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8年09月14日   
花鸟市场
  清澈幽深而又缓缓流淌的漳河水,倒映着河堤上抛光流碧清澈多姿的垂柳树,树后的河堤外,有一个热闹非凡的花鸟市场。
  这个花鸟市场南北有三百多米长,东西有四十多米宽。南半截是五彩缤纷、万紫千红、艳丽夺目的花市,北半截是无数个鸟笼高悬,鸟鸣不断的鸟市。鸟笼下,也摆了些很整齐的一溜溜各色花卉。
  清晨,朝阳初射的金辉,使得这个花鸟市场呈现一幅繁茂兴腾、五颜十彩的诱人奇景。
  我首先踏进花市,只见灿艳四射的各种鲜花,喷香吐翠。那红如火的杜鹃花在与那猩红的大牡丹争芳斗艳,艳媚迷人的玫瑰在与如绣似锦的海棠比美。
  我正观赏这千姿百态的花卉,卖花的姑娘黄翠兰匆匆来到我面前。一见她,眼前顿时一亮,她打扮得真像一朵鲜花,身穿红袄绿裤,恰与各种花朵相映,乌黑短发上插一朵红粉色无名小花,红扑扑的圆脸庞,像一朵刚刚绽放的向阳花。
  我们是老熟人,她见我如痴如醉地在观赏各种花,便笑嘻嘻地说:“老李,你看,改革开放以来,这个花鸟市场越来越红火,由原来的几个小摊儿,现在变成四五十个大摊儿啦!由十几个鸟笼子的鸟市,变成四五十个啦!这个市场给家乡带来发展、兴腾和繁荣!”没等我答话,她接着说:“你家里也养了不少花吧?”
  我笑了笑说:“差得远啦,只有你家的千分之一吧!”
  黄翠兰是个爱说爱笑的姑娘,她神秘地说:“老李,抽时间到俺家花圃看看,由原来一亩多,现扩大到四亩多啦,一进初夏,景色如画呀,远望,是花的世界。近瞧,就会把你融进花丛。”她说着说着便银铃般地咯咯笑起来。
  黄翠兰一边介绍她家的花圃,一边指点眼前的奇花异彩。走着走着,忽然,一阵浓香扑来,低头一瞧,几朵怒放的月季花正在喷散着香气。
  我正观赏着各种可爱的花朵。黄翠兰捧着一棵君子兰跑到我跟前说:“老李,我送你这棵雅而不俗,艳而不媚的君子兰吧!”
  我还没答话,她就把花塞到我手上。我忙说了声:“谢佚名作谢!”
  将要走到花市尽头时,忽然,传来一阵清脆悦耳的鸟叫声,我情不由己的从花市走进鸟市。
  宽大平坦的市场两侧,皆是嫩绿葱茏翠雅的垂柳树。伸着的枝条上,挂着五六十个大小鸟笼子,这些鸟笼子都闪着光彩,有的蒙着蓝布罩,有的敞开一半,有的没有罩,笼中形色各异的鸟,在笼子里争先恐后的啼叫。那啼叫声,一会儿嘈杂无序,一会儿此起彼落,一会儿又相互对叫。使人感到像进了鸟的世界。
  娇小玲珑的小黄鸟,体态轻盈,声细音尖。羽毛灰灿灿的百灵鸟,啼叫洪亮,欢快,声压群音。
  稍停了几秒钟,忽听几个枣红的笼子中的白鸟、翠鸟、鹦鹉、八哥、画眉等,都隽逸从容地啼叫起来。尤其是夜莺鸟,叫声独特婉转、圆润、甜蜜而有节奏。
  这时,忽从观赏人群旁的垂柳树后边,传出一阵百灵鸟地叫声,叫声高昂悦耳,激人心弦。诱得各鸟笼的鸟都争先恐后地叫起来,在鸟市观赏的人群,顿时,都聚拢过来扭头仰脖静听。
  突然,从垂柳树后边走出一个七十多岁、须发皆白、精神抖擞的老头儿,他边往前走,边学着百灵鸟叫,围观的人群一阵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啊!我认出他来了,这位老人,正是京津冀一带出了名的杂技团表演口技的演员王百灵。
  四十年前,我曾在沧州看杂技演出时,见过他多次,如今他显然年纪大了,但口技不减当年。在这里见到他,感到格外亲切。
  我正沉浸在回忆中,忽然,老艺人让群众簇拥着迎面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