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7月11日   
10亩地的出路
  张振龙始终觉得,把地种好是农家人的本分,更是农家人的面子:“我年轻那会儿,要是谁家收成少了,不光会被村里人笑话,连饭都吃不上。”
  可他万万没想到,如今,自己的儿子竟也有了离开土地的念头。
  一场大雨,解了张振龙燃眉之急。
  年过七旬的他,是南皮县南皮镇穆三拨村人。今年,他种了10亩玉米,可麦收后的这几个月,却几乎没下过什么雨。
  如今,年纪越来越大,张振龙想让儿子接过地里的农活,可早已习惯打工挣钱的年轻人,更向往外面的世界,对土地也有着另一番理解。“土命”
  贾平凹在《小月前本》里写过:“农民是土命。”张振龙没上过学,自然没看过这本书,更不知道贾平凹是谁,但听到这句话时,他觉得这个人说得对:“种地就是农民的本分。”
  张振龙种了一辈子地,是老一代农民的代表,对土地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家中晚辈几乎都听他念叨过同样的话:“我小时候,有一阵子连年干旱,再加上咱村的地本来就盐碱,收成不好,好多人家减产甚至颗粒无收,大家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挖野菜、啃树皮,能吃的、不能吃的都吃了……”
  这些话,对晚辈而言是故事,对张振龙来说,却刻骨铭心。在他那个年代,土地几乎是农民唯一的经济来源。要是谁家收成少了,不光会被村里人笑话,连饭都吃不饱。
  经历过苦日子的人,会格外懂得珍惜,张振龙也是如此。即便现在,他仍舍不得家里的那几亩地。
  今年麦收,他天一亮就下地干活,为收割做准备,直到当天下午,才吃上第一顿饭。收割机夜里才入场,张振龙将粮食颗粒归仓时,已是第二天凌晨。为了能让下一季玉米有个好收成,他又连夜整地、播种、施肥、浇水……种下了10亩玉米。等这一切都做完,天已大亮,张振龙连续忙活了24个小时。
  如今在村里,种地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像张振龙这样仍不辞辛苦耕种的人,大多数已经上了年纪。在他们心里,土地不只是单纯的生产资料,更是一种根深蒂固的情结。正像张振龙认为的那样,把地种好是农家人的本分,更是农家人的面子。冲突
  地里活多的时候,张振龙的儿子张爱伟也会主动回来帮忙,但这只是因为心疼父亲,而非像父亲一样的土地情结。
  10多年前,张爱伟便在村里的五金厂上班,每天工作10来个小时,有时大年初一都在加班。但即便如此,相比像父辈一样起早贪黑靠种地为生,张爱伟还是更喜欢到厂子打工。在他的观念里,家里的那几亩地能维持温饱,却很难让自己富起来,土地不再是自己的根,赚钱发家才是根本。
  从那时起,张爱伟不再种地,而是专心上班。
  看着儿子家的地就这么撂了荒,张振龙既心疼土地,又对儿子“恨铁不成钢”:“打工挣钱我不反对,但作为农民,咱不能眼瞅着地撂荒啊!”
  可是,张爱伟也有自己的看法:“上班挺累的,回家就想歇会儿。再说,有种地的工夫,我还不如去加班了,那个多挣钱呀!”
  张爱伟说的没错,上班这些年,他的月工资从一两千元涨到了六七千元,最多时,一个月挣了1万多元。他劝父亲:“咱家这几亩地,一年种两季,累死累活也挣不了2万元钱。爹,您岁数也大了,歇歇吧,我们哥几个养得起您。”
  “这就不是钱多钱少的事儿!种地是农民的本分,这么好的地撂了荒,这叫不负责任。都去打工挣钱了,地谁来种?没人种地你吃啥?全国人民吃啥?”最终,父子俩谁也没说服谁。眼看着儿子家地里的荒草越长越高,张振龙扛起锄头,把地接了过来。出路
  张振龙能接过自己儿子的地,却接不了所有想要“离开”的人的地。在村子里,像张爱伟一样,选择离开土地的人越来越多。
  穆三拨村是十里八乡有名的“五金村”,村中企业数量多时能达到300多家,近半数村民在村里的厂子打工。
  土地再也留不住农村年轻一代的脚步,他们义无反顾地离开,走出农村,汇入城市,经商的经商,打工的打工。张家两代人因土地观念导致的冲突,在许多村民家里接连上演。这是一场难言对错的争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道理。
  张振龙并不缺钱,即便不种地,儿女们每月给的养老钱,也足够他和老伴吃穿用度。他并不反对年轻人打工挣钱,只是舍不得离开土地,更看不得土地撂荒。
  但是,张振龙终归已年过七旬,对他来说,打理这10亩地,越发力不从心。自打麦收以后,张振龙腰疼的老毛病一直没见好,晚辈们纷纷劝他,放下锄头,享享清福,可他实在舍不得。
  早些年,他原本想把地里的活儿交给儿子,如今看来是不可能了,他一个劲儿地叹气:“总不能让它荒着吧!”
  张爱伟心疼父亲,每天下班回家,不管多累,也要去地里看看。
  儿子的辛苦,张振龙看在眼里,同样于心不忍。前段时间,他听说,有人想要承包村里的土地,搞规模化种植,他有些心动:“要是真能把地交给专业的人来种,倒是一条好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