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4月15日   
沧州市人民医院退休医生何丽曾是西藏驻军医院的女医生。在当年下乡巡回医疗的7个月中,与藏族翻译永忠泽结下深厚的姐弟情。半个世纪过去了,她愈加思念这个曾给自己无私帮助的藏民——
跨越半个世纪的汉藏姐弟情
  今年是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沧州市人民医院退休医生何丽,不由地想起了与自己结下半个世纪情缘的藏族兄弟永忠泽。
“岁数越大,越是想念这个藏族兄弟。不知他情况怎么样、过得还好吗,要是能再见一面,该有多好!”昨天,何丽一边看着电视里播放的西藏风光纪录片,一边告诉记者,她和丈夫张福生都非常想念在藏区工作时遇到的藏民兄弟永忠泽,他们之间有着一段短暂而难忘的故事。
  何丽介绍,从1959年到1981年,她和丈夫曾经在西藏军区第三野战医院工作了20多年,与很多藏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其中,与藏族小伙儿永忠泽的交往,最让他们难忘。1968年,何丽下乡到各个牧区、农区进行巡回医疗。因为语言不通,单位为她配了一个藏族翻译。这个翻译的藏族名字是四个字,何丽当时也没有细问,只记得名字中有“白马”二字。当时,他为自己取了个汉族名字,叫永忠泽,何丽经常喊的是他的汉族名字。
  “他是西安民族学院毕业的,当时26岁,比我小2岁,我把他看成弟弟。那时,我们去各个牧区给老百姓看病,都是骑马去。良马骑起来又轻快又舒服,劣马却颠簸得人腹痛呕吐。永忠泽马骑得好,连马鞍子都不用;还特别会挑马,我下乡巡回医疗的马匹,都是他帮我挑的。那时,我们经常翻越大山,深入藏民家中看病。当时,西藏地区和平解放不久,深山里的藏民长年患病,缺医少药,迫切需要医疗小组。我们到了以后,免费为藏民看病、提供药品,受到藏民们的尊重和欢迎。”
  在医疗小组与藏民沟通的过程中,永忠泽起了很大的作用。作为医疗小组的组长,何丽经常在藏民聚居区开办卫生课,义务向藏民传授医疗卫生常识。这时,永忠泽的作用更为重要。
  永忠泽长得精干、精神,1.77米的个头儿,是个帅气的藏族小伙儿。当时,医疗小组长期奔波在藏区,开始吃不惯藏区饭。永忠泽捏得一手好糌粑。每天早晨,他都会给小组成员们捏糌粑。说来也奇怪,经他手捏好的糌粑美味无穷,汉族医生们都爱吃。每天早晨,他还早早起床,为这些汉族医生准备好早餐和行囊。没事的时候,就和大家学习汉文化。在他眼里,医疗小组为藏区带来了健康和文明。
  7个月的下乡巡回医疗活动结束后,何丽和永忠泽依依惜别。何丽知道,永忠泽要去一个特别艰苦的地方。分别时,就将丈夫的一双大头鞋、一条军裤、一顶军帽赠送给他。永忠泽高兴地说:“有了这些就行了!”后来,他托人送给何丽5公斤鸡蛋,但何丽没有收到。再后来,二人就失去了联系。
  半个世纪过去了,已经79岁的何丽愈加思念曾经在青藏高原上为他挑选马匹的藏族兄弟永忠泽。“我记得他曾经说过,他的家乡在四川西部藏族地区,那儿青山绿水,风景非常优美。他还说,以后一定要回到家乡,好照顾年迈的父母。”何丽说,当时都以为以后肯定还会见面,所以很多事没有细问。现在想起来,真是遗憾。“忠泽现在怎么样了?过得还好吗?真想再见他一面!”老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