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09月11日   
泊头孙桐岗
中国单人驾机飞越亚欧第一人
  1933年7月24日,留学德国的著名飞行家孙桐岗,从德国福尔特城起飞,跨越欧亚15个国家,最后平安抵达南京,实现中国人的环球飞行梦想。在当时,引起了世界轰动。而孙桐岗的祖籍正是泊头市文庙镇碱场孙村。
  年少树立飞行梦想
  孙桐岗,1908年出生,中学毕业后,考入西北军校学习。1927年,又以优异成绩毕业于该校炮科专业。那一年,美国飞行家林白独自驾机,从美国飞越大西洋平安到达法国,引起了世界轰动。这事传到中国,强烈地刺激了孙桐岗年轻的心,他毅然报考赴德国航空研习班,并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被录取。
  1928年,年仅20岁的孙桐岗到达了德国。他学习德文,并在西门子发动制造厂及容克斯(J u n k e r s)飞机制造厂实习。随后考入初级航空学校、中级航空学校,先后获得结业证书。1930年,国内军阀混战,南京国民政府停止了公费的发放。为了攒足学费,孙桐岗被迫去开货运飞机,做飞机机械修理员,以及参加一些飞行比赛,来继续他的学业生活。为了学习更多更好的飞行技术,他还拜德国著名飞行教官F e s l e r和Wa s s e rK u p p e为师,学习飞行技术和滑翔技术。
  出国前夕,孙桐岗就曾对人说“今日乘船去,他日驾机回”。但是,当他真正决定实行独自驾机从德国归国的计划时,又面临着许多实际困难,包括航线的选择、飞机停留位置的确定、燃料和食品的补给,以及所经国家的签证等一系列问题。此外,最令他头痛的是资金的缺乏,特别是购买飞机费用的不足。为了解决这一系列困难,孙桐岗四处奔波。最后,在一些德国朋友、商务印书馆以及壳牌石油公司的帮助下,孙桐岗用2万银元,购买了一架德国木制双座、下单翼K l e mmL-26飞机。该机的发动机是西门子公司制造的气冷星式五缸,90匹马力,最高时速为每小时145公里。经过改装,前座加盖内置一个大油箱,连同机翼的4个小油箱,可进行11小时的空中航行。由于深受孙中山“航空救国”思想的影响,他为该机取名“救国号”。
  千难万险跨越亚欧大陆
  1933年6月25日,孙桐岗出席了德国民航学校的毕业典礼,领到了毕业证书。次日拂晓,年仅25岁的他在师长同学的一片祝福声中,驾着“救国号”飞机,独自一人飞上蓝天,开始他万里归国的征程。
  在欧洲飞行的最初,飞机停留的布拉格、维也纳、贝尔格莱德等地大多相距不远,只有三五百里,由于机场设备齐全,孙桐岗的飞行相当顺利。但当飞机进入亚洲后,孙桐岗的飞行航程变得愈加艰难,途中遭遇许多惊心动魄的场面。由于“救国号”飞机没有夜航设备,没有座舱盖,因而进行长途飞行,特别是在各种恶劣的天气条件下飞行是十分危险的。
  当他驾机飞越叙利亚进入伊拉克境内时,突然遇到了旋风,他决定在此沙漠地带紧急迫降。在连续迫降3次后,“救国号”飞机总算平安降落,然而其机身略微受损。在当地人的帮助下,他勉强飞行到巴格达机场。但该地并没有飞机修理处,孙桐岗被迫再次起飞,直接飞往巴斯哈德机场,并在此修理4天。此间,受到驻地英国官兵的热烈欢迎和盛情款待,并对这个中国人敢于用这种小型飞机进行长途飞行的行为钦佩不已。
