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8年08月10日   
爱初秋
  一早一晚,空气变得清透爽肤,有如薄荷的味道。
  八岁的孩子,应老师的要求要收集一片特别的树叶来做标本。天近黄昏的时候才想起这事,只好带她就近到楼下小区搜寻。找来找去,孩子有些失望,感觉片片树叶都平淡无趣。后来在琴姨的建议下,才勉强选择了一片绿意还未全部褪尽的黄叶。这个有趣吧:一部分是夏天,一部分是秋天!
  有句话说:天下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其实看似同样的叶子,实际都是独一无二的,只是需要你用独特的眼光和心思去读她,孩子拿着这片叶子欣然回家,并画了一幅画配上叶子:一叶知秋!
  孩子读: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要穿棉。然而,秋之初,与夏为邻,最开始,夏硬是迟迟不肯离去。秋也就羞涩含蓄了些。所谓的秋老虎,也是夏天拖下的一条长长的倔强的尾巴罢了。不过,不管夏多么不情愿,多么倔强地使小性子,还是抵不过自然的轮回,秋天还是以大大方方的姿态阔步而来了。
  盖了轻薄的被子,小夜灯的光影浮在轻动的窗帘上。风吹树叶发出的轻微簌簌声,叫人听出丝丝隐忍,似不忍惊扰谁的睡梦,动作始终没敢大起来,后来忍不住还是有了雨声,亦是微小的动静。
  世间万物,初入世界都是这般温婉羞怯的吗?比如秋以外的其余三季初始——初冬,初春,初夏,都少有一入世便锋芒毕露;又比如人性——人之初,性本善。当然,这也不是说人性后来均不善了,然而在后天环境的各种锤炼下,多少都比原本要刚烈许多。
  事态变换之初,都美好于其他阶段,这的确是万物发展的固有规律吧!我认为。比如爱情,大家都认为是初生爱恋的朦胧阶段最唯美吧。是的,爱情刚刚在各自的心田里萌芽时,美妙得醉心醉肺,当表白后进入正题时就次之了,再深入交往要趋于平淡时,美好的面纱大开,各种不美也都随时像空气里的尘埃被掀起,它不美,却要残酷地真实呈现。人们常言:愿你仍是初识的你!人们还说:不忘初衷,方得始终,说只有守得住初心,才能等得到转角的光明。于是,向善向美的人们公认,初,有她独到的美感,区别并超越后来的。
  清晨,走在雨后的广场,一阵桂花香浸润了初秋的芳华,浓烈地扑鼻而来。这态势,那些花儿显然是盛大开放了,毫无保留地在肆意张扬她的香馨。果然,放眼望去,一树树枝繁叶茂的桂花树争相缀满微黄细碎的花儿。让人不禁要贪婪地绷足了劲儿做深呼吸,但无论怎样,总也觉得没个够。那样的浓烈壮观,是有多纵情!再迟钝的嗅觉也要被她醉晕了吧。离开时,我突生遗憾:是怎样不经意就错过了她初开时淡淡的清香呢?那定然是一种清淡又令人依恋沉迷的朦胧感。
  想起小龙妈妈前两天发的说说:熊孩子把一双新买的运动鞋穿了一整天,要洗澡了还不脱。跟她调侃一番后才清楚:穿了一个夏天的凉鞋,再换上运动鞋估计感觉不一样。好吧,其实我们大人也跟孩子一样,早就腻了漫长的夏天,短裤背心凉鞋,滚蛋吧,酷热君!初秋稍有凉意,我们就迫不及待要换装了。换的无论是新买的,还是往年的,都觉得美美的。
  因为一直嫌弃自己的过分骨感,很自然就成了小领控。我受够了夏季不得不裸露在外的脖子!这下好了,我可以往脖子上随便套点什么东西来作点缀了。于是,刚一入秋,各色单薄的细长围巾都入我的法眼来,还忍不住要淘来些送人。呵呵,就爱初秋!脖子上那一圈在别人看来可有可无的风景,就是我的最爱。
  有什么比不冷不热的状态更佳呢?初秋就是这样体贴的。昨晚睡前发信息问候了一个感冒的朋友,而后独自睡去,温得一梦。梦到去北京探望正在住院的芬同学,梦里相依抚慰她的病体,情景清晰真切。醒来才明白是因为睡前看了她的微信:一条:猛地头疼。后面又一条:Ia m f i n e。后面一条让人心生疑问:这是在安慰大家还是安慰她自己呢?其实,她到底好点没?就这样带着疑问入睡了。如此这般:原来还可以去梦里问候!
  人与人之间,不冷不热的关系是不是也是最佳呢?不去打扰对方,不给对方负担感,淡淡如水就好,古人说,这叫君子之交淡于水。
  初秋,乍凉而又不寒,恰到好处,正是一种淡然温和的美境,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