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3月13日   
隐瞒身份半世纪身后遗体献国家
  --核试验老兵刘金祥的忠诚与坚守
  3月10日晚,由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中国核试验基地等单位联合制作的电视剧《有个地方叫马兰》,在央视八套黄金时段开播。电视剧以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核试验基地(马兰基地)开创到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为背景,讲述了马兰人“艰苦奋斗干惊天动地事,无私奉献做隐姓埋名人”的传奇经历。
  此时,沧州大化家属院的一栋老旧楼房内,73岁的退休干部刘金祥对着电视,拿着一张泛黄的老照片,泪眼婆娑。照片中,一位军人身着军装,英姿挺拔地站在荒漠上,身后是一片红柳。
  那个地方,正是马兰。照片中的军人就是刘金祥。
  这张老照片,刘金祥视若珍宝,因为它是已故中国科学院院士、“两弹”元勋邓稼先亲手拍摄的。它见证了一位核试验老兵的忠诚与坚守。这位隐瞒身份半个世纪的老人,为了给祖国作最后贡献,晚年又签订了遗体志愿捐献协议。任凭谣言传遍
他仍低头沉默不语1987年的沧州大化,突然起了一阵谣言。
  “听说咱厂办公室的行政秘书刘金祥住院了。”“是吗?他得的什么病?”“可能是性病。”
  谣言愈演愈烈的时候,妻子张桂芬挺身而出:“你们别胡说!我家老刘不是那种人!”
  而此时的刘金祥,虚弱地躺在医院病床上,默默流下了眼泪。面对谣言,他不能辩解,只能隐忍。
  时间退回1974年。刘金祥从部队光荣退伍,进入沧州大化工作,并和张桂芬组建了小家庭。“你在部队到底是干啥工作的?”张桂芬不止一次地问。“我在部队喂猪,还种菜、浇地。”
  结婚后,刘金祥发现自己的身体多处长疮、长赘疣、起白斑,手指反复破皮化脓。沧州的医院看不好,他就跑到天津看。每一次,大夫都无一例外地询问:“你是从事什么工作的?你这种皮肤病可能跟你以前从事的工作有关系。”“我以前在部队喂猪,现在在沧州大化工作。”每一次,刘金祥的答案都一样。就连睡在枕边的张桂芬也没有丝毫起疑,以为丈夫就是身体不好。
  有一次,天津一位很有经验的老大夫起了疑心:“你肯定没说实话。你这症状不是普通的病,你过去到底从事什么工作?”被问急了眼,刘金祥就跟大夫“耍赖”:“哎呀大夫,我就是个普通人,您就看看我这病有治没治吧?”
  那些年,刘金祥大大小小做过7次手术。时至今日,说起这些,老人双手拭泪:“身体上的痛还好忍,可一个人闷在心里太苦了,承受不住的时候,就提醒自己,我是军人。”正如他在工作中,无人的办公室绝对不进、别人的办公桌绝对不碰。这种“绝对”,在刘金祥看来,更是一种忠诚和信仰。
  一张老照片
打开封存近50年的过往
  2017年7月至8月间,中央电视台《国家记忆》栏目,首次向国人展示了我国原子弹、核导弹、氢弹的发展之路。而这一年,距刘金祥参与核试验工作,已经过去了近半个世纪。关上电视,刘金祥热泪盈眶,他颤抖着双手取出一张封存的老照片,喃喃自语道:“邓院士,国家揭秘啦!我可以自证清白啦!”
  刘金祥手握照片,闭上眼睛,50年前的一幕幕像电影胶片一样,倒带回放。
  “不好!塌方了!洞口被堵住了!”1969年7月,刘金祥作为核试验基地某团警卫连中的一员,奉命执行一次井下核弹安装调试任务。他和战友借助纵深10米的竖井,进入到宽1.5米、高2米的井下操作间,安装调试完成,正准备升井施爆时,突然,竖井塌方。瞬间,沙土纷纷而落,堵住了出口,二人被困在井下操作间。井上的战友们紧急救援,最后用箩筐将二人从井中抬出。
  “照片就是在那次遇险之后拍的。”刘金祥回忆,那段时间,正值中国科学院院士、“两弹”元勋邓稼先在部队基地从事核研究工作,“一天,邓院士把我叫出帐篷,十分和蔼地问我身体有没有受到影响,然后拿出相机为我拍照留念。照片中不能体现任何参照物,只有一片荒漠和红柳,这也是我在部队唯一的留影。”
  事后,刘金祥才得知,他当时执行的井下任务,就是为我国第一次地下核试验提供参数和理论支撑。
  1968年至1974年,6载军旅生涯,刘金祥参与核试验5次、小型原子弹安装1次,并有幸成为中国第一次地下核试验、中国第一颗由轰炸机投放的氢弹爆炸成功的参与者和见证者。
  决定捐献遗体
他要为祖国作最后的贡献刘金祥捐献遗体的想法,由来已久。“也不能确定我这一身病究竟是不是受核辐射影响,所以我想捐献遗体,让国家好好研究。”几年前,在电视上看到关于遗体捐献的新闻,他就动了这个念头。
  话虽如此,可真正落到白纸黑字上却没那么容易,随之而来的就是两个儿子的反对。
  “我爸是个热心肠,单位里谁家有红白事都找他操办,每次他都早出晚归义务给大伙儿帮忙。可热心肠和捐献遗体是两码事,身为儿子,听到父亲说捐献遗体,心里不是滋味。”刘金祥的大儿子言语中有些哽咽。
  “你们知道这是谁吗?”面对儿子的反对,刘金祥拿出随身携带的乘车证,指着封面照片问。
  “这是邓稼先,您的榜样。”大儿子回答。“那你们知道邓稼先双手似握球的动作,是在干什么吗?”刘金祥再问。
  “这难道不是邓院士讲话的时候一个自然的动作吗?”小儿子反问。
  “不对,这是邓院士有一次在给国家领导人汇报工作时,说起原子弹使用的核原料就是两颗铀半球,大小就是他比画得那么大。”刘金祥一席话,让两个儿子鸦雀无声。“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崇拜邓稼先,乘车证上都放他的照片吗?他为了祖国的强盛,甘当无名英雄,默默无闻奋斗数十年。在关键时刻,不顾个人安危,出现在最危险的岗位上。直到逝世后,人们才知道他的事迹。邓稼先的精神值得我一辈子学习。我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还能再为社会作点贡献,你们应该为我感到骄傲。”
  “我也和你一块儿捐,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坐在一旁的张桂芬望着老伴儿,笑容里透着坚定。
  2018年9月10日,刘金祥和张桂芬找到运河区红十字会,在遗体志愿捐献协议上郑重签上名字。他还嘱咐孩子们,若晚年病重,治疗时,不要过度用药,减少药物对身体的影响,才能最大限度发挥自己最后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