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11月07日   
朗读者王成
  天边泛起鱼肚白,王成伸了伸懒腰,又是一夜,他终于完成了新作品的录音。最后两遍效果不错,他愉快地弹了弹文稿,关上话筒和电脑,走出地下室……
  王成,40岁,沧州经济开发区总工会干部。这样的夜晚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了,对朗读的痴迷,近乎“疯魔”。他喜欢这感觉,在有声的倾诉中,漫观着世间百态,品尝人间冷暖,用自己独特的声线温暖着世界。一个人的世界
  一张口,王成就会成为人群中的焦点。充满磁性的声音,有力而温暖。
  王成曾学习过音乐,当过盐山县电视台播音员,在很多人眼中,他做朗读是水到渠成。“其实,朗诵和播音不同。”王成说,播音讲究字正腔圆,发音标准,而朗诵是一门语言的艺术,通过声音把感情传达给听众,引起共鸣。
  爱上朗诵,源于一次偶然的机会。王成到市人民公园游玩,发现几个人聚在一起朗读,他一时来了兴趣,也试着读起来。天蓝,地阔,微风拂面,王成渐渐进入文中的世界,他的声音随着作者的情感起伏回荡。那奇妙的感觉,令他沉醉不知归路。
  自此,王成便一发不可收拾。
  朗读前,先要吃透作品。一篇文章,先要了解清楚创作背景、中心思想、作者情感等。为了呈现更好的朗诵作品,他将文章摘抄下来,一字字揣摩节奏、韵律,融入自己的情感,一遍遍读,有时读到泪流满面。
  2017年,王成建起简易录音棚,为了不影响邻居,他将录音棚设在地下室。第一次正式录音,王成兴奋中还有些紧张。打开早已准备好的散文,清了清嗓子,认真朗读起来,声音久久回响于寂静的夜晚。不疯魔不成活
  一直以来,王成的生活两点一线,工作、朗读。
  下班吃完饭,王成就一头扎进地下室,朗读、录音、听录音,读累了,就趴在桌上睡会儿,醒了再读,常常是伴着朗读声入睡,连做梦都是如何拿捏抑扬顿挫。到了冬天,屋子冷得厉害,但这也阻挡不了他的朗读热情。
  有时走在路上,灵感突然来了,他也要大声朗诵,周围人见了,都躲得远远的。“简直是疯魔了。”妻子埋怨道。
  不疯魔不成活。那段时间,是王成高产的阶段。几乎一晚上就能录出一篇作品,他将朗诵作品发到网上,受到越来越多人的欢迎。渐渐地,王成在朗诵圈里小有名气,被多家公众平台邀请做口播。
  正当王成沾沾自喜时,有朗读爱好者严肃指出:“技巧很好,但缺乏真情实感。”如当头棒喝,王成开始查找不足。他收听一些专业老师的朗读作品,发现自己过分追求声音的字正腔圆,而缺乏感染力。
  王成开始重新打磨声音。他沉淀了情绪,翻开作品,尝试走入作者的内心世界,去感同身受。在声音塑造上,他根据文章层次设计悬念、发展、高潮,声音与情绪随着情节的跌宕而变幻声线。
  录制的作品少了,却更有温度了。每一个字,都从王成的心上淌过。遗憾也是美
  夜深了,王成又开始录音了,一个人,一段文,带你遇见大千世界。
  在这黑暗里,手机闪着微弱的光,闭上眼睛,耳机里传来饱含深情的声音,听者不禁眼眶湿润。王成像一名魔术师,用自己的声音调配着人们的情绪。
  “朗读是一门充满遗憾的艺术。”王成说,也正是这遗憾,才有了弦外之音。就像一部戏剧,结尾处的悬念更能引发读者深思。
  写作讲究“言之有物,言之不尽”,朗读也是。“读到情深处,掉下眼泪并不是最伤心,欲哭无泪方显悲痛。”王成感慨。常常为了诠释好一个小情绪,他将动作、表情都调动起来,甚至掐自己,激发出更具感染力的声音。如果感觉不到位,就推翻、重建,寻找灵感。遇到情绪发挥不出来时,会搜肠刮肚地苦吟几天,直到声音被打磨得灵动发光。
  王成认为功夫在身外,他还自学了钢琴、手风琴、竖笛、舞蹈等,通过感知其他艺术形式来提升朗读水平。
  每次朗读,就像经历一次人生。王成在一次次遗憾中成就更多的精品,他格外珍惜创作中收获的小幸福,无论是快乐,还是烦恼。
  与其说,在听一段朗读,不如说,在听一个人的人生。
  听,这就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