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10月09日   
金银花里“捞金银”
  王兵又在朋友圈招呼上了:“基地马上开始种植金银花,有加入的赶紧报数啦!”
  文字下的图片里,空旷的黄土已被翻耕得平整、松软,正敞开怀抱,迎接“金银花”这位新客人的到来。
  晒如金似银的娇嫩小花,亮采摘的繁忙景象,分享冬季金银花地身批“银装”的美景……在他的朋友圈继续浏览,才发现这里已然成了金银花的天地。
  王兵是沧县康博农业种植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早在2015年春天,他就在老家沧县高川乡王码头村流转了17亩土地,开启了金银花种植之路。
  2.5元钱一根种苗,一亩地600元的流转费,还有除草、种植等人工费……那时,为了让金银花成功在这片昔日的荒地上扎根,小试牛刀,就花费了他数十万元。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时,他自己手头仅有5000余元,其他的资金都是向亲朋好友借来的。
  农业周期长、回报慢,可他为啥还不顾风险,对种植金银花如此坚定?
  他的考量不少。
  “别看这花小,可是个‘富贵花’。市场价格高时,一公斤可以卖到160元。种得好的,一亩地赚个五六千元没问题,可比种大田强多了。”金银花,名副其实淌“金银”,让吃惯了大田苦头的他倍加青睐。
  不仅如此,这种花耐旱,更不挑剔让各种作物都头疼的盐碱地。“而且金银花在雨季到来前就采摘完了,不受暴雨、冰雹这样的恶劣天气影响。”这样的适应能力,更让发展规模化种植的想法照进了现实。
  从17亩发展到500余亩,从外出购苗到自主繁育……这两年,在王兵的张罗下,金银花深深扎根在了高川乡王码头村、尚福屯村的田地间。而他也如愿借着金银花走上了“捞金”之路,每年每亩地都可收入五六千元。
  搭上生态风,杂草不浪费,养鹅提升附加值
  天刚微微亮,王兵便早早起了床。简单收拾后,又来到王码头村边的金银花地。
  不过他可不是来看金银花的。这片最早扎根的金银花地,如今又增添了不少新伙伴——1500只大鹅。
  看到大鹅们一摇一摆地走来,王兵接二连三挥撒着手里的绿色颗粒,嘴里还念叨着:“吃吧,吃吧,咱这都是健康的中药材,吃了不生病。”
  给鹅喂药材,不仅新奇,还很奢侈,王兵是咋想的?
  原来,这些绿色颗粒都是用从金银花上剪下来的枝条研磨、压制而成。
  “金银花本身就有抗病毒的作用,而且我们种植时不打任何除草剂,用来做饲料,增强鹅的身体抵抗力。这样,产出的肉、蛋都是纯生态的。”王兵说,每年合作社都要修剪金银花枝条,来保证第二年产量。以往这些枝条剪下来就扔了,但是今年6月份养鹅以后,这些枝条就有了好去处。
  “不仅如此,大鹅的粪便,也让俺们收集起来,用到金银花地里去了,当生态肥特别好用。”枝条喂鹅、鹅粪上地,通过大鹅延伸金银花产业链条,也是王兵的有意之举。
  如何实现土地里的资源利用,是他近年来一直在琢磨的“课题”。“作为一个农民,必须得把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经营好。地里能产出100元,也可能产出1万元,就看你咋琢磨了。”
  立体化生态种养相结合,便是他找到的效益突破口。
  每年7月花期结束,再到忙碌时,便是来年4月。地里空闲,废枝条更是放错了地方的“宝贝”。养鹅,正好可以处理肥料、延长收获。
“产品单一,产业风险也大。将资源充分利用,生产生态产品,是未来农业的发展趋势。”瞄准这一点,他还规划在附近建设鱼塘及牛、羊养殖场。“到时候草和金银花枝条喂鹅、牛、羊,动物们产生的粪便可以给鱼塘上肥,而鱼塘里的水,也有丰富的营养,正好可以浇地。”现在,他正朝着这一循环生态链迈进。
  心怀众乡亲,让老有所养,当起致富带头人“这个人可真能折腾。”在王码头及周边村庄提起王兵,许多人都会说出这样一句话。
  也确实,在大家看来,外面赚钱的买卖那么多,干啥非得拴在几百亩薄地上,还天天说能在地里赚上大钱,咋就这么想不开呢?
  这几年,王兵的耳边也没清净过。身边的家人劝、朋友说,村里的议论声也不断。可他还是跟个没事人似的,一辆车、一脸笑,没事就往地里钻。
  可忙前忙后,在他心里,却不是只为了自己。
“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地荒了没人种,村里老人越来越多,没事干、没钱赚,怎么叫老有所养?”他不时反思。
  还好,他找到了出口——金银花种植正需大量人工。
“平常俺们这儿就雇着20多个长期工,年轻的也五六十岁了,年长的都80多岁了。赶上采摘期,一天要雇上150余人。”每年,合作社光雇工就要花费四五十万元。
  不仅如此,为了让婶子、大娘们在地里干得开心,他特意设置的福利不少。一天8小时,上班时间可自由调配;请假自由,提前打好招呼即可;给20余名长期工上了保险,防止意外伤害发生;有时候下班晚了,王兵还请大家伙儿一块“下馆子”……
  正是由于工作环境宽松,大家都不觉得这是在干活,更像是换了个地方健身、娱乐。有时候在地里打着草,歌声就响起来了,合唱的热情一拨接着一拨。
“干活高兴,强身健体。还能挣到钱,更高兴。”72岁的刘庆英说,摘花忙时,她一天能挣到一百六七十元,而且合作社是一天一点钱,从来没拖欠过她的工钱。
  看着婶子、大娘们开心的笑脸,王兵更高兴了。
  这两年,他还建起了生产加工包装车间,引进了先进的烘干设备。这些举动,都是为了发展更大规模的金银花产业而准备。“希望不久,俺能把这个不起眼的‘富贵花’产业链做大做强,带动起更多人一起‘捞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