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沧州日报 | 沧州晚报 | 河间周报 | 今日渤海网
出版日期:2019年11月08日   
84位英雄埋骨广平烈士英魂何日还乡
  在邯郸市广平县,长眠着84位津南抗日自卫军烈士。79年前,他们在西张孟战斗中壮烈殉难。79年后,一些老兵的后代来到这里祭奠先烈。
  津南抗日自卫军创建于抗战初期,司令员是享有“无衔将军”之称的张仲瀚,战士大多来自沧州。当初牺牲的84位烈士中,知名知姓的18人,知名不知姓的3人,知姓不知名的3人,还有60位无名烈士——
  10月28日,农历十月一,传统的中国人为祖先上坟的日子。
  这一天,本报记者跟随张仲瀚的亲戚及部下的后代们驱车来到邯郸市广平县,为长眠在这里的84名津南抗日自卫军烈士扫墓。
  这一天,我们奔赴西张孟战斗发生地、广平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广平县烈士陵园,采访曾见证过这一战斗的亲历者、津南抗日自卫军老兵后代、张仲瀚的亲友、邯郸市地方文化研究会专家等,希望还原79年前的那一场惨烈战斗。
  “当年津南抗日自卫军的官兵大多来自沧州。作为自卫军战士的后代,我们祈盼这些抗日烈士早日魂归故乡。”津南自卫军老兵后代们说。
  纪念碑前怀英烈
  当天上午11时,我们到达邯郸市广平县东张孟乡西张孟村。
  在东张孟乡宣传委员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位于村边的西张孟抗日烈士纪念碑前。村两委、曾亲历过那场战斗的老人们正等在那里。
  “西张孟战斗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这块纪念碑立于1949年。”亲历过这一事件的村中老人张荣起用浓重的乡音介绍。老人今年86岁,79年前战斗发生时,他7岁。
  纪念碑高10多米,正面上写“英勇牺牲的烈士们千古无上光荣”,署名“毛泽东”,下写“民族英雄烈士之墓”。其他三面各写“英灵千秋”“气壮山河”“万古雄风”。
  说起西张孟战斗,同行而来的朱立国如数家珍。随着讲述,我们仿佛回到了烽火连天的抗战岁月——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抗日烽火燃遍华北大地。早在1933年就秘密加入共产党的张仲瀚,在博野创建河北民军,率领队伍走上抗日道路。1938年8月,张仲瀚回到家乡沧州,在津南一带收编地方武装,成立津南抗日自卫军,后编入贺龙120师。作为八路军的一支劲旅,津南自卫军从此奋战在抗战前线。
  1940年1月下旬,汉奸石友三率领伪军侵占了八路军冀南抗日根据地。张仲瀚奉命率军与其作战,取得了南宫战斗、马尔寨战斗大捷。战斗结束后,得到情报,日军400多人向广平县西张孟地区推进,企图支援石友三。津南自卫军受命开赴西张孟村,阻击日军。
  3月17日(另一说为2月24日),津南自卫军急行军到达东西张孟地区。与敌军交火后发现,情报有误,日军多达2000多人,在兵力、武器等方面明显占优势。在这种情况下,津南自卫军官兵英勇作战,奋勇杀敌,连续打退敌人7次进攻。战斗空前惨烈,自卫军损失很大,但仍坚守阵地。最后,日本侵略军不顾国际公法,施放毒气,自卫军80多名战士壮烈牺牲,余部撤出阵地转移。这就是军事史上有名的西张孟战斗。
  1949年,当年津南自卫军副司令员贺庆积率军南下时,路过西张孟村,在当年战友们的牺牲地立下纪念碑。
  而今,在这座纪念碑不远处,又伫立起一座新碑,上写“抗日英雄永垂不朽”。每逢清明节、烈日纪念日,当地师生和村民就会前来扫墓,如今已坚持了70多年。
  00位烈士没有名字
