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6月12日   
小南门广场忆旧
  走近渤海大厦,一片萧瑟景象。岂不知,这里的前身正是上世纪70年代初至80年代末的百货大楼所在地。
  邓小平南巡谈话后的第一年,改革的劲风吹进了古老的狮城沧州,百货大楼带着它的时代印记退出了历史舞台。拔地而起的渤海大厦,占领了这个城市的繁华地带,引领古城徜徉于商品经济大潮。随着市场经济的逐步建立和发展,曾经红红火火、生意兴隆的地标型商厦,仅仅兴盛了几年,便在数家商场的残酷竞争中败下阵来,如今只待有志之
  士竞标开发、拆迁重建。
  眼前的不说,笔者愿意在回味改革开放大潮中古老沧城日新月异的变化中,着意捕捉那稍纵即逝的美好回忆,那就从老百货大楼南侧的小南门广场说起吧。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百货大楼,两层高再平常不过的商业经营楼。顺着它的左右两侧向南行有个南门广场。百货大楼的后身先后有五金、土产、食品、工艺品等几个商业门市部,这几个门店由北向南一字排开,独立性强、且各有东门和西门,顾客买东西像穿堂风的食客,自由慢行,东西奔波。无论是东走廊还是西胡同,往南穿越200米左右,就正式步入了小南门广场。广场的北侧是当时很有名气的人民剧院。剧院的名称是毛泽东同志的笔体,气势恢宏、苍劲有力。剧院的顶子是三角形建筑模型,红瓦绿檐,上边镶嵌着霓虹灯标语“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字体均为毛体。
  人民剧院向南,是一个近500米长、80米宽的“四合院”模式大广场——小南门广场。现在回忆起来,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家饺子馆,距人民剧场最近,我刚调入沧州工作时,曾在该饺子馆就餐几次,当时见到包水饺的员工戴着手表擀面皮、包饺子,羡慕得很。从心里说,一定好好工作,攒钱买块手表。一起调入沧州工作的三个小伙子,筹措了三年的工资,每人买了一块上海手表,可见那时低工资、低消费的羞涩。
  挨着饺子馆向南,便是红卫照相馆、新华书店、布匹商店、服装商店……那时尽管是计划经济时代,但这个小广场确是狮城最繁华的商业中心。每逢周末或节假日,人们都饶有兴趣地专程赶来光顾一番,买东西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享受逛街的惬意。
  小南门广场的南侧是南门百货商店,印象中属沧州市第二商业局管辖。这个商店的对面是外宾商场,别看面积不大,但它当时可称得上是设在狮城的“北京友谊商店”。外国人光顾购物的地方,国内顾客只能进去逛逛,什么高级商品也买不到,可是大家都很理解,在物资供不应求的时代,要照顾外宾是国人的礼节。不光照顾外宾,也是换外汇的需要。
  上世纪70年代中期,中美通过两国乒乓球队互访,用小球传动大球的方式,破解了中美关系20多年的坚冰,实现了邦交正常化。中美经济合作的第一批援华项目,便是全国范围内引进十三套大型化肥厂设备,其中就有沧州一套,时任行署专员闫国钧,多方联系、努力争取,终使沧州化肥厂落户奠基。百吨大板车兴高采烈地将大型设备接回了沧州,狮城百姓欢呼雀跃,像庆祝重大节日一样,欢庆改变沧州落后面貌的现代化大型企业落户。
  随着化肥厂的建设,相配套的大化外宾招待所、外宾商场应运而生。外宾商店的南侧是小南门百货商场,亦是小南门广场的“南房”,西侧是二轻局下属的物资门市部,还有一个新华书店。北侧是沧州市一家小有名气的风味小吃部,特色小吃以水饺、蒸包、馄饨为主。那时能在这个小吃部就餐,感觉心情特别惬意。当时是计划经济,工、农、商、学、兵与国家行政干部的身份没有根本的区分。相反,越是行政工作人员往往舍不得来此消费,倒是一些年轻人,抑或谈对象的恋人等特殊人群前来消费。就餐时,除心灵上的愉悦之外,没有身份上的享受之感,那真给人一种天下大同、人民当家做主的感受。大约记得老家来要好的同学、市里要好的朋友,凑在一起不乏相约到这家小吃部小酌一顿。充其量几年里有那么两三次。
  随着市场经济的飞速发展,加之“三年大变样”拆迁重建,小南门广场与整个沧州市一起,在超常规、跨越式大发展的浪潮中,全部进行了拆迁重建,现在再找原地址都感觉费劲。我决意寻个空闲,特地考察一番,见识一下现代化的建筑属哪些方家,拓展经营什么。眼下谨对我心中的小南门广场作怀旧式的回忆一番,权作备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