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3月14日   
带绿色回家
  许巍的歌中,这样唱道——“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或许对于王子恒来说,番杏科的多肉便是他不顾一切要找的“那片海”。远离城市喧嚣,眼前尽是绿意,他惟愿帮助更多人把喜欢的绿色带回家——>>随性:大棚内唱歌打鼓赏花
  身穿夹克衫牛仔裤,听着周杰伦的歌,如果不是头上的斑斑白发,很难让人相信王子恒已是年近半百的中年“大叔”。
  王子恒学机电出身,是个不折不扣的“理工男”,但他不穿格子衫也不爱格子间。从毕业到现在,他做过生产,承包过工程,做过医药代表,还开过加油站,用他自己的话说,“不喜欢朝九晚五的生活,一旦工作没了挑战性,就想换个领域试试”。
  工作在变,王子恒对多肉的喜爱却只增不减。家里放不下了,干脆就在城边租个大棚。夏季的夜晚,点个蚊香,棚外摇椅一坐,抬头就能看到星空。近处虫鸣低吟,远处时不时传来几声狗吠。远离城市喧嚣,眼前尽是绿意,王子恒在那一住就是两年。
  现在,多肉们搬到了绿博园的新家,这里又成了朋友们聚会的大本营,有人唱歌,有人打鼓,欢欢笑笑,不甚自在。“我们这一代人喜欢崔健、黑豹、许巍、朴树,有时还一起去看演唱会。”王子恒说道,“多肉带给我的不仅是轻松惬意,还有‘浪费时间’的幸福感。”>>痴迷:一天10个小时沉迷多肉
  曾经,李宇春一首《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掀起一时讨论热潮。而对于王子恒,“疯狂”却是在他二十几岁遇到番杏科的多肉后才开始的。
  番杏科的多肉与市面上常见的景天科多肉不同,后者形态大多如花一般,番杏科的则大多一粒一粒的,像个圆圆滚滚的小石头。
  2000年的一天,王子恒照常浏览网页。“看到图片后第一眼就爱上了。”说不出什么理由,王子恒哈哈一笑,“这应该就是网上说的‘品种控’吧。”
  由于番杏科多肉的种子产地大多在非洲,那时信息又不够发达,王子恒研究多肉的路上可谓是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一两年后才取得了培育“真经”。
  像磁石吸引铁一样,一下班,王子恒就坐在电脑旁。盯着外国的专业网站,王子恒先是把“天书”转化成汉字,又专门买来打印机印到纸上。看着看着,经常到半夜两三点都不觉得累。有时候不知不觉,一天10个小时,王子恒都奉献给了多肉。
  “种子的产地关乎它的特性,这一项就让我费了不少力气。”王子恒认真地说,“产地位置一定要精确,哪怕精确在某个山上,还得看看是迎风坡还是背风坡。然后根据种子所在地的地理环境和沧州本地的气候做对比,才能培育成功。”>>分享:愿绿带给更多人
  走进大棚,一盆盆多肉整齐划一地放在台子上。这边,密密麻麻的小多肉挤在一个盆内,才绿豆大小;那边,多肉已长成指甲盖大,有了“单间”。王子恒挨片介绍道:“这边刚培育了一年,那边是三四年后的模样。”
  别看这多肉小小的,也算不上倾国倾城,价值却高得多。“一粒种子得卖几十元钱,有的植物价值二三百元也正常。”有人看了爱不释手,王子恒却只管送不要钱,一点儿都不含糊。“有些人是真喜欢,从眼神里就能看得出,我当时为了买种子,又是用国外网站,又是办理双币卡,别提多费劲!种子我自己培育的,送给同样喜欢它们的人,我也开心。”在王子恒看来,爱花的都是朋友,小到十几岁的学生,大到七八十的老人,只要爱花,他都欢迎来玩儿来作客。
  此外,王子恒还建了个“植物救助站”,有多肉养得不好的都可以免费寄养,即便不是从他这买的,也欢迎“入住”。
  “从接触多肉到现在,也有二十几年了,好像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现在把兴趣做成职业,挺高兴,也希望能帮更多人把喜欢的绿色带回家。”王子恒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