  纪念碑上铭刻着的“烈士芳名”中,知名知姓的18人,知名不知姓的3人,知姓不知名的3人,其他60人都是无名烈士。目睹此碑,令人顿生凄怆之情。
  能不能找到这些烈士的名字?这些烈士籍贯何处?还有更多的信息可供查找吗?带着这些疑问,我们一直在努力寻找。
  徐宝江,他的父亲从14岁起跟随张仲瀚南征北战,他曾从父亲的回忆中听说过津南自卫军的抗日故事。“父亲作战非常勇猛,曾荣获17枚军功章。但我那时年轻,也没太在意,对具体的战斗和战斗发生地记得不清楚,想起来就觉得遗憾。”
  当地老人张荣起说,因为曾亲历过西张孟战斗,所以但凡有人来参观纪念碑,村里一定请他参加。“我记得十几年前,沧州有个姓马的老爷子来这里看过战友。他参加过西张孟战斗。”
  记者眼前一亮,忙问知道这位马老爷子的名字吗?老人摇了摇头说:“当时记得,这么多年给忘了。他是老干部,好像住在邯郸市疗养院,如果活到现在,应该有100多岁了。”
  下午2时许,我们赶到广平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办公室主任刘清华拿出由广平县地方志办公室编纂的《广平抗战》一书说:“烈士们的信息,我们都是从纪念碑文中获得的。84名烈士,留下姓名的已经很少,更没有其他信息了。”他介绍,84名烈士已移葬到广平县烈士陵园。
  记者联系到《广平抗战》的主编、邯郸市地方文化研究会专家委员刘增才。他说:“我采访过村里的亲历者,已经尽可能地还原了战斗的场面。当时,战斗从拂晓开火,一直激战到中午时分,津南自卫军84名战士壮烈殉难。在这84名烈士中,有60名烈士已经不可能知道他们的名字了,但他们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他说,西张孟战斗增强了广平人民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也激发了人们抗战的热情。当地人民群众以万分悲痛的心情,眼含热泪,埋葬了亲人,化悲痛为力量,全力配合八路军,投入到抗战洪流中。战友后代祈盼为烈士寻亲
  下午3时许,我们来到广平县烈士陵园。陵园内苍松翠柏,草木摇落,墓冢垒垒。
  此次前来的有张仲瀚堂侄张淑庚、部下后代徐宝江、朱立国朱怡霏父女,以及张仲瀚家乡张崔尔庄村的几位村干部。大家在陵园中寻觅着84名烈士的墓茔。
  大部分的墓茔上都刻着烈士的名字,但也有不少无名烈士墓。西张孟战斗中牺牲的烈士们墓地在哪儿?我们一点点寻找。
  一座刻有“120师烈士之墓”的墓茔吸引了大家的目光。这座墓旁边,围绕着数十座无名烈士墓。这,就是我们要寻找的烈士墓!
  朱立国的父亲是张仲瀚的亲戚,张仲瀚创建抗日部队时,他曾资助过物资。创办影视公司后,他计划投拍一部以张仲瀚冀中抗战为题材的电影,对这段历史,曾做过较为深入的研究。
  朱立国拿出《镇边将军张仲瀚》一书说,张仲瀚对西张孟战斗一直念念不忘。1947年初,他奉命从陕北到山东征兵,路过邯郸时,专程绕道烈士墓前。书中是这样记述的:
  三行密密排列的墓冢已被深深荒草掩埋。八年了!抗战胜利了,战友啊,你们的血没有白流。有奋斗就会有牺牲。张仲瀚肃立墓前,给战士们讲述当年烈士英勇杀敌、壮烈牺牲的经过,缅怀可歌可泣的情景。“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张仲瀚勉励大家:“我们要继承先烈遗志,完成他们的未竟事业。”
  百战多,生死别。战友情,英雄泪。当年,他带他们走出家乡,投身革命。而今,只余深深的缅怀和思念。
  几十年过去了。缅怀者变成了今天的我们。献上鲜花,鞠躬致敬,表达深深的悼念。
  “通过史料得知,津南自卫军的抗日官兵大多来自沧州。我们是否能为这些烈士寻亲?让他们魂归故里?”津南自卫军老兵的后代们盼望着。