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3月13日   
一篇报道,引出一个来电;一个来电,讲述一个故事
于光甲:中国最后一位琉球册封副使
  日前,记者接到一个来自邢台的陌生电话:“您写过一篇《渤海书院往事悠悠》的稿子,是吗?文中提到过于光甲,您还有印象吗?”在得到肯定答复后,这个人说:“我有一幅于光甲的书法作品,想了解一下这个人的情况。”
  来电话的人叫高重新,东光人,目前在邢台工作。他说,前段时间,父亲拿出两幅书法作品让他装裱。他对书法并不了解,装裱时,工作人员告诉他,其中一幅作品落款是于光甲。他上网一查,发现有关渤海书院的报道里提到过于光甲,于是打来了电话。
  “我想知道的是,于光甲到底是什么人?”他说。
  渤海书院是沧州市实验小学的前身,有200多年的历史。校史馆中,有一面墙上书写着渤海书院清代培养的进士、举人名录、民国时期涌现的才俊、建国后各行各业的精英。其中,于光甲是渤海书院走出的知名校友之一。他是道光年间的举人、咸丰年间的进士、翰林院翰林。1866年,他作为副使,出使琉球。这是清政府最后一次对琉球行使册封权利。在琉球,他做了很多义举,在当地传为美谈。
  高重新把他刚刚装裱的两幅书法作品拍照后传了过来。记者看到,这两幅作品都已严重泛黄,于光甲的那幅更是有了水渍。家藏的这幅作品是于光甲的真迹吗?于光甲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记者采访了对渤海书院历史有研究的吕小峰。
  他看到这幅作品的照片后说,这幅作品很可能是于光甲的真迹,因为落款于光甲之前,写的是“申卿”。于光甲字阿一,号申卿,又号慎卿。古人落款,往往是先写号后写名。这幅作品,于光甲写的是郑板桥的《秋夜怀友》:“斗帐寒生夹被轻,疏星历历隔窗明。满阶蕉叶兼梧叶,一夜风声似雨声。塞北天高鸿雁远,淮南木落楚江清。客中又念天涯客,直是相思过一生。”
  于光甲是沧州于氏十二世。他自幼聪慧好学,从举人到进士直到翰林,他的诗文向来为世人所重。作为册封副使出使琉球,是他生命中最灿烂的时刻。
  中国与琉球的往来,始于战国和汉代。但中国对琉球册封关系的建立,则始于明朝初期,一直延续到清末。
  同治年间,琉球国王尚育故去,世子尚泰派使到中国报丧并请封。同治皇帝准许请封后,便决定册封使的合适人选。清代对选派册封使极为重视,同治皇帝钦定詹事府右春坊右赞善赵新为正使,内阁中书舍人于光甲为副使。正副使均赐正一品蟒缎披领袍各一件,麟补褂各一件。麒麟本是将军、提督的服饰,册封使既派文臣,而又服麟蟒,可见朝廷的重视程度。
  同治四年(1865年),赵新、于光甲受命为册封琉球的正副使。五年(1866)正月初十,他们从北京出发前往福建,自此登船,到达琉球。
  册封使在琉球主要有两大任务:一是谕祭故王,二是册封世子为王。使团在琉球逗留近5个月,除参加各种典礼活动外,还进行文化交流。作为文化使节,他们与琉球各界人士广泛交往。
  在此期间,琉球久旱无雨,百姓大饥。于光甲捐出自己的养廉银,并劝琉球王尚泰赈济灾民。结果,天降大雨,百姓向大陆的方向跪倒,山呼万岁。于光甲施赈、劝赈的善举,深得琉球百姓感恩,提升了大陆在琉球人民心中的位置。
  同治五年(1866)十一月初十,使团自琉球返航。
  史载于光甲博学多才,为人刚正,不是趋炎附势的人。他50岁而亡。后来,琉球使经过沧州,听说于光甲已死,感念他生前善举,不由涕泪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