地雕刻。一把简单的刻刀,到了吴冀红手中,每一刀下去都能表现出神韵。
  吴冀红的冀红根雕工作室中,有很多砂纸,是他用来打磨未成形的作品的,一些小的细节需要用砂纸细细打磨。虽然现在有很多方便的电动工具,但在吴冀红看来,纯手工做出来的东西更有神韵。困境中实现华丽转身
  “我和根雕的缘分,还是受父亲的影响。”吴冀红说,他的父亲和中央美院教授贾又福是同班同学,主攻山水画。受到家庭环境的熏陶,他从小就喜欢根雕,常常利用业余时间把玩,这一雕就是30年,没想到最后还成了自己的职业。
  吴冀红表示,最终走上根雕的创业之路,自己都没想过。在2013年之前,吴冀红还是肃宁当地响当当的皮毛商,每年数千万元的销售额让他日子过得很滋润。
  但天有不测风云。2013年初,熟貂皮价格上涨,根据多年的经验,吴冀红认为新一轮的价格上涨开始了,于是他购进3000多万元生皮,但事实出乎了吴冀红的预料,不久之后熟貂皮价格出现断崖式的下跌,使他亏损了1000多万元,离开了皮毛市场。
  空闲下来之后,吴冀红看着后院堆积如山的树根,又拿起刻刀,开始继续把玩根雕。
  作品一多,家里没地方存放,就在县城北部自己的苗圃旁做了个工作室和展厅,前店后厂,一边做一边卖。
  “我自己能继续做根雕,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储存了大量的原料。”吴冀红带领大家来到工作室的后院,一堆堆的枯木树根铺满一地很是壮观。
  “这都是前几年我做皮毛生意时,去山西等地收皮子,看到当地很多树根被当作劈柴丢弃在房前屋后或是山沟里,我觉得可惜就收回来,也不知道做什么用就堆在一起,现在成了我的宝贝疙瘩了!”吴冀红甚是感慨。
  现在,吴冀红的作品在圈内小有名气,常常有肃宁、枣强等地爱好者慕名前来,一边欣赏,一边淘宝。前不久,吴冀红做的小茶桌,已经销售一空,现在他正找材料再做几个。
  在一堆堆的枯木树根中,吴冀红凝视着一棵一人多高的树根,“这树根上半部树桩超过0.5米,下半部树根直径2米多,而且根系发达,把他竖起来可以是做牵手观音的好材料,就是放了这么多年,不知道腐烂程度怎样?”看到好材料,吴冀红很是高兴。1000棵古枣树枯树发新芽
  现在,吴冀红除了做根雕以外,还依据部分树木的其它价值,开发出枕头、摆件等产品,以进一步提升产品的附加值。
  “我这些小产品都是捡来的。”吴冀红笑称,“2016年初,当时我这已经有一定规模,因此在做崖柏加工时,常常产生锯末等下脚料,之前也没注意就丢弃一边,这次一家山东工贸公司的业务员找到我,要买锯末,开出每公斤25元的价格。”
  第一次吴冀红没有在意,可是这家公司很快第二次、第三次购买引起了他的注意。吴冀红就到处打听崖柏锯末能做什么用。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吴冀红在石家庄一位朋友那得知,崖柏由于多年生长而积聚了大量芳香物质,具有安神助睡眠的作用,于是吴冀红就试着用崖柏刨花做了几个枕头试用。这时吴冀红一位朋友,由于在当地一家上市公司做高管,压力大常常失眠,就从他这拿了两个枕头试用,半个月后就特意跑到工作室,感谢吴冀红,因为他的睡眠得到很大改善。
  以后,吴冀红正式推出刨花枕头、摆件等产品。不久,北京红旗专卖等商家也前来合作,将摆件等产品作为特色产品,在红旗专卖店店面销售。
  吴冀红表示,他做根雕,就是为这些古树留下根。同时,他也在通过自己的行动讲一个个故事。
  在工作室的后面,是吴冀红建的1000亩苗圃,其中1000多棵超过百年的枣树就是这些故事之一。
“前几年收木头,就有周边的朋友给我送来100多棵超过百年的枣树,看着这些一人都抱不过来的老树,我的心在痛,虽然它们可能不再茂盛,但也是历史的见证,每一棵都有自己的故事,我觉得做成家具可惜,就找来挖掘机一一种上,没想到都活了。”吴冀红指着这些古树感慨道。
  通过几年的积累,现在苗圃中已经拥有1000多棵超过百年的枣树。
  现在,吴冀红在苗圃中还引种了流苏、红榉等独有品种,打造一个小环境,吸引人们来到苗圃,聆听这些古树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