  从巴斯哈德出发,孙桐岗开始了他的新航程。在距加尔各答240多公里的地方,他遇到倾盆大雨。这种大雨对于没有座舱盖的小飞机无疑是致命的威胁,很容易使飞机的操纵发生困难。果然引擎在雨水中熄火了。面对此种危急情形,他不慌不忙,依靠高超的滑翔技术,盘旋而下将飞机迫降在一个小山坡下。这时飞机再次受到损坏,经过孙桐岗近5个小时的艰苦维修,飞机终于修好了。为了及时赶到加尔各答,当晚他决定在没有夜航设备、也无地面导航的条件下,冒险飞抵加尔各答。在平安抵达机场后,他受到国民政府驻加尔各答领事和500多名华侨以及当地1000多名英国人的热烈欢迎,他们对孙桐岗这种惊人的勇气、顽强的毅力以及高超的飞行技术敬佩不已。
  在接下来的航程中,孙桐岗飞越巴基斯坦南部,进入了缅甸境内。这次他又一次遇到大雨,在恶劣的天气条件下,飞机已不宜再次飞行了。孙桐岗仗着其多次迫降的经验,成功迫降。雨过天晴后,他再次起飞,冒险直飞仰光。7月13日,终于平安地抵达了仰光,在仰光,也受到了当地华侨和政府的热烈欢迎。
  从仰光出发,孙桐岗在途经安南(安南即今越南、老挝、柬埔寨的总称)的过程中,再次遇到了大雨,此时下方高山险峻,他被迫折回,降落在帕克塞机场。由于事先孙桐岗并没有与法国方面沟通好,他被当地法军扣留。后来,法军在得知孙桐岗的事迹后,对他的勇气和高超的飞行技术敬佩不已。离开帕克塞机场,孙桐岗北上直飞河内,然而不幸的是在越南中部某地,他又一次遭遇大雨。由于飞机迫降时选地不好,落在菜园中,尾部折毁。恰好那片菜园的主人是一个华侨,他热情地邀请孙桐岗到家中做客。当地的一名法国将军听到消息也前来拜访,不仅与他在“救国号”前合影留念,还主动派铁路木工前来帮助他修理飞机。在越南的华侨听到他的事迹后,辗转相告,都赶来慰问。当地华侨商会热情地款待了孙桐岗,并赠送了许多礼物。
  离开河内,国门在望,孙桐岗特别高兴。暂停广州加油之际,广州市市长刘纪文与广州市的各界代表举行了盛大庆祝宴会,热情地接待了孙桐岗。经过长沙、到达汉口时,武汉市市长吴国桢特意为他举行一个欢迎大会,大会上吴国桢隆重地向武汉市民介绍了这位航空英雄。7月24日下午2时,孙桐岗驾驶“救国号”飞机在万众欢呼声中,翩然降落在南京明故宫飞机场上。至此,从德国福尔特城起飞,途经奥地利、匈牙利、保加利亚、捷克、土耳其、叙利亚、波斯、印度、缅甸、暹罗、越南等十几国,孙桐岗平安抵达此次飞行的终点南京。
  世界飞行史创纪录
  孙桐岗此次长途飞行,历时29天,全程1.2万公里,实际飞行19天,空中飞行实际130小时。
  凭着一颗热爱祖国的赤诚之心以及“航空救国”之志,孙桐岗将生死置于度外,去实现独自驾机飞越欧亚大陆的梦想,终于创造了世界飞行史上的新纪录,成为单机飞越欧亚两洲第一人。是继时任海军航空处处长陈文麟之后,我国长途飞行的第二人,成为独自一人成功飞越欧亚大陆的中国第一人。孙桐岗的壮举同时又引起全国的轰动。当他驾驶“救国号”飞抵全国各地,所到之处万人空巷热烈欢迎这位航空英雄。当时报纸称他为“东方林白”,许多有志青年更是在他的影响下报考空军,报效国家,成为近代中国航空界的一员。
  1935年4月,孙桐岗被派往意大利学习军事航空技术,次年5月归国。抗日战争中,他曾任中国空军第2飞行大队副大队长,多次驾机与日机鏖战,成为中国空军的优秀飞行驾驶员,为中国空军的建设与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