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8年04月16日   
特殊的生日礼物
  上周,年近80岁的姥姥拿着她那部老年机,让我教她使用微信。“您都多大岁数了,能看清手机屏幕上的字吗?再说您这部手机也不支持那个功能啊!”我开始是拒绝的。
  姥姥年纪大了,眼也花了,平时对新鲜事物并不太感兴趣,可这次她却执意要学。我问她为啥要学,她笑而不语,显得很是神秘。于是,我给了她一部我去年替换下来的旧手机,教她使用微信。姥姥学起来很费劲,打字看不清手机键盘,我就帮她调成手写模式。即便这样,她也总是写完了发送不出去。姥姥像小孩子学认字一样,特别认真,我一遍遍地教,她一遍遍地学。终于,打字这项功能得心应手了,我刚舒了一口气,她却又要“加课”学转账、发红包。这下,我真有点耐不住性子了,可看姥姥这认学的劲头,我还是硬着头皮教她。
  前几天,我又去姥姥家,问她怎么学会了微信没和大家一起聊聊天,她却说看不清、废眼、没精力。这话听起来让我觉得诧异:“那您费劲学它干吗?”姥姥说:“过几天就用上了。”
  昨天,妈妈生日。姥姥照旧煮好面条,即便她知道妈妈太忙根本不会过去吃。可今年的生日和以往不同,妈妈收到了姥姥在微信上发来的1000元红包和生日蛋糕的图片,上面标注着:“爸爸、妈妈祝你生日快乐!”我不知道妈妈收到这特殊的生日礼物时,内心是多么复杂,打电话告诉我时,几度哽咽。
  我生了孩子后,年逾半百的妈妈也“升格”当了姥姥。我的姥姥总说:“无论儿女们多大岁数了,有我在,你们就都是孩子。”确实,有人疼着真好。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