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8年12月05日   
武术名师马礼堂轶事
  “此时人已去,音容留屏中”,一代武术气功名师马礼堂(1903-1989),虽然离开我们多年,但是他传授气功的录像片在中央电视台上仍时有播放,为观众再现了他从文、从武、从医的一些镜头。
  马礼堂原名马步周,河间市马户生村人。生前兼任中国文化书院导师、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名誉理事、北京大学气功武术协会名誉会长等多个职务。
  少年侠义胆
  马礼堂七岁丧父,孤儿寡母日子过得挺艰难。
  聪明伶俐的马礼堂,十二三岁便开始为母亲分担家务。一年春节将近,家中没钱准备年货,礼堂看见母亲一脸愁容,心里一阵酸楚,却笑着对母亲说:“娘,我赶集卖柴火去吧!”冀中大平原上,白雪皑皑,眩人眼目。马礼堂肩挑柴担,脚下响着“咯吱咯吱”的踏雪声。
  一担柴很快就卖掉了,他抄起扁担,向炮竹市挤去。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撕肝裂肺的叫声,他钻过围观的人群近前一看,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正对一个卖菜的老人大打出手。老人嘴角流血,死命地伸手去护着那筐白菜。小礼堂把扁担一扔,一个鱼跃拖住那恶汉的左腿。
  恶汉回头一看,是个十多岁的孩子正抱着自己的腿,霎时恼羞成怒,一个弹腿把小礼堂甩出三步远,举起拳头就向礼堂打来。礼堂就地一滚,躲过拳头,对恶汉高声骂道:“你欺老辱小,白披人皮一张。”众人见礼堂小小年纪竟如此侠义,把恶汉连推带搡地拖走。礼堂拍打一下身上的泥土,凑到老人的面前,抚摸着老人的胳膊说:“大爷,你这胳膊没事吧?”接着替老人擦去嘴角上的血迹。抬头一看,他却禁不住“啊”了一声,被老人暗拉长他的襟制止了。北平广承师
  原来卖菜老人姓李,名占奎,是武林高手,绰号“单刀李”“李铁疙瘩”,为人正直,鄙视武林中的互相残杀,早已隐退江湖,以种菜为生。今天遇上恶徒,仍不露声色。老人为遇上有侠义之胆的礼堂而庆幸,礼堂敬佩老人的德行,遂拜他为师。礼堂天资聪慧,几年便把刀术绝技学到了手。后来又从师威震武林的闪电手张占魁学艺。
  马礼堂白日从文教书,晚间练身习武,冬去春来,一转眼就是十年光景。26岁的马礼堂身怀武技,满腹文章,面对国民党丧权辱国的行径大发檄词,从而触怒当局,以诋毁罪加以追捕,无奈马礼堂只身逃至北平。
  听说天桥艺人荟萃,马礼堂便去寻师。但见竞技场人头攒动,呼号声此起彼伏,礼堂凭着自身功底,三搡两晃挤进内圈。一瘦子和壮汉正在较量。壮汉取胜心切,脚拳带着风声上中下三路朝瘦子攻来。瘦子双脚轻点地,两手在空中画花一般不躲不闪,待壮汉拳腿贴身,来了个扫裆脚,咕咚一声,把壮汉竟闹了个前趴。
  瘦子屈臂把壮汉扶起,壮汉却屈膝叩拜欲认师。身边一戴礼帽地轻声问一位正在暗笑的中年男子:“采臣兄,你是习武人,这壮汉为啥会败在弱汉之手?”“嘿,这就叫以柔克刚,以……”礼堂未等他说完,冒昧地问道:“请问先生可是刘采臣?”“你是?”马礼堂从对方的眼神中已确认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人,慌忙从衣兜中掏出张占魁的亲笔举荐信。那人接过信展开匆匆阅览,欢喜若狂地说:“哎呀,真是巧遇,巧遇!快回馆叙话。”说着拉起礼堂就走。
  凭着一封举荐信,礼堂拜太极拳师刘采臣为师,在京都有了立足之地。之后,结交的都是武林高手。凭着一颗赤诚之心,几年间又拜形意拳师刘伟祥、东方大侠杜心武和号称刀枪棍河北三绝的杨福山、刘艳山、刘仑山为师。门派虽广、但取其精,套路虽难、只留其魂。礼堂学武取吃饭之法,通过自我消化,得武林之奥秘,很快在武林界名声大震。抗日屈入监
  1937年,卢沟桥的炮声震动了整个京城,幽静的院落也失去了往日的静谧,华北沦陷使马礼堂如坐针毡。
  礼堂拜别恩师,踏上了齐鲁之地,来到济南,化名志然。首先与山东武术馆的田振峰接上了头,接着在山东省三中以教课为名进行抗日活动,办起《求实》《侠魂》月刊,并组织成立“健身实验学社”和“技击实验学社”,以练武强身为名,结交抗日仁人志士。一时间搅动了整个济南城。
  礼堂终于被指诋毁当局而被诱捕,证据则是在《侠魂》杂志刊发的《浪淘沙》一词,词云:“怒视吾中原,风潮降天,战争循环永不安,要问国人曾知否,箕豆相残。”
  礼堂被捕后,《求实》《侠魂》两刊也相继被查封。这事儿传到韩复榘耳中,正巧他身有不适,投医无效,遂下令让礼堂前来诊治,经发气功治疗痊愈,礼堂保释。
  马礼堂犹如鸟归蓝天,鱼跃大海。之后又有人引荐他协助董必武筹备“战斗书店”,后由董老介绍拜见叶剑英,被派往豫北做战地服务工作,马礼堂任志愿团员训练班主任。“马八针”武医结合
  马礼堂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功劳卓著,武医两样皆纯熟。徐特立老人曾填《浪淘沙》相赠:“昔年文武,曾小齐鲁,踏遍关山难伏虎,哀怨于莫吐。新华重起河间,旨哉扁鹊心传,手底线针豆火,口碑响彻云天。”
  徐老对马礼堂的评奖中肯而不过奖。新中国成立后,马礼堂在习文练武的同时,把武、医有机结合起来,被人誉为“马八针”,他治愈的疑难病症不胜枚举。有彭德怀、朱学范、傅作义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也有普通百姓。就是“文革”期间遣返故土河间时,仍悬联于室,精研医术为乡里,潜心于养气功以养身。
  他熔儒、释、道于一炉,进一步研究“养气功”,先后整理了十三套功法,犹以“六字诀”养气功法为上。六字诀是嘘、呵、呼、嘶、吹、嘻,读时因唇、齿、舌、喉的用力不同,以牵动不同的脏腑经络,调整气血呼吸,用腹式呼吸逼出脏腑中的浊气,吸入天地之清气,新陈代谢,收养功之效。
  他的养气功传播到日本、美国、加拿大、印度、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有的国家还专门成立了“马礼堂养气功研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