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9月11日   
出口到欧盟﹃美玉﹄享美誉
  眼下,正是梨果丰收季,走进各收购基地,满眼望去都是澄黄的“梨山”,丰收的胜景足以冲淡一季的辛劳。可面对市场,却不免几家欢喜几家愁。就在不少人还在观望价格伺机而动时,位于河间市龙华店乡的中鸿农产品有限公司里却忙碌不已。连日来,20吨的卡车空载而入,满腹而出,车肚里,都是公司位于西九吉乡南赵庄村种植基地盛产的“美玉牌”皇冠梨。这些梨果运输到天津港后,将会漂洋过海,最终到达英国、德国等欧盟国家,价格顶峰时,比东南亚市场还要高出30%。
  乡村果园来了英国质检员
  “张总,咱们供货的英国超市聘请了第三方质量检测机构,过两天要到咱南赵庄村果园里转转。”月余前,正在地里摘梨,张国忠接到厦门贸易合作伙伴的电话。
  “什么时间?需要俺们去机场接人吗?”心想着对方远道而来,待客之道一定要妥当。没想到,电话那头也说不出个一二三。“你等着就行,到时候质检官直接过去。”挂掉电话,张国忠却仿佛啥事也没发生,又一头扎进果园忙了起来。
  张国忠是河间市中鸿农产品有限公司的负责人。2002年,公司生产的“美玉”梨就开始了出口创汇之旅,曾远销美国、加拿大等多个国家和地区。近两年,公司又承包下西九吉乡南赵庄村的500亩果园,通过精细管理让“美玉”梨再度升级,并成功打入到欧盟地区,进入到英国、德国的不少连锁超市。也正因如此,公司每年都会迎来世界各地的质检官,接受全方位检测。所以外国人来到小乡村对普通人来说是一件新鲜事,可张国忠却早已司空见惯。
  “行踪不明、人员不清,这样突击,就是为了保证检测结果的真实。”果不其然,几天后,张国忠正为装货忙得晕头转向时,突然接到了质检官已经到达河间的消息。
  二人碰面,没有过多寒暄,对方便要求直奔公司位于南赵庄村的果园。
  这是一片被玉米地包围的独立果园,足足占地500多亩。一条土路穿林而过,道路旁矗立的石碑上,“全球良好农业操作规范认证(G l O B A L G A P)”几个大字格外惹眼。来到果园,质检官便一头扎进了林子里,她时而弯腰蹲下,仔细地扒拉着地上的杂草,时而伸长脖子,将目光聚焦在果树的枝叶上。
  “先把日常管理记录看了个遍,啥时候防治的病虫害、用的啥药剂、多大计量,都得一清二楚。还有水质、施肥、农残等检验报告,也都是必看的文件。然后她就在果园里绕欢了,看树下管理,看树叶、看树上套的袋子,还边走边问,足足用了一下午。”张国忠印象深刻。
  “扫描”果园还只是质检官对田间地头的检测。第二天上午,一行人又来到公司的加工厂,将梨果的仓储、加工、包装统统“研究”了个遍。一个梨农残超标,整箱罚款5至7万欧元
  质检官拿着审核表一一记录,好似要将南赵庄果园和中鸿加工厂里里外外看个透。虽然结果要等到她回国后才会“分晓”,可张国忠却胸有成竹:“没问题!俺们南赵庄果园这G l O B A L G A P的牌子,可不是随随便便就拿下的。”
  他说,G l O B A L G A P是由欧洲零售商自发组织起来制定的农产品标准,通过第三方检查认证和国际规则来协调农业生产者、加工者、分销商和零售商的生产、储藏和管理,从根本上降低农业生产中食品安全的风险。
  “我国农产品只有申请通过G l O B A L G A P,才能向欧洲国家出口。”也因此,这个标准不仅认定严格,还会在各环节对已通过的认证产品进行检验。
