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11月07日   
王书贵:实干拔穷根
  “这不是王书记吗?”张凤森在一百米外就认出了老熟人王书贵。“离开大伙有一段时间了,我想你们,来看看!”王书贵与张凤森拥抱在一起。深秋时节,已经卸任一年多的沧州师范学院驻孟村回族自治县东赵河村第一书记王书贵,还牵挂着村里的乡亲,带着米、面、油,专程看望曾经重点帮扶的贫困户。王书贵在东赵河村民眼里地位很高,都把他记在了心里,原因是他当第一书记两年,带领全体村民脱贫攻坚,打开了老百姓与贫困斗争的心锁。“够能坚持,真不卷铺盖走人吗?”
  东赵河村是一个传统农业村,人口多,区位偏,贫困户多,交通条件差,人们奋斗奔小康的心气不足。做生意的都不愿意到村里来,缘由是路难走、货难销。村党支部书记王健说:“穷啊,脸上无光嘛!”作为土生土长的东赵河村人,年轻有为的王健也想改变村里的现状。“穷根扎得太深了,靠一己之力是不行的。”王健说。
  2016年2月26日,村里来了三个干部模样的城里人,在大街小巷走来转去,问东问西。他们是沧州师范学院派来的扶贫驻村工作队,带头的第一书记是王书贵。王书贵与张金才、章传文一行的到来,成了村民热议的话题,村民们认为:这些城里来的干部干不成啥事。
  村民们在议论的时候,王书贵已经把村里84户贫困户家的门槛压了好几遍,需要修的路进行了测量,而且精确到了米。一天,王书贵与王健正在测算修路所需的费用,门被推开了,是村干部张学良,他平时爱说爱闹,这次带着情绪,向王书贵大声发问:“你们够能坚持的,真的不卷铺盖走人吗?”“谁说要走!路修不好,户脱不了贫,村摘不了帽,绝不能离开这里!”王书贵用洪亮的嗓门回答。
  张学良心里一震,竖起了大拇指,说道:“看来这次来的干部真想干事。”王书贵说,农村富不富,关键看支部;支部强不强,全靠“领头羊”,咱要当好“领头羊”。修路,修路,打开发展的“总阀门”
  长期贫困下生活,村民思想松散惯了,缺乏应有的凝聚力与前进的动力。
  王书贵下定了决心,把因为资金短缺,迟迟未启动的修路作为开启东赵河村发展的“总阀门”、当作最紧迫的第一要务来抓。东赵河村需要修的路大小20多条,总长度近7公里,需要大几百万元的资金。王书贵与其他两位同事及村“两委”干部,四处打电话,八方求人,自己的“蒙迪欧”轿车累计跑烂了4条轮胎,更新了4个轮毂。王健被王书贵真心为村民办事的精神感动了,也放下了自己的事业,全身心投入到村里修路的大计中。
  在各级党委、政府及职能部门的大力支持下,一项项修路资金接踵而来,沧州师范学院领导们对扶贫工作高度重视,开展了多次捐助活动。钱筹得差不多了,施工队伍、设备陆续开进了东赵河村。村民们奔走相告:“咱村开始修路啦!”村民过日子的心气被点燃了,村民勤奋起来,施工队路修到哪里,大伙就配合到哪里,自发动手帮助修路。王书贵紧盯施工进度与质量,他奔波在施工现场,满身的尘土、汗水,感染着每一个村民。
  路通的时候,整个村都沸腾了,村民们用震天响的鼓声,来表达内心的喜悦,对党和政府的感激。
  似乎在一夜之间,王书贵成了最“尊贵的人”,村民见了他笑呵呵,问长问短。葛大叔塞给他一个红薯,刘大娘给他抓了一把枣……“真心为老百姓做事,老百姓就把你当亲人……”王书贵在工作日记里写了他的感受。
  王书贵扶贫攻坚的脚步没有停滞,在他带领下,又为这个2000多人的大村修了一大一小两个文化广场,成为村民健身娱乐交流的好去处。村中央有一个3亩地左右的乱坟岗,杂草丛生,垃圾遍地。村里没有路灯,天一黑,尤其是雨雪天气,村民出来十分不便。王书贵与王健一起研究规划,一番整治,乱坟岗变成了植被茂盛的小森林;新安装的两台变压器带着新安装的288盏路灯把村里照得亮堂堂的。激发内生动力,拔除穷根
  村民张俊亮万万没想到,已经几乎丧失劳动能力了,还能借上脱贫政策的光,摘掉“贫困帽”。
  张俊亮是因病致贫的贫困户,老伴儿也没有特长,唯一的女儿在外地上大学。现在,他被列入低保户,老两口被安排到保洁员公益岗位,孩子也享受到了“三免一助”的照顾。
  张俊亮脱贫靠的是政策,还有83户贫困户靠什么?第一书记王书贵与王健达成共识,必须提升扶贫“造血”能力,增强贫困户发展后劲,按照贫困户的需求和意愿引进农业项目,拓宽致富渠道,增强致富能力。
  2018年秋,村里第一个农业项目成功引进——种植1500亩经济林泓森槐,40多名村民在这里务工每天收入100多元,每亩地支付给农户年租金600元。同时,又引进了一个占地260亩地的绵羊养殖场,并与农民建立了利益联结机制。
  东赵河这个落后的村庄,正是沧州师范学院扶贫驻村工作队的到来迎来了大发展、快发展。王书贵与同事们的努力受到了村民的称赞,也得到了组织的表彰,他们被评为省级优秀驻村工作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