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6月12日   
丰收无关闲与忙
  “黄金满地,老少弯腰”,记忆中的麦收,总是与忙紧密相连的,一边是抢收,割麦、打场、晾晒、归仓,腾出的麦茬地又要加紧下种,抢麦收抢麦收,实在一步慢不得。
  记得刚上小学时,农村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农家五月人倍忙,学校放麦假,我们也加入收麦大军。
  收麦,不单纯地拼蛮劲,而且还要有点技巧。收麦先要磨好镰刀,从集市上买回的镰刀要认真地磨。磨好的镰刀割麦子,麦秆断得快,省劲。镰是每天都要花工夫细细磨的,割起来就更快,真是“磨刀不误砍柴功”。
  再就是姿势要正确,腰弯要适度。各人要根据自己的情况掌握最佳的姿态,在实际中不断摸索。有经验的收麦人,只要一弯腰,一口气就会割到地头,中间是轻易不歇息的,割得很轻松。
  为了运输方便,要捆好麦子。拣长得高的麦子抓一把割下,分成两撮,将两撮麦穗一头双扭在一起做成捆麦的“绳”(农家人称麦要),把割倒的麦秆放在其中,用力扎紧对扭后,将最后的绳头别在麦秆中,然后让它站立在地面上,麦穗朝上,便于阳光晾晒,这种方法就地取材,既节省又方便,割麦人上下手一翻,结实的麦要就成了,而生手打的麦要则会散开。
  割得好的人,遗留在地里的麦穗很少,麦茬齐而低,割得既干净又利索,身后的麦垛一字竖着,和人构成了一幅农家三夏忙的田园动态画。
  麦子从地里运到打麦场,又是一番景象,正午足足的太阳曝晒,晒得肉皮疼,农家却欢喜,晒一中午,下午就可轧麦了,或牛或驴拉着石碌碡不停碾轧,扬去麦糠见麦粒,晒干归仓。
  在某一天的早晨,吃着喷香的新麦馒头,收获的满足无以言表。
  如今,当现代化的机器在麦田里奔跑,成袋成袋的净麦运回家时,用镰收麦的日子早已成为历史。拿着镰刀没活儿干,“农忙田间人稀疏”,在多地成常见画面,事实上,无论春耕还是夏收、秋收,当下农田里看到的都是现代化的农机具,犁、耙这些老农具都成了稀罕物。
  再看到收麦时节的新场景,联想过往收麦忙,不由感叹,无论闲与忙,丰收总是充实而喜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