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8年08月10日   
做回幸福的蜗牛
  张先生是我在新西兰临时请的司机兼导游,他给我讲了一个关于蜗牛的故事。
  新西兰一家能源公司,在新西兰南岛采煤时,一位矿工意外发现了一种非常稀有的蜗牛,约有250只左右,他立即把这一情况报告了公司。公司为此事召开紧急会议,并最终决定停止在那一区域作业,选择向另一方向掘进。这一举动,使工期耽误了近20个月,公司的成本支出也增长了近900万美元。这家公司的总经理这样解释:“我们只是损失了一点钱,但如果继续开采的话,蜗牛就失去了家园。”最后,他又补充道:“再说,它们原本就生活在那里,我们无权改变它。”
  “因为这个故事,我来到了这里。”张先生说。听到这个故事后,他突然思考起自己“原本”该生活在哪里,该怎样才是自己的生活。于是,他辞去了德国的工作,毅然来到新西兰——这个有着纯净阳光的国家。他选择了做旅游车司机,为的是每天都能开着车,在心爱的大自然中放飞。
  他的女朋友非常不理解他,为什么苦苦攻读了博士学位,却放弃优厚收入的工作,去做司机。他说,正是因为我攻读过博士,才让我更能看到这250只蜗牛的幸福。才让我开始思考自己“原本生活”的目的。我到这里做这份工作,是因为我羡慕那250只蜗牛。
  从此,他可以在开车途中,任意停到路边任何一个自来水龙头前,放心饮用从里边喷流出来的水。他可以不必着正装,穿名牌,而和农场的工人一起,夏天光脚背心裤衩,冬天绒衣绒裤工靴。他可以不用再系着那又宽又硬的腰带,并且也不用狠劲地勒腰,仿佛能把腰勒细似的天天这么固执。而是松紧带的腰带,解放了肚子,调匀了气息。他可以因为有些地方信号差的理由,而不必天天抱着手机不放。也可以因为商店只开到晚6点,饭店只开到晚9点的缘故,让夜生活变得有规律起来。这样可以有充裕的时间,看看书,充充电,学一些非常喜欢但一直腾不出空来学的技能。
  “我终于做了回幸福的蜗牛!”张先生说。前几年,新西兰又发现了一处价值超高的油气资源(要知道,新西兰的地下矿产和石油天然气资源非常丰富,甚至不会比中东一些国家差)。但是,政府刚有开采意向时,民众就抗议反对。当然,政府尊重了民意。宁可固守农业,也不过度开发资源,也不发展污染环境的工业。这里的民众,果然如那250只蜗牛一样受到了尊重,他们又过起了快乐的日子。
  生活并不是非此即彼,不开发资源,不破坏环境,不发展工业,并没有让新西兰人的生活变得贫困。反而,新西兰因为重点发展农业,保护环境,在农产品出口和发展旅游、教育等事业上有了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相比差异化的发展,成为这些方面世界出口最大或最出色的国家之一。成为人均G D P排名在世界前列的高度发达的国家。这里的民众,要以实际行动告诉世人,不破坏生存环境,过慢生活,一样有高质量的物质和精神生活。
  看起来十分散淡的新西兰人,其实收入都非常高。可是在他们身上看不到奢侈品,嗅不到铜臭气。他们有着一个非常一致的信念,就是要让他们的家园成为世界上最后一块净土,最蓝的一方天空。
  张先生说,他女朋友也终于明白,心灵深处对于“富足”和“成就”的感觉,并不是那些世俗给强加上的定义,而是来自每个人最“原本”、最初心的呼唤,是能够给别人和自己带来快乐的满足感。
  “我带你去爱歌顿农场,你要去喂一喂这里的羊驼!”到了农场,我遇到了一个从法国来的小伙子,他热情地和我一起走到广袤无垠的草地。一群羊驼围了上来,毫不客气地吃着我手心里的食物。吃完后,还走到我的身边,使劲在我身上蹭着它的羊毛。“它们是向你撒娇呢!”法国小伙子笑着说。
  羊驼蹭得我心里痒酥酥地快乐,我索性一把搂过那只雪白的羊驼,仰头望着从山边飘过来的一块乌云。那乌云,也如彩云般晶莹透亮。阳光从它的后面照射出来,顿时如万花筒般,化作无数条色彩绚丽的射线。天空那么高,那么蓝。彩云那么低,那么美。这一刻,人与自然,我与本我,仿佛融为了一体。此刻,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蓬莱山,在何处?吾欲乘此清风而居之!
  “晚上我请你和老张喝酒!”我对法国小伙子说。“好啊!”年轻的法国人笑着伸过手来,我俩的手掌重重地击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