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8年07月11日   
路,宽了、直了、美了……
  站在新华路的制高点,79岁的杨德臣向西遥望,通衢宽阔,车水马龙,不见尽头。在紧邻新华路的小南门生活了近80年的他,感慨万千:“沧州交通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现代、繁华?”那时只有一条柏油路
  小南门,占据了杨德臣关于儿时的大部分记忆。后井路、东风路、马场街、钱铺街等街巷,是他和家人出行最多的路段。“每条街上,商铺林立,吆喝声不绝于耳。”杨德臣就是穿过这样的街巷,上学,玩耍,工作,走亲访友。他依稀记得,当时小南门外仅有的几条路,都是土路,长度不足1000米,仅能通行马车。
  “一条街,一座楼,一个警察管两头。”一条街说的就是新华路。1958年,从新华桥到火车站开始铺设沥青,市区第一条柏油路诞生,长2100米,宽7米。从火车站到新华桥,不长也不宽,但在杨德臣眼中,已够气派。
  这一年,杨德臣进入烟酒公司上班,成为一名售货员。因烟酒公司就在家门口,他的出行依然以步行为主。离家不远的新华路,因坐火车或走亲戚,偶尔走过。
  上世纪70年代,靠着在商店工作的便利,杨德臣有幸得到了一张自行车票,他拿出全部积蓄买了一辆“大铁驴”,这令周围很多人羡慕。
  在杨德臣的记忆中,跨运河的几座桥都经历了数次翻修,每翻修一次,相应的道路就变得比之前通畅。当年翻修解放桥时,他和同事都出了力,填土,挖泥,抬石头,累得腰酸腿疼。当看到新的大桥建成,坡度减小,宽度增加,他们发自内心地笑了。四环之内就是沧州城
  时光匆匆,改革开放的征程开启,杨德臣也进入了不惑之年。让他想不到的是,沧州城竟然跨过运河向西建设了。新华路向西延伸,解放路东西打通,浮阳大道(原西环路)建成通行,朝阳大街有了雏形……昔日的村庄成了城市的一部分,沧州城变大了!
  柏油路从一条拓展到多条,路上的车辆逐年增多。当年浮阳大道建成,满路栽种了海棠。儿子进入联通公司工作,每天从这条路上回家,都感叹路上的花异常漂亮。
  上世纪末,“四环路”是老沧州人口中的常用词。南环(现黄河路)、北环(现永济路)、西环(现浮阳大道)、东环(现千童大道),四条路合拢范围内,基本就是整个沧州城,出了四环,就是郊区或农村。
  作为城市中心路的新华路,几十年间也经历多次翻修、拓宽和延长,杨德臣都看在眼里。每一次翻修,他都会跑到儿时最喜欢的玩耍之地—鼓楼去看看。“鼓楼上的大钟有好几千斤,小时候上学天天跑上去敲钟。”直到今天,说起那口大钟,杨德臣还两眼放光。
  21世纪初,新华路进行了最大规模的一次翻修,杨德臣看到鼓楼拆了,大钟被安放到了别处,新华桥至火车站段,从弯曲变得顺直。他有些沮丧,但心里充满期待。从东西横贯到四通八达
  周末,杨德臣一早来到新华路公交158路站牌前,准备前往博物馆游玩。
  158路倒16路,一路向西。从新华路到解放路,再到御河路、迎宾大道、上海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通衢大道,双向8车道的开阔视野,两旁翠绿葱茏的绿化,令杨德臣目不暇接。来到西部城区,北京路、上海路、重庆路、吉林大道、贵州大道……看着一条条四通八达的道路,杨德臣有一种到了大城市的感觉。“这些路修得真漂亮,走了那么多次也叫不上名儿来。”
  21世纪第一个十年,杨德臣亲眼目睹:沧州城市建设步伐不断加大,先是永安大道、开元大道建成通车,随之,迎宾大道、千童大道、长芦大道、百川路、海丰大道等道路改造升级。原来的外环路被包在了城市之内,不再是城市的边缘。
  2011年,沧州高铁西站建成运营,从市区通往车站的必经之路—北京路,随之建成通行。一条从东至西,囊括两个名字(解放路、北京路)的路,也成为沧州交通主轴线。不仅如此,近两年,城市东西向交通还打破了瓶颈,建设黄河路高架桥,打通建设九河路……彼时,杨德臣不再满足于在自己生活的区域活动,他会经常到高铁站、狮城公园、图书馆、博物馆游玩。
  这几年,杨德臣还亲眼见证了老城区小街小巷的改头换面。去老家旧户的亲戚家串门,过去狭窄的土路巷子,如今都是干净的水泥路,墙上粉刷一新,雨天再也不用一脚泥泞。
  东西横贯看沧州,条条大路通罗马。城市交通的飞速发展,已超出了杨德臣的想象。“这是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标记!”杨德臣竖起了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