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3月15日   
他扎根基层教书育人46载,创下多个“全县第一”; 35岁失去妻子,为了学校和孩子,直到退休后他才再娶;奖杯无数,赞誉无数,他淡泊名利,一生甘心奉献
林桂培:曾获“中国改革功勋”奖章
  3月10日清晨,沧县捷地回族乡柳孟春村,笼罩着一层薄雾。还未进村就听到大喇叭里传来响亮的声音:
  “群众们注意啦,我来播一段新闻……”嗓音洪亮,谈吐清晰,不能想象这竟出自87岁高龄的老人之口。
  林桂培,沧县师范学校毕业,20岁从教,在基层教书育人46年,创下了多个“全县第一”,多次获得国家、省、市嘉奖。他35岁丧妻,以校为家,为了教育事业,直到退休后才成家。耄耋之年,又发挥余热,当起了村支部的“大管家”,以村为家,为村民们做好各项服务。
  他一生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奉献。
  既为教育,一生教育
  林桂培老人魁梧健朗,说起话来总是大嗓门儿,他说那是一辈子教书练成的。
  既为教育,一生教育。回想起自己的青葱岁月,老人那双浑浊的眸子闪着光亮。老人世代居住柳孟春,新中国成立之前,在村中上了六年的完全小学,1952年,参加沧县师范速成班,后到杜林回族乡前白马村小学任教。两年后,鉴于自己的学识不够,又在沧县师范就读两年。毕业后,他到李天木回族乡北阁村任教三年,之后便回到家乡担任学校校长,一直到1996年离开学校,老人在基层乡村小学教书育人长达46年。
  老人一生坎坷。17岁结婚,育有两儿一女,35岁时,妻子因心脏病去世。那时,最大的儿子13岁,最小的还不到6岁,一心扑在教学上的林桂培送别妻子后,把年幼的孩子托付给了家中老母,从此以校为家。老师们劝说、乡亲们保媒,林桂培却说:“家庭是小事,学校是大事,我要是再婚了,会增添许多家务事,太牵扯精力了,孩子们的教育是头等大事。”就这样,这个“倔强”的小伙子,从风华正茂到白发苍苍,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乡村的三尺讲台。
  自古忠孝两难全。林桂培这样甘于奉献的人,是有背后流泪的时候。讲起自己的老母亲,他泣不成声。母亲替他照顾孩子几十年,腰背佝偻,重病在身。孩子们都长大成人,老人家却重病在床。林桂培平时没有时间在母亲身边照料,老人临终时,竟也没有看上一眼。“我是个不孝的儿子啊,对不起娘!”说到此,他不由失声痛哭。
  说起老校长林桂培,张俊山抹了抹通红的眼睛。他是柳孟春小学的老教师了,还兼着学校的电工。他记得老校长当时住的是三间土坯房,矮矮的门框,老校长魁梧的个子正好头顶上门框。一年四季,早上五点半起床,准时到学校,打开大喇叭,播送每日新闻。六点半准时给孩子们上早课,有时候连早饭都来不及吃,就得继续上午的课程。
  老教师杨学芳对这位严厉的老领导,就一个词:佩服。“老校长抠门,那时候管人太严了。”原来,林桂培一辈子节俭,连一个粉笔头、一张备课纸都定数分给老师们,不浪费学校的一点经费。他一颗心都扑在学校上,竟然忘记了参加远在外地的儿子的婚礼,至今说起来都是一段“笑话”。开创多个﹃全县第一
  30多年以来,他坚持每天提前1个小时到校,没有请过一天事假。
  忘我工作,换来柳孟春小学的蓬勃发展。至今,林桂培带领团队创造的多个“全县第一”为人所称道:在全县第一个建立了“育红班”。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他在全县率先建立“育红班”教学管理模式。这种模式一经推出,就受到家长、社会的欢迎,后来在全县推广,使更多的家庭和孩子受益。
  上世纪70年代末,林桂培就在全县第一个建立了“家长学校”。当时的“家长学校”每个星期天的下午活动,校长、老师、学生家长坐下来沟通和交流,谈学校管理制度办法、谈学生习惯养成、谈家庭教育的方法、谈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家长学校为家长和学校、教师间搭建了很好的平台,实现了家校互通。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在县教育局的帮助下,柳孟春小学在全县率先使用幻灯片教学。学校利用教师的人才优势自己绘制幻灯片,极大地提高了学生的学习兴趣。电化教学试点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为全县推广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林桂培充分挖掘和发挥学校教师的优势,在全县率先开展“第二课堂”工作,并取得了令人惊喜的成绩。当时的第二课堂开设的类别不是很多,但都贴近学生生活实际,很接“地气”。比如“理发班”由林校长亲自带班。现在村上的很多人当时是他的学生,大家不仅掌握理发的技艺,还对当时学习的场景历历在目“纺织班”由女教师负责,师生们一起编织衣物。“武术班”最能代表柳孟春小学第二课堂的丰硕成果。
  在沧州市第一届武术节上,柳孟春小学400人的武术团体操以宏大的气势、整齐的动作技惊四座,给现场的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马来西亚华人社团曾专门来柳孟春小学参观武术教学工作,并留下“中华武术堪称一绝”的牌匾。
  在林桂培的辛勤努力下,学校培养出不少人才。“大满贯”选手、2008年北京武术比赛冠军崔文娟、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李连江等,都出自他的门下。46年,林桂培扎根基层搞教学,桃李满天下。因为成绩突出,他有多次升迁的机会,但最后,都被他婉言谢绝了。为什么?就是因为他热爱他的讲台和孩子们。
  因为业绩突出,林桂培先后荣获国家、省市、县多项荣誉。1986年和1987年,他连续两年荣获“河北省优秀园丁”荣誉称号;1988年,他荣获国务院颁发的“中国改革功勋”奖章;1989年,他荣获“全国优秀教师”荣誉称号;2018年,退休多年后荣获沧县春晖立功奖。耄耋之年成了﹃大管家
  1996年,林校长正式退休,离开了站了一辈子的讲台。儿女们心疼老父亲,给他找了个老伴儿。一家人终于可以享受天伦之乐了,可是老伴不幸在10年前也去世了。
  “我这辈子是不幸的。”说起自己一生的经历,老人几度哽咽。
  5年前,柳孟春的播报员因特殊原因不能从事工作了,村党支部书记林少桐和村干部们商议请出了德高望重的林桂培。
  “老人虽然年岁已高,但是身体还硬朗,口齿清楚,是我们的道德表率。”林少桐说,开始老人晚上还住在家里,后来随着工作增多,干脆以村为家。
  5年里,老人从最初的每周播报三四次,到现在每天准时播报半小时,内容既包含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也囊括村里的好人好事、大事小情。而且,几乎所有内容都由林桂培一人整理、采写完成。
  老人每天要阅读至少五六份报纸,这些报纸,有一些是村委会订的,有的则是他自己掏钱买的,广播的播报内容,除来自报纸杂志之外,大部分是老人自己在本村采写的新闻。
  这些年,林桂培自己采写而成的稿件,大概有六七十篇,全都是弘扬正能量的好人好事。“民风正了,村风就正了,村子就和谐了。传播好人好事的作用就在于此。”
  担任柳孟春村广播员,每年有2000元的工资,林桂培从来没领过。他觉得,为大家服务是一辈子要做的事儿。
  又到了播报时间,老人没有推迟一分钟,狭小的广播站里,老人的声音,洪亮且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