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9月11日   
母亲蒸的花糕
  我小的时候,最喜欢跟着母亲串门,看她给人家蒸花糕。
  在我的老家献县,那时凡是有人家过丧事,着紧的亲戚要送花糕。花糕底盘一般是三层面、两层枣叠加在一起的。比较富裕的人家,也有放三四层枣的,然后放在大锅里蒸熟。底盘上面插的是用面手工制作的鱼、虾及各种动物,当然还有各种花、叶等,也要蒸熟,再涂上各种颜色,用细长的、白白的秫秸秆插在底盘上。把花糕制作好后,放在盖帘上,五颜六色、层次分明,像是现在人们吃的大蛋糕,更像是一个大的盆景,特别好看。当然,不同的人制作出的花糕也不同,全靠手艺人的构思。构思灵感多来自于鱼塘、荷花,或是田野的一景。
  我的母亲在蒸花糕这个行当里,是全村最有名的。与她一起蒸的,还有两三位农村妇女,一般都是固定的几个人组成一组,每人分工不同。母亲是这个组的带头人,也是设计者。在我的眼里,母亲蒸的花糕,是最漂亮的。她不仅面发得好,蒸出来白而不裂,而且花糕样式多,设计得好看,完全是一件精美的手工艺品。把这样的花糕放在白事上,供人们欣赏,得到大伙的赞许,主家也觉得很有面子。
  母亲愿意让我跟着,不耽误干活,也能照顾我。我跟着母亲,看着她们把一块面变成各种动物和花草,觉得挺神奇、挺好玩。我如果表现得好,不哭不闹,没有耽误大伙儿干活,也许有奖励。这奖励就是剩余的枣,或者多余的面花。
  那个时候,家家都比较穷,吃饭还是粗粮,白面都舍不得吃,蒸花糕的东西都是东拼西凑的。请人蒸花糕都是免费的,不给钱。母亲人很实在,处处给主家省着,一般没有多余的枣,或者多余的动物和花。
  那时,我就盼着能剩下几个枣。看到我的眼神,主家或者大人总是说,少放几个也看不出来,给孩子几个枣,让孩子尝尝。母亲总是拦着,不让给我吃。而到了插花糕的时候,我就盼着有多余的,那也许是我的奖励。
  如果我有幸拿到一朵花、一片叶子,或者一条鱼等,都舍不得吃。要拿回家去,向哥哥、姐姐们显摆。有时一直在柜子上放着,直到面变干。
  后来,我上小学了,很少看母亲蒸花糕了。但是,如果周末能赶上,还是会抽时间去看一看母亲蒸花糕。那时,随着人们生活条件的改善,主家也不再那么“小气”了。
  如今,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也越来越忙了。大家觉得蒸花糕太费事了,很少有人过白事送花糕了,代之以送啤酒、罐头等实用的东西。即使有送花糕的,也都是用模子刻出来的,缺少了那份灵动与灵气。
  当然,如今的孩子零食和玩具也多了起来,吃都吃不完。孩子们再也不会为了几个枣、一个面花乖乖地等一个上午。
  然而,在我的眼里,母亲手中的花糕,永远是最美的艺术品,它承载着我的快乐、我的童年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