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11月07日   
老袁拍鸟
  老袁不爱凑热闹,哪儿偏僻往哪儿跑。他拍鸟不单单为了拍美照,更希望通过自己镜头下的飞鸟世界,唤起更多人的爱鸟、护鸟意识——
  别人没事爱找个人唠唠,老袁却偏爱背着相机往没人的地方跑。
  “越僻静的地方,越有可能发现鸟。”原来,老袁在忙着拍鸟。
  老袁叫袁秋良,肃宁县人。除了拍鸟,他没有别的爱好。逢外人不解,老袁常这么解释:“拍鸟虽比拍景难度大,其中的乐趣却多得是。”
  别误会,老袁拍鸟可不光是为了抓拍鸟的各种悠然姿态,他更希望通过自己镜头下的飞鸟世界,唤起更多人的爱鸟、护鸟意识。“水清鸟自来,哪儿鸟多,就能证明哪儿的生态好。”老袁这话在理吧?
  拍得时间长了,老袁已摸清了鸟的习性。有水、有食物的地方,鸟容易出没。尤其是日出之时,它们最活跃。老袁找鸟,有规律可循。
  十几年来,老袁拍到的鸟不下四五十种。在他的镜头下,这些可爱的小精灵,时而在水上悠闲游弋,时而一头扎进水里不见踪影,时而相互追逐争抢食物,时而躲在芦苇丛中梳理羽毛。久而久之,老袁被这些鸟感染,变得越来越有诗意。“河塘翠鸟戏水频,芦花水映碧波新。”“碧叶红荷送香气,翠立莲头正梳妆”……每次修完照片,他都即兴为照片备注几句有感而发的小诗。
  肃宁县城东部的小白河,是老袁的老阵地。不知何时从何地迁来一对翠鸟。从老袁发现这对翠鸟起,一直用镜头关注着它们的饮食起居。翠鸟妈妈站在树枝上,一动不动,时而歪着头看看水面,时而探下身盯着水中的鱼,突然一个猛子扎下去,水花四溅,翠鸟叼着一条鱼从水里嗖地钻出来。从翠鸟捕鱼,到精心哺育小翠鸟,再到黑水鸡、小野鸭等纷纷而至。这些年,老袁在小白河附近拍到的鸟越来越多。“以前河水臭气熏天,无任何生气。如今生态环境好,处处闻啼鸟。”老袁算得上是河水变清的见证人。
  一次,老袁的朋友在邵庄村东大洼的一片砖厂复垦地中,发现了水鸟。听闻后,老袁也兴奋起来。百十来平方米的小水洼,却成了鸟的天堂。黑翅长角鹬、扇尾沙锥、长趾滨鹬……老袁在草棵里蹲了半天,就拍到了十几种鸟。“有水有鸟,这片地‘苏醒’了。”老袁激动了半天。
  观鸟可远眺,拍鸟则要靠近。可鸟大多极为敏感,人一旦超越安全范围,就会惊扰了它们。鸟轻则起身盘旋,重则弃窝逃走。老袁说,拍鸟应有道德,“鸟的生命比照片更可贵。”爱上了拍鸟,老袁也越来越了解鸟、保护鸟。
  有时在县城公园遛弯儿,看见有人拿弹弓打鸟,老袁赶紧上前阻拦。第二天他再去,鸟就变得机警了,人离得老远,它们就被吓跑了。
  在小白河附近拍鸟,发现有人下粘网粘鸟,老袁第一时间向有关部门举报。为了保护鸟,他宁可得罪人。
  今年肃宁县“两会”上,老袁呼吁社会爱护野生鸟类、保护生态环境的提案,已得到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的答复。该局在爱鸟周和野生动物保护月中,多次组织开展野生动物保护宣传活动,并专门设立举报及收容救护电话。自己的提案有了回音,老袁高兴坏了。
  如今,老袁的拍鸟群从最初5个人,发展到18个人。拍鸟、爱鸟、护鸟,随着阵营的不断壮大,老袁对拍鸟更上瘾了。深秋的清晨四五点钟,天还未明,老袁背着相机又出发了,“希望今天运气好,能发现新的鸟儿栖息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