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9月11日   
捡漏儿
  “捡漏儿”一词是古玩界的一句行话,说的是用很少的投入而得到了物超所值的藏品。但在古玩界,只凭运气去淘宝捡漏儿真的很难,真正靠的是眼力和学识。今天要讲的一件跨越一个多世纪、历时133年、由3个人才得以完成的艺术珍品,还真和捡漏儿有关。
  笔者喜好书画,幼承庭训,主攻山水,兼习花鸟。在沧州古城,结交甚广,社会各界的朋友还真是不在少数。时至初夏,天气日趋炎热。一日,与一好友来到市制冷学会会长家中做客。会长虽年近古稀,然精神矍铄,思维敏捷,博闻强识,是制冷行业的专家级人物。临别时,会长拿出一把折扇,嘱我在上面为其作画。问其要求,回答是,梅兰竹菊均可,随意创作。见是一把老折扇,其中一面已经完成,是一幅小楷书法作品,非常整洁、规范。当时在室内又有点儿眼花,以为是绫子的,细看是宣纸的,因时间久远而泛黄所致。随口答应,一并带回画室。由于是件老物件儿,其中一个角还有水渍,若画梅兰竹菊则没有办法遮挡水渍痕迹,于是利用水渍形态巧妙构思,合理经营位置,以山水的形式把它完成了。既遮挡了水渍又不影响画面整洁。此画完成之后,这才仔细观赏另一面的小楷书法作品。字迹工整,疏朗俊秀,既有文人的书卷气,又有为官者之气度,的确不凡。再看落款,写的是“俊峰仁兄大人雅正,岁次丙戌,世昌”。最后签一枚小印。印为阴文,“世昌之印”。我不免暗中思忖,难道此扇面是出自曾任民国大总统的徐世昌之手吗?我不由地有点兴奋。出于好奇,我决定考证一下真伪。
  徐世昌其人,1918年10月经皖系操纵的安福国会选举为民国总统。前清举人,后中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国学功底深厚,不但著书立言,而且自幼研习书画,颇有成就,工于山水松竹。书法擅颜体,雄强圆厚,庄严雄浑,法度严峻,遒劲恢弘,被誉为“文治总统”。徐世昌在位将近4年,信仰民主共和,一生学贯中西,文化产业丰厚,诗书画一体三面。在外交领域,他一改近代被动挨打的局面,主动开放,积极抗争,一举收回外蒙,东三省及山东的主权。在任期间曾成立北京艺术篆刻学校,即后来的中央美院。
  再看折扇上的书法,字迹清秀俊逸,然而与徐世昌网上所录作品相比较,又感觉缺少了点丰腴和浑厚。判别是否出自徐世昌之手,需要强有力的佐证。从落款看,完成于丙戌年,即1886年。而徐世昌生卒年是1855至1936年6月6号。这确实符合徐世昌在世的时间段。而且当时他只有31岁,他的书法在他这个年龄应该还未完全成熟,看来折扇为徐世昌手迹确实有道理。再找证据,那就是印章,这枚印章成了打开作品真伪的钥匙。通过仔细查阅大量资料,终于在徐世昌的一幅小行书作品中找到了与扇面完全相同的一枚印章。由此可以断定,此扇面应该是徐世昌的真迹无疑。
  再看扇骨,雕刻精美,图案为暗八仙,一边四个,且有落款。扇骨一边为八仙过海,另一边为“丙雲刻”,款下还雕有一枚随形“盛”字印章。那么,这位盛丙雲又是何许人也?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现代竹刻名家。早年在上海结识了吴湖帆、江寒汀、唐云等一大批国画大师,并拜吴湖帆为师。盛丙雲所刻艺术品的底稿大都是一流名家所绘,加之他又擅长各种雕刻技法,因此,他的作品大都被社会名流及各大博物馆珍藏。仅他的一个扇骨,拍卖成交价都在3到5万。
  那么问题来了,盛丙雲和徐世昌生卒年月虽有重合,但徐世昌是丙戌年,也就是1886年完成的扇面,盛丙雲乃是1909年才出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也就是说,盛丙雲是在徐世昌完成扇面23年之后才出生的,这不是荒唐吗?
  细心的朋友会发现,这幅小楷扇面的章法是有问题的,落款的一头距扇骨挡板,足足有三个折痕的距离。然而你再看引首,竟然没有留一个折痕的空隙,这太不合常理。就是一般书法爱好者也知道留天留地儿,一个翰林院的编修是绝不会犯如此低级错误的。再看空白面的水渍痕迹,也在小楷作品的引首位置,由此,我们就不难解释小楷作品引首没有留空隙的原因了——移花接木!
  可能原来的扇骨不知是何原因损坏了,并且扇面也受到了一点损伤。因此,裁去了一条扇面,另配上了这位竹刻名家的扇骨。再说,盛丙雲是1968年去世的,距今也足有半个世纪了,然而此扇面从民国大总统徐世昌写完之后至今,另一面一直是空白的,冥冥之中似有一种缘分,在等待着一个人。最后,笔者有幸完成了这幅折扇的正面。一把折扇,穿越时空,历经一个多世纪,终于补足了遗憾,成为了一件完整的艺术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