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8年03月13日   
扔过最贵的垃圾
  上世纪80年代,天津机场。
  一群安保人员紧张地围堵着王文华,请她把空运过来正在冒着热气的“可疑物品”解释清楚。
  可王文华也一头雾水,她不知道自己千里迢迢不惜血本从南方空运过来的绿茶“芽头”怎么就“开了锅”,蒸腾的热气呼呼往上蹿。
  百公里外的沧州小城里,她特意从南方高价请来的炒茶师傅正摩拳擦掌,就等这批“明前茶”一到,即刻进行现场炒制,这新鲜绿茶的“现炒现卖”,在沧州甚至是北方地区,都前所未有。
  可眼前,4万多元的“芽头”就这样“全军覆没”。
  原来,为了让这鲜嫩的“芽头”保鲜透气,王文华特意选择了用茶篓装运,可她忽略了机舱近70摄氏度的高温足以把嫩芽“蒸熟”。
  还来不及伤心,安保人员就要求王文华自己把这堆“垃圾”运走。
  花费600元雇了3辆车,4万多元的上等“芽头”就只能当做垃圾处理掉了。
  王文华把自己关在家里不肯出门,她难以承受这样的打击,直到听到3月里巷子口那“卖冰棍”的吆喝声,她才如梦方醒。
  果然,在泡沫箱子里冷藏保存的“芽头”终于抵住高温侵袭,沧州人终于喝到了只有南方才有的“现炒现卖”“新鲜出炉”的上好绿茶,排队买茶的队伍经常上几十号人。
  如此创新,只为了坚持做茶的本真。
  在鱼龙混杂的市场中坚持“货真价实”,王文华自然更懂得其中的辛酸。在大都市的一条街都很难买到正宗龙井的年代,她店里每公斤几千元的上等龙井根本无人问津。
  备受煎熬的日子里,身价不菲的“陈”龙井,不是被王文华装到枕芯里免费送朋友,就是几毛钱一斤卖给了做茶叶蛋的。
  在商家一年四季都可以去广西窨制催熟的茉莉花茶的当下,王文华却坚持每年三伏天茉莉花开的季节才去窨制花茶,价高、暑热在她看来都不算什么,因为在心底里,她只能接受做最正宗的应季好茶。
  30多年的创业路,她深深懂得,固守良知是需要勇气和强大的心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