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8年07月10日   
李洪勉:以书为命
  幽默直爽,这是李洪勉给人的第一印象。读了一辈子书,却没有书生气,倒像邻家的大叔,风趣地讲述着自己与书的过命之交。这位身在泊头一隅的读书人,却是现在很多网络文学平台上执笔的大红人。书缘:自幼命里有书
  在他满周岁抓生时,好吃好玩的都不要,偏偏抓了一本书。按照老人们的说法,李洪勉这一辈子就是要以书为命了。
  那个年代,小孩子们看的也就是小人书了。不过,农村里不多,在学校里都是同学之间互相交换着看。他家里没有小人书,没法交换,只能借着看,为此不惜低声下气,甚至花钱租。
  记得有一次,借过堂叔的一本《海上一家人》,而堂叔是向一位族叔借的,转借给了小洪勉,结果被他弄丢了。族叔逼着堂叔赔,堂叔又来逼他赔。他也不敢对家长说实话,就撒谎说学校让买课本,向父母要了一角五分钱。
  将书钱赔了以后,又觉得回家无法交代,正赶上村里来了个吹糖人的,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他也凑上去看。果然激发了灵感,回到家说把钱让人家吹了个糖王八。“父亲问糖王八在哪里?我说我给吃了。那次幸好没挨打,只是挨了几句斥责。事后我也不明白当时为什么要拐着弯撒这个谎,直接说实话不就得了?”李洪勉说,几十年后,与母亲重提此事,还把一家人笑得不行。
  因为实在没有书读,他就硬着头皮看祖父留下来的那些线装书。1973年,在生产队干活,人家下地干活背着个筐,休息的工夫砍点草什么的。他也背着筐,但里面没有草,只有一本书。
  1976年在交河县城附近修泊富公路,趁着给工地进城买东西的机会,他去了新华书店。买了几本鲁迅的书,干了一天强体力活,别人早早地睡了,只有他还就着马灯看书,老是被人笑话。记得有一天晚上喝酒,他喝醉了,与人打赌喝酒,居然高喊:“咱赌鲁迅的书。”意思是谁不喝这杯酒,谁就给我买一本鲁迅的书。这自然又成了他的一个笑料,被人起哄了几十年。书瘾:唯有读书最要紧都说上层建筑以经济为基础,在买书的问题上,李洪勉切切实实地体会到了。
  1978年,李洪勉第一次参加县文化馆举办的创作学习班,对于他来说,这是人生一个关键的节点,仿佛是一只青蛙从井里爬出来,见到了一方更广阔的天地。视野开阔了,见识长了,就不再盲目地买书,而是有目的有选择地买,算是上了一个层次。
  随即,他在县城有了一份工作,虽然是被人看不起的临时工,但毕竟脱离了体力劳动,而且有了自己的收入,不但买书自由度大了,看书的时间也充裕多了。1981年,沧州《无名文学》创刊,他与闻章、何亚京、史学平等人被召到麾下。当时,刚刚思想解放,国门打开,不仅过去的优秀文学作品纷纷解禁,大量的外国文学作品也涌进来,简直有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几个人顶多隔一天就会去一趟沧州小南门的新华书店买书,经典的著作就每人买一本,差一点的就分头买,大家轮换着读。
  后来,他被调到泊头教育局写材料。工作稳定了,收入更高了,买书也更疯狂了,家里简直是书满为患了。
  俗话说:“人到五十五,好似出山虎”,可是还不到五十五,李洪勉就在家赋闲了。此时,有公司向他伸出了橄榄枝,还有好心的朋友推荐职位。然而都被他一一谢绝——理由就是得看书。
  那几年,只要能找得到的书,他都读了,甚至把金庸一套24册的武侠都读了一遍,简直读得天昏地暗,有一种读到吐的感觉。书屋:家中溢满书香
  书是他的命,然而家里已经书满为患。面临着拆迁,他立时就蒙了:除了眼下这处住宅,他房无一间,地无一垄,往哪里搬?即便可以租房、借房,这一屋子书怎么办?不用说别的,这些书就是装箱子,得装多少箱?他的豪情顿消,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傻了。
  得亏老伴借用了外甥女长期闲置的住宅,然后就考虑书的处置问题。卖的卖,送的送。
  得知他要处理部分书籍的消息,很多熟人或陌生人通过短信、微信、电话等方式,表达了接收这部分书籍的意愿,甚至有人直接来家索书。
  “说实话,挑选这些书的时候,我心里是五味杂陈。”送人的书挑选出来了,可是,送给谁呢?原则就是:书送有缘人。可是每次把送人的书送走,他都会独坐在书房里,心里空落落的。
  幸好因为喜欢读书,爱好文学,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各级各类报刊杂志发表了不少小说、诗歌、散文、评论等作品,出版过两本作品集;有作品曾获得各种奖项,或者被选入各种集子。多年来,还参与编辑或创办过一些报刊,主编过一些大型资料,并于1995年成为河北省作协会员。近年来开始网络文学创作,被多家网站聘为特邀作家,曾荣获“最具实力作家”称号,有些作品被纸媒刊用。自2011年以来,开始“一日一博”,即每日一篇博文,雷打不动,连年不辍,迄今已经坚持7年之多,在社会上产生了一些影响。
  一双儿女,受他的影响,也是从小喜欢读书,上学期间就开始写一些作品。现在,儿子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游戏工程师;女儿多年从事编辑工作,现在是一家大公司的运营经理,业余也写东西,曾经在网站写过专栏。
  2016年,李洪勉家被河北省全民阅读活动组委会命名为河北省“书香家庭”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