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1月11日   
落叶之美
  一夜北风过后,昨日还挂在树枝上苟延的叶子仿佛听到了一声号令,一下子全都不见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杈在寒风中摇曳。清晨起来,除了环卫工扫走的,装在大袋子里的叶子,尚有一些遗漏的,或躲在角落里向隅而泣;或零落在早已无草的草坪上随风飘荡。此刻的落叶,她们是蜷缩的丑陋,褶皱的凄楚,无光的黯淡。让人不忍再踩踏上去,不忍再听见她们痛楚的呻吟。
  小心地捡起一片落叶,把它捧在手心。焦黄的颜色,早已看不出前世的风光;干瘪的叶脉,凸显出岁月的苍老;脆弱的身躯,不再有绿色的厚重和生命的蓬勃。轻轻一捻,她就变成了齑粉;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一把火,就能把她化成灰烬;面对这样残败的生命,又有谁能给予一丝怜悯的关注。又有谁能读懂其中的风情?没有人去在乎落叶的归处,更没有人去用正眼看看她们,好像她们的生与死都与世人无关,因为她们过于低贱。
  但是,在我的眼中。落叶是大美的。
  我所说的落叶之美,就在于落叶的生命定义。
  从出生的那一天起,落叶就注定了配角的地位。她生命的全部意义,就是陪伴花朵的盛开和果实的茁壮。她不抢戏,不争宠,不炫耀,围在花朵和果实的边上,为它们欢呼、歌唱、雀跃、起舞。为它们撑起一把遮风避雨的小伞,挡住荼毒的骄阳和残酷的风雨,宁可自己香销玉殒,也不让花朵和果实遭受摧残。落叶不做作,不勉强,不委屈,不强颜欢笑,不夺人眼球,完全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兴高采烈。她深知自己的位置,从没有僭越的企图和替代的野心,她知道自己的一生就是为了花朵和果实而存在,因此它活得开心,活得奔放,活得简单,活得自在。全无做陪衬的悲伤和名利、荣誉的非分之想。花开过,果成熟,就是她一生最大的企盼。有了她们的陪衬,花儿从此开得更绚烂,果实结得更丰满。
  我说的落叶之美,就在于落叶的生命付出。
  从落叶的筋筋脉脉上就可以得知,落叶也曾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在它单薄的躯体中,也曾有过丰美的乳汁,像母亲一对饱胀的乳房,吸吮了阳光和雨露的精华,化作巨大的能量和养分,并用她那类似血管一样的筋脉,把能量和养分输入到大本营里,去养育那些含苞欲放的花朵和渐渐成型的胎儿。她毫无保留,毫无私心,毫无怨言,甘愿自己被吸干,变成一个干瘪的皮囊。她赋予生命春的葳蕤,夏的蓬勃,秋的丰硕,留给自己的恰恰是冬的终结。或许你认为她们是在冬藏,在蓄势待发,其实你错了。明春再发芽抽枝的叶子,永远也不再是那片消失的叶子。世界上绝没有一样相同的东西,前一秒钟的你已经不是后一秒钟的你,这是哲学。
  我说落叶之美,就在于落叶的生命自重。
  落叶的自知之明,是该来的时候必来,该去的时候必去,这是生命的一份自重,是生命的一种豁达。在需要她的时候,她来了。倾其所有,不遗余力,绝不偷奸耍滑。该是她去的时候,不自艾自怨,哭天抹泪,绝不赖着不走,成为别人的累赘。留的时候,已经尽其所能,因此走的时候,也就没有了遗憾。世间的事,没有不散的宴席,自然界也是如此。落叶不可能永远留在那里,永远陪伴果实和花朵。想开了,也就放开了。来得坦然,去得也就从容。
  不要鄙视落叶的丑陋,鄙视落叶就是鄙视老去的自己。
  每一片落叶,都是生命里阳光照耀过的记忆,都是雨露润泽过的痕迹,都是岁月沧桑的证明,都是造物主处心积虑的作品。她们也曾经流淌过青春碧绿的液汁,也曾经历过生命的曲折跌宕,也曾有过微不足道的欢乐。每一片落叶都是一个掌故,每一片落叶都是一个辉煌。她们,就这样静静地躺在泥土之上,等待着人们有心或无意的品读,读懂。
  不要忽视落叶的前世今生。落叶的四季,就是浓缩的人生。阅读落叶所经历的春夏秋冬,就有了对生命的重新审视。原来,我们的生命里也曾有过落叶的欢乐,落叶的艰辛,落叶的美丽,落叶的无奈。
  捧着一片落叶缓慢而行,走着走着,忽然,心里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别样感动。那情绪在渐渐地升腾,漫延,扩散,以致我的全身都沉浸在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之中。或许我们在读懂落叶的时候忽然醒悟,生命的落幕,原来也可以是这样安然,这样静美,这样从容。
  这也许就是禅说的醍醐灌顶,是一种对人生的重新认知吧。
  美哉,落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