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8年12月06日   
为明天播下公益的种子
  有时,某个想法突然地在脑里灵光一现,就足以改变很多人。令卜杉杉感到高兴的是,她的一个想法正影响着越来越多与女儿同龄的孩子们,甚至在千里之外。
  卜杉杉笑称“宝贝去哪儿”亲子团是个“非典型性公益团体”——虽不以公益为成立初衷,却能始终坚持在公益路上。
  12月2日,经过16天、3800多公里的长途跋涉,在“宝贝去哪儿”亲子团的2000多名孩子、家长的参与和号召下,第一批捐赠的过冬衣物和书本、文具,顺利抵达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南木林县的土布加乡小学。而与此同时,还有两批爱心物资正在路上。宝贝去哪儿
  去年11月初,作为一个5岁女孩的妈妈——35岁的卜杉杉,发起成立了“宝贝去哪儿”亲子团。这原本是一个意在组织本地2—10岁孩子搭伴玩耍的亲子群体,如今,却渐渐走上了公益之路。就连一直坚持公益事业的卜杉杉都觉得这是意外之喜,她笑称“宝贝去哪儿”亲子团是个“非典型性公益团体”——虽不以公益为成立初衷,却能始终坚持在公益路上。
  卜杉杉是沧州博爱人生爱心社的一员,7年来,始终坚持捐资助学。今年高考一结束,一个想法突然在她脑里灵光一现——联合博爱人生爱心社,面向贫困学子,搞一场亲子义卖活动,她觉得:“既能帮助有困难的学子完成学业,也能让孩子们在公益事业当中获得成长,一举两得。”
  活动第一天虽然赶上了大雨,但仍有200多个孩子在家长的陪伴下,拿出自己的玩具、书本进行义卖,并自愿将所得捐给贫困学子。“两天时间,一共收到1700多元善款,都是一元、两元的零钱。”卜杉杉给每一位捐出善款的孩子都颁发了证书,给参与公益事业的孩子们一份仪式感和荣誉感,“当他们意识到人生第一张证书是从事公益所得的时候,这份意义也许能影响他们一生。”
  由此,卜杉杉开始思考,宝贝们到底应该去哪儿?在她看来:“如果‘宝贝去哪儿’只是一个提供玩乐的团体,站在为孩子成长提供帮助的立场
  孩子们用稚嫩的字迹在捐赠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卜彬彬知道,公益的种子已经种在他们心中。上,视角是否太窄了?”公益的种子
  在公益界,公益1.0是授人以鱼,公益2.0是授人以渔,公益3.0是让公益与大众共同成长。从事公益事业的这7年时间里,卜杉杉也在悄然实践着自己的“公益三段论”,她希望通过参加“宝贝去哪儿”的公益活动,让孩子们能够与公益一同成长。
  卜杉杉认识一位援藏老师,近两三年中,她和周围朋友一直通过这位老师,向土布加乡的贫困群众捐赠衣物。
  11月13日,卜杉杉把志愿者为当地贫困儿童拍摄的照片,发到了“宝贝去哪儿”微信群里,号召家长和孩子们一起为当地贫困孩子捐赠冬衣。“照片里的孩子大多与成员自家孩子同龄,当看到他们的生活状况后,家长和孩子们无不为之揪心。”卜杉杉说。
  捐赠的消息在“宝贝去哪儿”亲子团的家长和孩子之间一传十、十传百,南湖小学、解放路小学、沧县大褚村小学、金宝贝幼儿园等多家单位也相继参与进来。孩子们纷纷捐出自己的衣物、书本和文具,短短9天时间,就收到3000多件衣物、四五大箱书本和4大箱新文具。
  卜杉杉看着孩子们用稚嫩的字迹,争先恐后地在捐赠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她知道,这就是公益的力量,公益的种子已经种在了这些孩子们心中。意外之喜
  在整理这些捐赠物品时,卜杉杉有了意外之喜——她在很多书本的封面上和衣服口袋里,看到了孩子们的留言或是信件。“大部分是孩子们自发写的,内容以关心、祈福为主。”这让卜杉杉颇为动容,她在这些信件、留言的背后,看到了孩子们的善心和“宝贝去哪儿”亲子团存在并坚持下去的意义。
  其实孩子们的这一举动,与卜杉杉的想法不谋而合。她早就咨询过当地志愿者是否可以让两地的孩子们互通信件,让沧州的孩子了解西藏,也让西藏的孩子看看沧州。“很可惜,志愿者说土布加乡还未通邮,不过他们很认可这个想法,同意我们先把信件邮到志愿者驻点,再由他们送到当地孩子们手中。”卜杉杉知道,这已是最好的办法,“从志愿者驻点到土布加乡仍需4天车程,其间路况很差,志愿者全程吃住在车上。天冷时,汽车水箱里的防冻液都能冻住。”
  “宝贝去哪儿”亲子团成立一年来,孩子们去过荣军院、养老院,组织过许多场义卖、捐赠活动,参加的公益活动越来越多。有时,某个想法突然在脑里灵光一现,就足以改变很多人。令卜杉杉感到高兴的是,从事公益的想法正影响着越来越多与女儿同龄的孩子们,甚至在千里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