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8年09月14日   
精干女律师 有一颗柔软的心
  律师界有个现象:从事律师的女性很多,但干出一定成绩、成为资深律师的女性却不多,能成为合伙人的就更是凤毛麟角。
  刘冬梅就是这凤毛麟角的女律师合伙人之一。
  法庭上,她是端庄大气的资深律师,针对不同案件,运用法律条文,常能于波澜不惊处,提出独特的法律见解,用事实真相,维护法律的公正。法庭下,她文雅知性,酷爱学习。用理性思维分析案件,用感性思维解决问题。能调解的,她决不带进法庭,为代理人做了很多工作之外的事情。
  很多慷慨陈词、意气贲张的律师,常常被她不急不躁、有理有据的辩护所折服。这个看起来娇小甜美的女律师,身上蕴含着强大的能量。拿画笔的手捧起法律书
  与很多律师不同,刘冬梅的初始专业,不是法律,而是美术。
  1995年,从河北工艺美术学校毕业的刘冬梅,走上了社会。她当过售货员、跑过广告、做过广告设计和制作,工作常换。
  美术梦不得不在现实面前低头。她听从朋友建议,报名参加法律专业自学考试。白天打工,晚上学习,终于拿下了法律专业大专学历。下一步,她把目标定为:拿下律师资格!
  律师考试非常严格。冬梅不是科班出身,当年也没有类似的补习班,一切全凭自学。她买来12本“律考”书籍,又订阅了当年的《法制日报》,沉浸到紧张的备考中。
  她白天在一家公司做广告设计和制作,案头放着“律考”书,一有空闲,就翻阅复习。不少人给她泼凉水。她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每晚,她都学到半夜12时。早晨,5时准时起床,做200道选择题……
  苦心人,天不负。1999年,她考取了律师资格!小律师连胜两场官司真正干上了律师,才知道这一行有多难。
  没人传帮带,全凭自己多听、多看、找活儿干。跟着老律师去开庭,在一次次磨炼中不断学习。回来后,自己模拟法庭,当完控方律师,再当辩方律师,在一次次自我交锋中,发现问题、不断成长……
  这期间,因为没有独立代理案件,她几乎没有收入。儿子刚刚2岁,家庭更需要她照顾。可她从来没有放弃!既然选择了,不管前方怎样,她都决定坦然接受!
  正式执业独立代理的第一个案子,是彩票案。
  A小伙子在我市某地买彩票,刮出2万元的大奖。谁知主管部门不承认,要求重新抓奖。A小伙子一怒之下,告上了法庭。
  这个部门雇请了大律师和A小伙子打官司。A小伙子找她做代理律师。面对在业界比她名气大、威望高的律师前辈,她不惧不畏,淡定自若地摆事实、讲依据。最终,这个案子庭外和解,A小伙子得到了应有的赔偿。
  不久,她又代理了一个盗抢车辆被“洗白”的案子:B小伙子在4S店买了辆新车,牌照都上了,却被公安机关告知,这是盗抢车辆,依法没收。B小伙子将车管所告上了法庭。
  作为B小伙子的律师,法庭上与她交锋的,又是机关部门聘请的大律师。她按照一贯的风格,重事实、重证据,打赢了这场官司。
  这两个案子律师费都不高,但初出茅庐开门红,让她一下子坚定了信心。她说:“事实就是事实,什么也掩盖不了真相。尽管面对强大的对手,我也没感到什么心理压力。”不让公平正义迟到
  他到底伤没伤人?能不能拿到更充分的证据?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刚刚执业不久,面对一起“重伤害”案,刘冬梅感到了压力。一审,被告被判8年有期徒刑。但是,案件中还有诸多疑点。她受被告委托,提起上诉。中院发还重审,她决定,做无罪辩护。
  这是一起由两个家庭间的群殴事件引发的重伤害案。寒冬腊月,没有月亮和星星的晚上,不知谁拿的刀,凶器一直没有找到,被告始终没有认罪……
  疑点重重,但还不足以让法院认定被告无罪。刘冬梅决定,重返现场,重新调查取证,还原事实真相!
  结合气候、村貌、村情,还原案发经过,进一步调查取证、抽丝剥茧、顺藤摸瓜,寻找双方当事人寻踪觅源,一点点接近真相。尽管事情过去一年多了,刘冬梅还是从村民们的言谈话语和蛛丝马迹中找到了新的线索。“我相信,真相终归会挖出来的。”她说。
  重审后,法院改判被告无罪,当庭释放。
  当小伙子流着泪在她面前下跪时,刘冬梅眼圈红了。她知道,对一个无辜的人来说,这意味着什么。作为一名律师,身系社会的公平正义,也身系被代理人的荣誉名节、身家性命。良知比能力能让人走得更远
  面对案件,冬梅有两种思维——用理性思维分析案件,用感性思维解决问题。代理离婚案时,这两种思维体现得更充分。
  离婚案如果处理不好,会引发巨大的悲剧。这方面,她见过太多。
  曾有一对小夫妻,一言不合,草草离婚,七八岁的女孩儿归女方抚养。之后女方再婚,11个月后,继父打死继女,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剧。
  还有一对夫妻,为了争孩子抚养权,女方带孩子藏匿起来,不见男方。男方一怒之下,杀了女方弟媳和刚刚2岁的弟媳之女。
  ……
  所以每当刘冬梅律师代理涉及婚姻家庭的案件时,她宁可不要、少要律师费,也要先劝解、调和家庭矛盾。实在调解无望,也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引导双方依托法律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避免以后出现更大的矛盾。
  或许在大众的眼里,存在着截然不同的两种处理案件的方式。一种是化解纠纷、平息矛盾,引导双方心平气和地解决问题,也能使双方少受损失,尽量和谐双方的关系;第二种是一味地为委托人争权益,不去调解矛盾、反而让矛盾不断升级,一个案子,可能要旷日持久地打下去。
  无疑,刘冬梅是第一种。
  “我从来不会为了办案子而办案子,而是本着解决问题去的。”这是她的信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