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8月13日   
“五好”军嫂
  8年恋爱,三推婚期;怀孕期间,忍着强烈妊娠反应,伺候两次住院的公公;她工作、带娃两手抓,被熟悉的领导、同事和亲朋好友誉为好妻子、好儿媳、好母亲、好员工、好后盾于一身的“五好”军嫂。她就是张咪咪,河间龙华店乡政府一名普通的基层干部。
  而她的丈夫侯根达,现为山东淄博某部作训科参谋。
  痴姑娘:
8年恋爱三推婚期
  2008年,张咪咪与侯根达同时考入山东省一所大学,在一次河北省的老乡会上一见钟情。
  转眼4年过去,2012年6月,毕业后的张咪咪考取了沧州市的大学生村官,而侯根达去了军校学习。两人相约,等一年后侯根达在军校学习结束就结婚。
  一年约定如期而至时,侯根达却因分配到山东省青州市某部集训无法履约。因恋人的军人身份,两人一年时间里只见过一次面,只有在侯根达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后,用手机传递浓浓的思念。深情大义的张咪咪再一次将婚期推迟一年。
  就在咪咪满心欢喜准备披上婚纱和心上人牵手时,2014年5月,侯根达接到了去南苏丹维和集训的通知,婚期只能再一次推迟。全封闭、没有假期、不能外出的训练,让两对相思甚苦的年轻人在一年的时间里也没能见过一面。看到周边的同事、朋友和情侣携手逛街、一起吃饭的亲密,张咪咪羡慕之余,有的只是对恋人深深的思念与牵挂。
  集训一年后的侯根达飞去南苏丹,开始了维和生涯。那边条件艰苦,环境险恶,张咪咪日夜担忧着恋人的安全,但又感到由衷地自豪,因为她心系的橄榄绿在为世界和平作着贡献。
  思念化为动力,张咪咪深入乡村一线,和群众一起栽树、广播、入户、宣传政策、为村民办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帮扶贫困户……因工作突出,2015年年终考核时被评为沧州市优秀大学生村官。那年12月,恋人也顺利完成了维和任务,回家探亲了!
  2016年9月28日,恋爱8年、婚期一推再推的一对佳偶,终于在侯根达的老家任丘举办了简单的婚礼。至情至性、至真至美的张咪咪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军嫂”。
  好妻子:
孕妈、儿媳一肩挑
  2017年,张咪咪怀孕了。她多么期望丈夫能够多回来陪陪她,而此时的丈夫,正战斗在热火朝天的训练场上。作为一个军嫂,张咪咪一个人度过最难挨的妊娠反应期,一个人挺着个大肚子去排队产检,就是到怀孕后期身体笨拙得难以走路时,还是一个人产检、洗衣、吃饭。
  就在咪咪怀孕两个多月时,根达的父亲、咪咪的公公因心脏不好,在石家庄医院做了支架手术。就在这父亲住院需要儿子照顾、妻子怀孕需要丈夫陪伴的时候,作为军人的侯根达都没有能到场。为了让丈夫安心工作,咪咪谎报“军情”,和根达说自己没什么反应,吃得好,睡得着。把笑脸留给别人,艰辛只给自己。强烈的妊娠反应、医院里的嘈杂扰得咪咪吃不下、睡不着,挂号、检查、打饭、起针……都是咪咪这个孕妇儿媳在操劳,公公住院10天,咪咪瘦了好几斤。
  怀孕7个月的时候,公公又因手术后遗症住院了,双腿肿胀到寸步难行的咪咪,再一次对丈夫说:“我没事儿,健康得很,我来就行。”医院里再一次出现了咪咪挺着孕肚,拖着浑圆的双腿排队、取片、请医生、照顾公公的身影。
  女汉子:
工作带娃两手抓
  预产期马上就要到了,侯根达终于请假回来了,有了丈夫的陪伴,张咪咪感到心里踏实了许多。预产期过了,却迟迟不生,两人望眼欲穿,作为新手母亲,咪咪连生产的痛都不恐惧了,只求孩子快点出来能让他看上一眼再走。孩子终于呱呱坠地了,但就在孩子出生的第14天,部队的紧急召回命令来了。咪咪强颜欢笑,目送丈夫离开,这一别,又是7个月。
  因婆家在任丘,自己在河间工作,婚前,咪咪一直住在娘家。现在有了孩子,困难接踵而来:没住的地方,没人帮忙看孩子。咪咪在河间没有房子,娘俩的住处都成了问题,更不要提把公婆接过来帮忙了。自己的父母照看着弟弟家的一对双胞胎已是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没有精力再帮她管孩子。就在她一筹莫展之际,姐姐伸出了援手,让娘俩住到了家里,并帮着照看孩子。
  歇完产假一上班,咪咪就又变成了机器人,天天忙得不可开交:姐姐家距单位13公里,冬天寒风刺骨、夏天酷热难挨,风里雨里,咪咪骑着电动车,每天四个来回从未间断,城乡一体化、扶贫、党员例会……无一落下;回到姐姐家,给孩子哺乳,洗衣做饭没有一刻空闲;咪咪就像个铁人,打不倒、累不趴。“十一”黄金周,侯根达把妻儿接到部队,并许诺工作忙完后休假,跟妻儿一起回家,一家人聚在一起好好地弥补对妻儿的亏欠。然而部队的工作太忙了,根本请不了假,黄金周过后,失望而又无奈的张咪咪怀抱着7个月大的孩子、肩上背着、手里拖着大兜小兜的行李,一个人坐上了回家的列车。千里路程、三次倒车、孩子哭闹,咪咪用柔弱的双肩千里走单骑,一路上的狼狈、艰辛只有自己吞到肚里。
  孩子9个月的时候得了肺炎,一住院就是10多天。看着小脑袋上布满了针眼,咪咪一边心疼地哄孩子,一边忙着挂号取药还要懂事地对丈夫说“一切有我呢,不用担心!”
  孩子11个月了,终于迎来了与父亲的第三次见面。听到孩子奶声奶气地叫了声:“爸爸”,侯根达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看到父子俩亲昵地玩耍,张咪咪把这11个月里自己带孩的种种难处仿佛都忘到了九霄云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