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7月11日   
“我就是二娘的亲闺女”
  29岁的张圆圆是黄骅市齐家务乡寨里村人,几年前出嫁,婆家就在本村。以前忙于家事,她不常回娘家。近四年来,她每天往娘家跑几趟,只为照顾无儿无女的二娘--
  “圆圆脾气好、疼人、厚道,伺候娘家瘫痪在床的二娘,没有怨言。现在,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提起张圆圆,黄骅市齐家务乡寨里村村民都称赞不已。
  张圆圆的二伯张广弟和二娘田寿英一辈子无儿无女,夫妇二人靠吃低保维持生活。42年前,田寿英突然得了一种罕见的遗传性基因变异病,先是眼底出血、视力不好,后来行动不利索,最后瘫痪在床。如今,田寿英71岁,瘫痪在床十多年了。一直都是老伴儿张广弟照顾,四年前,张广弟因病去世,留下了孤苦无依的田寿英。
  “我不能看着二娘不管,咱把二娘接过来吧!”张圆圆和丈夫田磊商量,田磊爽快地答应了。
  出嫁前,张圆圆在家中排行最小,被父母捧在手心里。谁也没想到,她会主动承担起照顾二娘的重任。这事很快在村子里传开,村民都夸张圆圆,但她认为照顾二娘是自己应该做的。“我爸爸哥儿仨,二娘一共有两个侄子、三个侄女,他们有的在外地,有的在外村。我和二娘在一个村,我照顾最方便,伺候二娘是应该的,我就是二娘的亲闺女。”张圆圆朴实的话语,听得人心里暖暖的。
  就这样,田寿英搬到了已出嫁的侄女家住下,娘俩朝夕相伴。
  照顾瘫痪病人需要足够的耐心和细心。虽然只有20多岁,张圆圆照顾起人来一点不含糊。饮食上,她变着花样做饭,都是二娘喜欢吃的;怕二娘得褥疮,她经常给翻身、擦洗身体;二娘的衣服和被褥也及时清洗干净;二娘不能自理,她就端屎端尿,毫无怨言……
  田寿英经常白天睡觉,晚上就睡不着了,常常会发出声音。“孩子一天天挺累的,因为我晚上还睡不好。”田寿英说,自己心疼侄女,坚持搬回去住,任张圆圆如何挽留都不行。最后,娘俩达成一致:张圆圆每天回去看看她就行。
  从此,张圆圆家到二娘家的路上,每天都能看到一个身影,往返数趟。
  张圆圆经常给二娘送去点心和水果,给二娘解馋;她还把外面的新鲜事讲给二娘听,为二娘解闷。二娘有些耳背,她就边说边用手比划着,让二娘能看明白,经常讲着讲着,娘俩就哈哈笑起来。田寿英感动地说:“圆圆,二娘给你添麻烦了,如果不是你,我活不到今天……”每当这时,张圆圆都打断她:“说啥呢,二娘,我就是您闺女。”
  人常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但张圆圆赡养二娘四年多,无怨无悔。张圆圆说:“二伯从30多岁就伺候二娘,背着二娘到处看病,我很感动。我也要照顾好二娘,希望二伯地下有知,能够放心。”
  如今,张圆圆的女儿8岁,儿子6岁,为了让日子宽裕些,圆圆在家附近的厂子里上班了。平时两个孩子由公婆照顾,接送上下学。圆圆除了上班,就是照顾二娘。一年365天,无论严寒酷暑、刮风下雨,圆圆每天都要往二娘那儿跑几趟,不管多忙多累,都把二娘照顾得无微不至。“小时候二伯和二娘都疼我,现在二娘瘫痪需要人照顾,我要让二娘安度晚年。”张圆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