  “出口到欧盟的集装箱,通关时会按标准接受检验。进入到超市后,还会再次随机抽检,只要有一个梨果农残超标,每个集装箱就会被罚款5万至7万欧元。”市场检测如此严格,更促使“美玉”梨的每一个种植环节都不能掉以轻心。
  “绝对不能使用化学除草剂,树趟子里的杂草只能靠机械来清理。”为此,南赵庄果园中特意配备了不同型号的粉草机和旋耕机,若遇到机器难以进入,便要由人工手持割草机为草地“剃头”。
  为了增强土壤中的有机质,他们不仅将粉碎的杂草还田,还会在秋末特意种植上油菜花。每到春季,果园里地上油菜花黄,树上梨花雪白。油菜花不仅引来了“勤劳的小蜜蜂”为梨花授粉,粉碎后,也是土壤养料的增强剂。
  农药、化肥的使用,更是严上加严。“标准里有一系列禁用农药,在生产中绝对不能使用。取而代之的,都是一些高效、低毒、低残留的生物制药剂。”不仅如此,再辅以糖醋合剂、粘虫板物理防治方法。
  庄稼要好,肥料要饱。果树种植同样也不例外。不过这儿可不同一般,给梨树“吃”的都是纯正的农家肥。猪粪、鸡粪、羊粪、牛粪……这些废料经他们腐熟发酵后,却成了一顶一的肥料,也造就了“美玉”梨酸甜十足的好滋味。
  加工、仓储、运输……后期各项环节也都被严格管控,毕竟,稍不留神便是“灭顶”的危机。股份制合作,咋种植就得俺说了算
  “来,都尝尝,看看哪一盘里的更好吃?”中鸿公司会议室里,张国忠有些玩味地削出两盘梨推向众人。
  虽然未搞清他的意图,可众人还是依言品尝起来。
  谁知只吃了一口,便立分高下。“这边滋味足,甜中带酸。”“那一盘尝着有点水呢,感觉梨水被稀释了。”
  听着众人七嘴八舌,张国忠这才慢悠悠解密,“这边大家都说好吃的,就是咱南赵庄果园产的。另一盘,是咱其他基地里普通村民管的。”
  刚听他介绍了那么多使梨果“美味”的秘诀,不如这一次品味让人印象深刻。
  “嚯,看来你们这管理有一手,出口这品质真不是吹出来的。”只听有人赞叹。
  要说起张国忠管理梨树这“一手”,南赵庄村村委会主任赵文杰可最有发言权。毕竟,二人已经合作了两年时间。
  原来,南赵庄果园本是由赵文杰和其他7位村民合力流转土地种植的。2017年,瞄准了欧洲市场的中鸿公司寻找“独门独户”的果园,他们这才结了缘。
  “那时俺们果园经营也出现了难题,中鸿给俺们注资,但是要求进行股份制合作,要占股51%。”对于张国忠的要求,赵文杰不解,把树种好就完了,分那么清干啥?
  张国忠则有自己的考量:“占股多一点,咋种植就得俺们说了算,谁也不能在南赵庄果园上‘胡作非为’。”
  张国忠的坚持是有原因的。
  从事梨果产业30余年,他对于市场了熟于心。中国梨较西洋梨果肉更加硬质,所以在国外市场广受欢迎。作为中国梨中的典型代表,鸭梨品种更是种植区域有限。“从目前趋势看,国内市场是产大于销的。可在国外,却是供不应求。”国内梨果产能并不低,可由于种植管理混乱,果品品质良莠不齐。虽然有不少标准可依,可却没有人执行。最终,能够出口到欧洲的,更是寥寥无几。
  正是看准了欧盟的大蛋糕,接管过赵庄果园的管理权,张国忠便一意孤行种起“能出口到欧洲的梨”。
  “以前俺们这果园都快种不下去了。中鸿接手后,不仅果子长得好了,还卖到了欧洲,价格还不低,真是不服不行。”吃着自家果园里的梨,赵文杰连连感叹。
  确实让人不服不行,今年,南赵庄果园的梨还未入库,便被英国的客商全“包圆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