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8年12月06日   
从十几元到二十几元标准各异,有的可退有的不行
手机交通一卡通“开卡费”去哪儿了
  新华社北京12月5日电近来,用手机刷卡乘坐公交、地铁的人越来越多。但北京市民黄先生对其间产生的一笔收费感到困惑:他通过华为手机开通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时,被要求缴纳16元的“开卡服务费”,且被告知这笔费用收取后不予退还。
  “为什么有实物的实体一卡通缴纳押金可以退还,无实物的虚拟卡反而要交不可退的服务费?”黄先生提出的疑问,网络上有不少共鸣。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很多消费者反映,在使用华为、小米、锤子等安卓系统手机办理多个城市的交通一卡通时,被收取多少不等的“开卡服务费”且不退还。这笔费用是否应该收取?进了谁的“口袋”?为何不能退?收费标准各异,有的可退有的不行
  据了解,虚拟交通一卡通是N F C即“近场通讯技术”在公共交通出行领域的一种应用,因方便携带和充值,近年来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备受市民青睐,用户数迅速增长。
  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有限公司的数据显示,仅北京一地,用户量累计达130余万户。按照一张卡缴纳16元估算,北京虚拟交通一卡通的“开卡服务费”已收取超过2000万元。
  在北京、上海等地的一卡通公司官网上,对“开卡服务费”的收费依据、标准并未作具体说明。
  除收费标准不同,“开卡服务费”能否退还,不同城市、不同手机品牌也存在较大差异:使用华为、小米、锤子等安卓系统手机办理北京、上海、广东等地的手机交通一卡通业务,都申明不予退还;使用苹果手机办理相关手机交通一卡通时,页面则明确标示收取的是“可退服务费”。而使用华为手机开通西安“长安通”时,使用须知中载明:“开卡服务费可以退还”。到底进了谁的口袋说法不一
  用户缴纳的这笔“开卡服务费”究竟去哪儿了?发卡公司、手机厂商、合作商三方说法相互矛盾。
  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有限公司市场公关部工作人员韩女士表示,“开卡费”牵涉多个方面,并非北京一卡通公司收取。至于资金去向,她建议记者咨询手机厂商。
  记者在华为手机钱包应用开办交通卡的“常见问题”一栏中看到,“开通虚拟交通卡是否收费取决于对应卡公司是否收取开卡费用。”小米、锤子等手机厂商在相关通告中也都一致称,费用由发卡公司收走,与己方无关。
  不过,记者在开通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的虚拟卡后,发现收款方既不是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也不是华为,而是北京黑狗科技有限公司。记者联系黑狗科技客服,客服人员表示,黑狗科技为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的合作方,该公司收取了“开卡服务费”。当记者提出需要发票时,对方却称,只能提供等额充值发票充当“开卡费”发票。黑狗科技给记者开具的发票显示,销售方为“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有限公司”,具体名目为“预付卡销售、交通卡充值”,金额为20元。
  目前,消费者、企业、专家等对于手机一卡通的“开卡服务费”存在许多不同理解和说法,主要聚焦在“收费标准为何不同?”“收取的费用去哪儿了?”“为什么苹果手机可退服务费、安卓系统手机难退服务费”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