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8月13日   
京剧“通家”刘曾复:
终身从医一生爱戏
  他是看着京剧大师杨小楼和余叔岩的戏长大的,梅兰芳大师在自己的书里称他为专家,他被誉为当今京剧界的“通家”;他对京剧艺术有着特殊的研究和造诣,他的名字前冠以“研究家”“导师”“泰斗”都不会有人提出异议;但他并非业内中人,而首先是一位资深的生理学家、教授、教育家。然而,他对京剧艺术的历史、渊源、人物、脸谱、掌故、乃至技艺等方面的汇通和把握,比内行还内行。
  他就是刘曾复。父亲刘诒孙生于河间诗经村,与中国最后一位状元刘春霖同科考中举人,民国期间给总统冯国璋当秘书,母亲是纪晓岚的后代。刘曾复长于北京,2012年逝世,享年98岁。
  日前,纪念刘曾复先生诞辰105周年系列活动筹备会,在北京护国寺宾馆京剧票房召开,先生的女儿和学生们齐聚一堂,讲述先生一生的故事和成就。这也是祖国之歌电影港之“凤还巢”口述历史工程的一次重要活动,将通过纪念活动展现先生在京剧上的巨大成就,引国粹回乡,引文化归乡,为沧州的文化建设、为璀璨的大运河文化增添瑰丽多彩的一笔。生理学家一生爱戏
  说起先生的一生,学生们都扬起了嘴角,称那是一个“好玩儿”的人。
  学生陈超回忆说,先生九旬时,耳不聋眼不花,行动利索。刘增复小学上的是北京城著名的教会学校——崇德学校,从小就是个聪明而叛逆的孩子。193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38年,他进入北平协和医学院生理学系研究实习,从此开始了生理学的研究生涯。
  1962年,在北京医科大学当教授的刘曾复奉调来到刚刚创立的北京第二医学院(今首都医科大学),担任生理教研室主任,一手开创了首医大的生理学教研工作,是北京生理科学会的第一届理事长,出版过《控制理论与生理控制系统》《生理和生物化学系统分析》《解剖生理学》等多种医学专著,生前曾担任过北京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和首都医科大学生物医学系名誉系主任。
  生理学和京剧,在外人看来风牛马不相及的行业,怎会集于一身?先生却说科学与艺术,神而相同,大一统。先生的童年是在京剧艺术的鼓乐和弦歌声中度过的。4岁起,大人就带着他进戏园子看戏,随着年龄的增长,先生在大人的带领下,几乎看遍北京的所有戏园,不断听大人们给讲解各种有关京剧的启蒙知识,这为他以后丰厚的京剧知识和京剧造诣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父亲刘诒孙就是超级戏迷,与梨园名角结交甚广,再加上在总统府任职,“近水楼台”,小小的刘曾复常能被父亲带着,去军政要员们的宅第里看最精彩的堂会戏。刘曾复聪明又有心,记忆力尤其惊人,看完戏之后,名角台上的唱念做打就能熟记于心。
  刘曾复可不是“纸上谈兵”的戏迷,他工谭(鑫培)派、余(叔岩)派老生,并且唱得极好。直到25岁,刘曾复才拜在著名老生王荣山名下。在师父的悉心指点下,他从手眼身法步一招一式学起,终于达到了连内行都要挑大拇指的水平。挚友张伯驹曾在《红氍记梦诗注》一书中写诗称赞刘曾复:“外行腹笥亦非空,说戏荣山是正宗。十老安刘盗宗卷,陈平风度不龙钟。”这里还有一段典故,同为余派痴迷者的张伯驹和刘曾复曾一起演过《盗宗卷》,刘曾复饰陈平,风度大方,让张伯驹赞叹不已。千帧脸谱留宝贵财富刘曾复看了一辈子戏,堪称京剧“杂家”。
  他对脸谱的研究早就名声在外。早在1961年,梅兰芳大师在《漫谈运用戏曲资料与培养下一代》一文中就写道:“医学院的刘曾复教授研究脸谱有20多年,掌握了各派勾法的特点,我曾借读他的著作,确有独到之处,将来在这方面的整理研究工作,可以向他请教。”刘老绘制的京剧脸谱还曾被大英博物馆和牛津大学博物馆收藏。
  刘曾复研究了一辈子脸谱,关于脸谱的专著也出了好几本。前几年,一个有心人将刘曾复所有的脸谱画稿收集起来,在香港出了一套脸谱图录,售价在万元以上,依然受到收藏家和脸谱爱好者的热烈追捧。翻开这套厚厚的丛书,从刘老少年时在剧场看戏画下的寥寥数笔,到诸位大师同一角色的脸谱比较,再到每一出戏里不同人物的脸谱集成……就算对京剧全无了解的人,也不能不由衷赞叹京剧脸谱的千变万化,绚丽多姿。
  先生一生成绩卓著。《京剧脸谱艺概》详析了京剧脸谱的渊源、流派等,为一部系统、全面且图文并茂的京剧脸谱艺术史概论。1997年,中国戏曲学院为录制戏曲,特请刘曾复先生出山,共同切磋录相以传后世。“梅兰芳纪念馆”为出版《一代宗师梅兰芳》大型画册,也烦请刘曾复为早年剧照进行鉴别核定。刘先生除发表了不少有关京剧史料的文章外,还撰写了一本《京剧新序》,文中详述了京剧唱、念、做、打的表演,列举了12出戏,如讲唱的《上天台》、讲念的《一捧雪》、讲做的《卖马》、讲打的《南阳关》等。并附有唱段曲谱,此戏文选即将面世,为振兴京剧作出了新的贡献。105周年诞辰系列活动将在沧州和北京举办
  群英相聚,珪璋传承。研讨会上,作为最能体现先生衣钵的学生陈超,体会最深。从1997年初春,陈超这个刚刚走出校门的学生,冒失地敲开了刘先生的家门,然后成为刘家的常客,直至2012年6月26日陪先生度过了人生的最后一晚。在这15年里,先生教他唱戏、赏画、做人,也改变了陈超的一生。
  先生走后,几个师兄弟经常聚首,下意识地用先生的语气大段大段复述着他的学术思想、逸闻轶事、经典笑话,能把先生的艺术人格传承好,发扬好。由陈超编导的昆曲《罗密欧与朱丽叶》2017年走上舞台,以元曲南北融合的严谨格律创作的台词,恢弘唯美的艺术风格,自然风雅的简约台风,天人合一的艺术造诣,赢得了中外观众的一致好评。这部剧目的形成,是先生哲学思想的最好体现。
  东方歌舞团音乐总监梁剑锋说,先生对于自己的影响是一生的,怀念先生的音容笑貌,时时鼓励着自己,在音乐和做人的道路上谦恭自然,修身立己。
  北京梨园盛世文化交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娄悦作为纪念活动的发起人,将通过舞台演出、研讨展览等形式,全面展现刘先生在艺术上的造诣,以告慰先生。娄悦介绍,此次纪念活动将于11月中旬在沧州文化艺术中心和北京长安大剧院举办。系列纪念活动包括:纪念演出、刘曾复京剧艺术思想研讨会、刘曾复京剧艺术传承中心揭牌仪式、刘曾复了京剧脸谱展等,系统全面地诠释刘曾复先生对京剧艺术的造诣和贡献,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和观赏价值。
  先生的女儿刘祖敬回忆父亲,一生正气凛然,爱国爱家,对于学生们倾心相授。对于大运河文化的建设,对于父亲人物电影的拍摄,家人们都予以支持。文化艺术源远流长,正如运河之水,涛涛不息,把艺术请回家,发扬光大,也是家人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