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1月11日   
渤海粮仓中的沧州力量
  渤海粮仓是我国一项巨大的农业科技工程,涉及11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和2.6亿人口,通过对环渤海地区中低产田和盐碱荒地的改造,将长期遭受旱涝碱灾的环渤海地区,建成我国重要的粮仓。
  从2013年开始,沧州科研团队承担了这个项目中的“雨养旱作”科研专项,他们在盐碱地变身渤海粮仓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沧州团队
助力渤海粮仓工程
  走进沧州市农林科学院,“渤海粮仓工程”的大牌子赫然在目,中科院小麦遗传育种学家李振声院士的大照片悬挂在墙。这位有着“当代后稷”“中国小麦远缘杂交之父”之称的院士,是渤海粮仓工程的奠基人。
  元旦,央视推出特别报道《相聚中国节?奋进!2019》,聚焦渤海粮仓工程,讲述了他们在破解“盐碱地改良”世界级难题的过程中发生的感人故事。渤海粮仓工程,由此深入千家万户。“渤海粮仓工程中,咱沧州科研团队也作出了重要贡献。”沧州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沧州市农林科学院副院长闫旭东说。
  从2013年起,闫旭东和他的科研团队一起,承担了渤海粮仓中的科研专项,攻克了一个个技术难关,取得了重大进展,为缺水地区粮食增产作出了重要贡献,曾两次获得河北省渤海粮仓项目优秀创新团队称号。科研攻关
改写五千多年耕作史
  “时间是最好的魔法师,她既能让大地收获春华秋实,也能让田野发生神奇的变化。”闫旭东说,2013年,他们承担了渤海粮仓的“雨养旱作”科研专项,主要负责环渤海低平原雨养旱作区增产增效关键技术模式的研究和示范任务。5年过去了,针对雨养旱作农业生产中存在的瓶颈问题,他们在过去多年滨海区生产生态研究的基础上,结合实际气候和土壤特点,多番科研攻关,最终取得了重大突破。
  在渤海粮仓众多的科研项目中,因为接地气,“雨养旱作”是应用前景非常广泛的科研项目之一。沧州自然降水量少,历史上又过度超采地下水,这就对农业灌溉提出了挑战。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有效提高自然降水的利用率,成为他们进行“雨养旱作”科研项目的核心。
  5年来,他们研发了春玉米起龚覆膜侧播种植技术、旱作冬小麦春季追施水溶肥增产技术等五项“雨养旱作”核心技术,还针对每项技术研发出配套的播种机、追肥机。农机农艺结合创新的形式,让“雨养旱作”项目在环渤海地区农村得到广泛推广。
  在以上单项“雨养旱作”技术的基础上,他们集成了《雨养旱作区蓄墒保播增收“两年三作”耕作种植制度》。这一制度,改变了传统的一年一作或不稳定的一年两作种植模式,实现了周年无需灌溉条件下的玉米与小麦种植的无缝链接,改写了5000多年的农业耕作史。比农民更农民
庄稼地里的科研队伍
  庄稼,是他们的实验对象;田野,是他们的试验场。
  闫旭东,是沧州站渤海粮仓“雨养旱作”项目的领军人物,在承担科研项目的同时,还负责一些行政工作。尽管这样,一年中,他在庄稼地里的时间长达200多天。“我们的科研示范基地,有小区、中区、大区,分布在沧县、黄骅、泊头等地的田间地头。不到第一线,怎么搞科研?”他说。
  只有走进示范基地,才能了解他们的工作:寒冬时节,大地寂寞。为了监测冬小麦的群体数量,他们蹲在田地里,细数冬小麦的分蘖,然后记录在册。这里没有大棚,旷野里北风凛冽,站一会儿就冻得人跺脚取暖,他们却一直忙碌着。
  “我们比农民更像农民。”团队成员肖宇说起工作来,体会最深的两个字是:辛苦。对科研团队来说,下地干活儿是家常便饭。夏天,他们常常早晨五六点钟下地,日晒雨淋是常有的事儿。开始也准备了防晒品,但真正干起活儿来,一是顾不上戴,二是戴上那些东西耽误事,后来干脆就不准备了。有时在地里干着活儿,雨就下来了,他们没处躲藏,常被浇得浑身精透。
  试验田里不可能使用农机具,研发技术其实就是种庄稼,全靠双手劳作,比农民还要辛苦。研究员徐玉鹏今年快五十了,下地干起活儿来,比大小伙子还麻利。开沟、人工点播、扶耧、拉耧……他的活儿,干得比农民还地道。干完活儿,那田地,平平整整,完美得如同一件艺术品。
  春天,他们天天泡在地里,关注起膜前后庄稼的长势,并对地温、株高、穗位等进行监测;夏天,冒着酷暑、忍着蚊虫叮咬,继续进行数据监测;秋天,于农民是收获季,他们却要走进硕果累累的庄稼地,采集几十项数据;冬天,又要冒着严寒细数小麦分蘖情况……
  5年,徐玉鹏从四十不惑,走进知天命之年;肖宇完成了从城市女孩到庄稼地科研工作者的角色转变;刘青松携手贾艳丽在这片苍苍莽莽的大地上完成了事业与爱情的双重长跑……
  5年,“雨养旱作”项目助力渤海粮仓工程,解决了环渤海地区旱作农业的技术难题,让农业增效农民增收,提升粮食综合产能,科技雨露滋润千万农家……
  5年,历史上长期遭受旱涝碱灾害的环渤海地区,建成我国重要的粮仓,成为我国农业史上的一个奇迹,满溢着“中国饭碗装中国粮”的壮志豪情。
  在这个奇迹中,沧州人,不仅是见证者、共享者,还是参与者、研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