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1月11日   
耳闻目睹的那些事(外三首)
  冬越来越深了,像一个耄耋的老人咳嗽一下,腰就弯下
这根变形的脊柱呀,只能等待春天的新生拆迁的废墟上,来不及挪移的房屋如蠕动的补丁,与周围格格不入日出,印在了孤立的空地上
荡着圈,像一个瘪下去的气球只剩破漏的皮囊,矗立在
城市的心脏哒哒的挖掘机,打破沉寂奔跑的羊群和孤独的烈马并驾齐驱,我左右看着似乎在回忆它一生的轨迹没有说出口的陈词,羞涩地
从一扇门蹿到另一扇门,隔着黑她拿起剪刀,剪去衣服上的
多余的、浮起的绒球小寒不寒小寒很暖,没有寒气逼人
没有冷酷到底,所有的一切都是意念墙角的老人们摁住阳光,一秒一秒消耗着时间,看着小寒
挥着水袖,拥着云朵齿轮咬合着轨道,像一个老木匠在吊线,一只眼锋芒毕露
另一只眼抵达终南山,抽出胚芽在执念里打坐天空着,心空着
站在废墟的我,一路奔波身后的风景,没有姓名丢失的马蹄印,留在腊梅的树下静静地,像一个熟睡的孩子
啊,我的宝贝,今天咱回家了风不紧不慢地,重复着一个动作远处的火车已经驶向下一站
你的站台,无人售票第一场雪下在身体里雪,染白了心事
一朵朵穿过我的身体划出微波,划出涟漪如众神团座这冬天的尤物,深情地
亲吻着大地,压弯了梅的蕊转身,化为相思的泪白,重叠着,推搡着
从高向低,搬运六角的空虚慢下来的时光,沉淀生香寂静越堆越高,自己的呼吸都可以听见,一颗空荡荡的心,有树叶飘零有雪压住一个崭新的借口
让躺在黎明的人,苏醒
肩头披上一条长长的,白色的纱巾一缕阳光穿过上空的城迎着一缕朝阳,一颗灵魂在边缘苏醒,城市的街道喧嚣、吵闹,行人
都在以高铁的速度前进不用抬头,终点即是起点每条岔路就是一次新生
把长长的等候,吞进喉咙吐出来就是坚硬的骨头时间和阳光都无法选择
一条鸿沟分割着楚河,寒冷冻结了古老的传说,我的城关闭了任,窗外北风呼啸和鼓鸣
它们以原谅的方式握手言和,我听到大雪压着枯枝,孤零零地痛爬上高楼的阳光,亮出温暖的胸膛天空之上,白云把孤独敲碎
一片片藏进季节的瓶底变黑,成煤,化成灰烬一条生烟的小巷,一截一截矮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