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3月14日   
提笔,便是一生
  去年夏天,苗华邦在沧州市区成立了自己的书法工作室,并将其命名为“贯一”。
“贯一”是苗华邦的表字,也是他对自己和学员们的期许,他希望每个人无论做什么事都能持之以恒、一以贯之。
  年近半百,除了吃饭睡觉,已经很少有事情能让苗华邦每天必做,而书法是个例外。
  苗华邦的家在沧县,这里是全国知名的“中国书法之乡”,他与书法的缘分,是从小就联系在一起的。家传情缘
  多年以后,回忆起自己与书法的这段情缘,苗华邦总会想起小时候跟在爷爷身后,为乡亲们写春联的场景,人们排起了长队,幽幽墨香扑面而来。
  那个时候,苗华邦觉得字好的人最神气,到哪里都被高看一眼。尤其当有人来家里向爷爷求字时,苗华邦更是羡慕到满眼发光:“将来我也要像爷爷那样,写一手好字!”
  所谓家传大概便是如此,苗华邦六七岁就学着爷爷的样子写毛笔字。最开始的时候,他的身高刚刚超过家里那张八仙桌,够不到桌上的纸,苗华邦就站在条凳上练习写字。
  上小学时,学校里开设了书法课,苗华邦更痴迷了。别的孩子写完作业都出去玩,他却闷在屋里练字,经常忘了时间写到深夜。冬天夜里冷,连墨水都能冻住,苗华邦的手更是冻得通红,即便如此,他对书法的喜爱也没有减少半分。
  苗华邦10岁那年,爷爷带他来沧州市区,花3元钱买了一支毛笔送给他。握着那支笔,苗华邦兴奋极了:“当时一只烧鸡才卖1元钱呐!”
  年幼的苗华邦知道,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宽裕,爷爷之所以送自己这支笔,既是对自己的认可,也是一种鞭策。这支笔,苗华邦一直保存到现在。以至后来,他用“贯一”做自己的表字,也是取义持之以恒、一以贯之。
  正是因为明白了那支笔背后的深意,苗华邦更加刻苦了。10多岁时,就有村民来家里请他写春联,来求字的人多到排起了队伍。义务教学
  步入社会以后,苗华邦做过很多事——在村办企业打过工,自主创业办过厂,还买了一辆货车跑过长途……起起伏伏几十年,唯有书法一直坚持了下来。
  闲暇之余,苗华邦还是喜欢闷在家里练字。但时代变了,春节前,来求春联的人再也不像过去那样络绎不绝:“人们似乎更愿意花钱买一副现成的春联贴上了事。”
  更让他感到失落的是,有一次,他在市里举办的少儿书法比赛上发现,沧县的作品少之又少。他找到老家学校的校长,提出在学校里开设免费书法班的想法:“我的水平虽然不高,但给孩子们启蒙还是可以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农村孩子更需要丰厚的文化底蕴。”
两人一拍即合,每周两节课,苗华邦不但搭时间,还经常自费为孩子们购买笔墨纸砚。为此,不少人说他不务正业,苗华邦却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最正确的事儿。
  也有人劝苗华邦不必如此劳心费神:“上赶着不是买卖,你教的这些学生,有几个能学出个样子来的?”
  苗华邦笑道:“我从没奢望每个学生都能成为书法家,也不强求他们都能爱上书法。走专业的人永远都是少数,只要他们能从传统文化中吸收营养,提升素养,懂得其中的内涵,看到一幅名帖能知道出自谁手、有什么典故就可以了。”持之以恒
  其实,已是省书法家协会会员的苗华邦,一路走来并非顺风顺水。早年间,他也有过数次投稿参展却石沉大海的失败经历。其中有一次,他与其他5位同乡一起参加省级展览,原本信心满满,却唯独自己的作品被退了回来。
  “还是水平不够。”面对失败,苗华邦从未气馁,那一次,他买了整整一面包车的宣纸,其后几年,他寻名师、临名帖,参加市书法家协会举办的各种培训和展览,水平大有长进。
  2016年,苗华邦参加并入选了全国第二届楷书作品展,那是他第一次参加全国性质的书法展,从全国数万份作品中遴选出100幅左右精品,那次入选给了他极大鼓励。
  其后几年时间里,苗华邦10余次入选国家级书法作品展、比赛,去年,更是成为唯一入选林散之全国书法作品双年展的沧州书法家。
  去年夏天,苗华邦在沧州一世界小区成立了自己的书法工作室。与其他书法班不同,在这里,学员们的第一节课是从画圆圈、方块开始的,“性格不同,适合的书法笔体也不尽相同。”苗华邦会根据学员们绘出的图形,教授适合的笔体。
  工作室现在有30多个学员,其中不乏苗华邦看好的“苗子”,而他也学着当年爷爷的样子,送给这些孩子纸笔。
  他将工作室命名为“贯一”,这是苗华邦的表字,也是他对自己和学员们的期许,他希望每个人无论做什么事都能持之以恒、一以贯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