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8年03月13日   
半生苦痴读孙犁
  我喜欢文字写作最少也有30余年了,因此被同城文友笑称为“黄骅市著名文学爱好者”,我也乐得接受这个温暖的微誉称谓,文学爱好者,多贴切呀。
  写作是会上瘾的,因为“一个人在写作的时候是最充实的时候,也是最快乐的时候,凝眸既久,欣然命笔,人在一种甜美的兴奋与平时没有的敏锐之中。这样的时候,真是虽南面王不与易也!”这个话是老作家汪曾祺先生说的,我觉得也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说起来,我的文字生涯是和阅读孙犁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我崇尚先生老到的文笔,做人的傲骨,尤其先生言简意赅却意境深远的文字,纯用白描手法,朴素到毫无雕饰,任其自然,而内在的张力却使文章充满了清新的诱惑与咀嚼不尽的滋味。我还爱屋及乌地专程去拜访过他的老家——安平县东辽城村,也看见了先生笔下的滹沱河。先生早期的文字清新、明净、亮丽,经历十年文革后,文字一改而为平淡、深沉、隽永。这可以从《风云初记》《铁木全传》《白洋淀纪事》等和《耕堂文录十种》对比阅读得出来。我可以说已经几乎阅读了先生所有的文字,而且不止一遍。
  孙犁先生就曾讲到:作为文章行世,自己也应该慎重,不应该太随便。要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也要知道不应该说些什么。先生还切身提到:不管文章长短,题材如何,大都是我亲身经历,亲眼所见,思想所及,情感所系,不做欺人之谈,也不装腔作势。我牢记着先生的话,30年坚持着业余写作的爱好,坚守着应有的文学精神与价值,坚守着真诚朴实、寂寞快乐共福受的精神家园。
  说到家,写作一事主要也还是一个爱好,它是个慢活,不用贪图一日之功。提高语言驾驭能力,我认为还得是靠阅读,必须加大阅读量。提高“识见”水平,还得靠边行边悟,正如俗话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